笔趣阁 > 国姝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痛快

第一百五十二章 痛快

作者:弄雪天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许薇姝心里头再难受,再别扭,也抵不过许爱丽的决心之坚。看着她那张脸,到底连劝说也说不出口。

    李敏那几个女官,到并不觉得丽娘的想法有什么不好,她们都是给人当正妻,或者将来总会是正妻,一想到丈夫会为了外面来的狐狸精那么对待自己,就不由满腔怒火。

    可比起和离,重新开始,她们到宁愿当个堂堂正正的管家奶奶,哪怕丈夫不喜。

    许薇姝只好承认,但凡能考上女官的女孩子们,性情还是彪悍的紧,真正贤良淑德,只想做贤妻良母的可没有几个,到是一个个想着晚几年成亲,再向上爬几级。

    许爱丽是认真的。

    姝娘也只好替她把账本盘点清楚,一笔一笔列出肖家挪用的嫁妆。

    这才多长时间,许爱丽的铺子利润就让肖家挪用了将近六万两现银。

    其实,丽娘也不是没察觉到,只是当时他不在意这些罢了,贴补嫁妆给夫家,不算大事,先不说肖家私底下做生意赚了银钱,最后大部分还是给他儿子,就是丈夫拿银子出去打点,结交贵人,扩展人脉,或者将来考不上科举,也能谋个好出路,她也跟着受益。

    现在却不同,吃了她的,都得给她吐出来。

    “就当我借给夫君你的,利息就不用给了。”

    肖文恶狠狠地瞪着许爱丽,一时间连吃了她的心都有,这么一摞账本甩到他眼前,要是让旁人知道……他哪里还有脸在京城读书?

    许爱丽也不管他是不是真的会还,现在身体还没养好,虚弱得很,稍微动一动就出虚汗。她也不愿意花费太多时间在已经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她出了书房,就听见屋子里传来一阵砸杯子的声音,顿时浑身舒畅,身体也轻了许多。

    出了门,也没回房间,直接上车去郊外的庄子,许薇姝替她请来的那一串医生也带着,从秋爽斋调拨过来的一串下人也跟着,重新坐她最喜欢的马车,穿她最喜欢的衣服,戴漂亮的首饰,浩浩汤汤出门。

    “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好轻松!”

    许爱丽吐出口气,对腻在她车上的姝娘笑道,“当然不是不难受,想起肖文还是很恶心,但你放心吧,我现在确实觉得自己已经脱胎换骨,再不是以前国公府的丽娘。”

    肖家的人还想拦,可看到他们这般气势汹汹的,肖文自己都举棋不定,何况那群下人!

    他终究眼睁睁看着妻子出了肖家大门。

    许薇姝猜测,他大约并不太当回事儿的,说不定还想,自己这几日做做姿态,多去几趟,表现一下温柔体贴,丽娘就会主动顺着台阶下来,乖乖回肖家。

    她猜对了。

    肖文甚至想得更多些,也更果决,目光落在自家表妹身上,心疼的不行,还是叹气:“莲儿,我先送你回老家住一阵子,别担心,过个一两年我就接你回来。”

    他表妹一句话都没说,也没有任何反应。

    第二日

    许薇姝就接到消息,肖家那个表小姐回老家去了,只有一辆马车带着她走,连她本身带来的行囊都没看见。

    “活该!”

    玉珍幸灾乐祸地嗤笑道,“什么女人都想当狐狸精,也不看看她有没有那本事!”

    许薇姝沉下脸,心下对肖文的印象更坏。

    这人本来是渣男,如今却连大部分渣男也不如了,好些渣男至少对待自己的‘真爱’,那是表里如一,一爱到底,肖文呢?

    他为了自家表妹,间接杀死自己一个孩子,而且毫不在意,反过头,稍微影响到他一点儿,他为了利益,就能忍下一切,连心爱的表妹也能委屈了。

    这种人……估计跟他交朋友,都得有十八条命,否则就得时时刻刻小心别让他给推坑里去弄死。

    许薇姝这次从江南回来,陛下亲自准假,紫宸殿那边传出口风,陛下和皇后说话时,竟然提起她来,还说要亲自给她说媒。

    能让陛下劳动金口的,那最少也得是宗室,要不然就是重臣。

    英国公府的门楣按说不低,嫁皇子皇孙做正妻也没问题,只是现在毕竟不比以前,许薇姝能让陛下金口玉言惦念两句,想不让人侧目也难!

    不过,在大部分人眼中,这是天大的荣宠,还有什么能比得上‘简在帝心’?

