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姝 > 第三章 下人

第三章 下人

作者:弄雪天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玉珍口中的小郎君,是许薇姝同父异母的弟弟。

    这个人在原主心中,一向是一个不容碰触的心结。

    前任英国公许静岚英姿翩翩,风度不凡,爱家、爱妻、爱女,是世上最好的丈夫和父亲,家里别说小妾,就连通房丫头都没有,谁知道六年前有一日,忽然带了个孩子回家,说是他在外面养的外室生的儿子,如今外室难产而亡,只好把孩子给带了回来。

    许薇姝多骄傲?向来眼睛里揉不进沙子,怎么能容忍连婢生子都