    许薇姝一下子就火了。

    说她一下子变火,还是有点儿不太妥贴,她本也是京城名媛,大红人。

    只是,现在的名气堪比当年的施*和李巧君。

    许薇姝心里头对皇帝替她做媒什么的,既不大相信,也不太担心。

    估计皇帝也就和普通人说八卦似的,随便一提,他现在一大堆事儿压在心里,不说别的,只说江南,就是一块儿心病,估计转头就把许薇姝给忘到天边去。

    再说,即便皇帝给做媒又怎样?皇帝又不是疯子,更不是个刻薄人。

    至少对无害的人,并不刻薄,相反,这个皇帝最近几年总是到处挥洒他的仁心,特别喜欢施恩,他要是亲自给许薇姝做媒,必然给找个五角俱全的好亲事。

    许姑娘可不怕嫁人,虽说不那么乐意,可她总不会把自己的日子过差。

    再说,即便真碰上个人面兽心的禽兽,让他好好活不容易,让他死,也不是那么难。

    许姑娘如今学菩萨,四处寻功德,变成个实打实的好人,但那也抹杀不了她当年杀神屠魔的恐怖名声。

    趁着如今变红了,许薇姝也学李巧君的手段,办了几次小宴,把虽然还没养好身体,却急需放松心情的许爱丽拉来作陪。

    人在风光的时候,总是有特权,能让别人顺着自己的心意行事,京城这群闺秀是最会看人眼色的姑娘。

    一看许薇姝的架势,便知道她是想让自家堂姐散散心。

    把气氛炒热,随时随地,让人如沐吹风,那是京城中名门淑媛的必修课。

    别以为她们都和原主一样,几乎算是让父母给宠坏了,骄纵任性,人家该高傲的时候,能比任何人都高傲,可该平易近人的时候,也能放下身段,哪怕是个贫家的农妇,也照样能结交。

    现在,许爱丽就享受了一把同样的待遇,人脉不用自己主动去结交,人家自动绑上蝴蝶结上门,虽说都不是一流人家,在京城中也不过寻常。

    可这些人的作用绝对不小,保证能让丽娘即便生活在庄子上,也不会遇到太多的麻烦。

    许爱丽也不觉好笑,她当年做姑娘的时候,参加个宴会不容易,且质量也不高,肖氏可不是个愿意为庶出的女儿打算的好嫡母,那位现任英国公,也不是个细心体贴的,更没多看重女儿。

    若不是国公府当年立下的规矩好,所有儿女都受极好的教导,她们这些庶女,还不知会是什么下场。

    成亲之后,许爱丽每每想到这些,就不免脸红,她们一直享受许薇姝父亲最好的照顾,受益匪浅,可当初竟然还会讨厌姝娘讨厌的厉害,从来都觉得她差阿蛮远矣。

    尤其是阿夏……真该劝劝那孩子知道好歹。

    许爱丽一边享受自家姐妹的好意,一边叹息,回头送走了客人,姐妹凑在一处说悄悄话,丽娘一口气,眼睛都不眨一下,把药全给吞了。

    她还是想尽快把身体养好,她还是想要一个孩子。

    “我不为肖家,也不为肖文。”许爱丽笑道,“你放心,肖文他再舌灿莲花,难道还能哄了我?我又不是贫家出来的无知少女。”

    这几天,肖文的身段放得极低,还会作秀,一天两次去庄子上接自家夫人。

    许爱丽有时候出门,他还骑马护送,远远吊在马队后面跟着,一根就是一路。

    他或许是想造一造舆论攻势,尤其是在丽娘和这么多贵女结交的时候,让这些人看看自己的情深意重,反衬丽娘对待夫婿多么傲慢无礼。

    问题是,这招一般情况下才管用。

    反正丽娘这些日子,半点儿压力也没感觉到,那帮女孩子根本只当肖文不存在。

    也是,就他那点儿手段,放在见多识广的女人面前,还真不够看。

    在圈子里混,别的就是见识不到,渣男总要时不时冒出几个来。

    京城培养出来的这群彪悍闺秀,就这点儿让人安心,一个男人能哄了她去,必然是她愿意让人哄,等她不愿意了,寻常男人就是花样百出,一样白搭。

    许薇姝的假期,大部分都消耗在陪丽娘她们玩上,另外一小部分,让毛孩儿帮忙,准备安顿从江南那边,千里迢迢奔赴京城的小乞儿们。

    阿生按说早该来的,毕竟许薇姝她们碰到瘟疫,在外面耽误那么久。

    但疫病也把他们给阻住,一群小乞儿身体病弱,就是许薇姝在的时候,给多做了好吃的营养品滋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补得回来,好几个年纪小的,都没熬下去,这一行人走得越来越慢,最近才刚刚到京城。

    这阵子全在山上调理身体,毛孩儿他们还是挺高兴,山上的孤儿大部分都是逃难来的,成分差不多,阿生一行人想融进去也容易。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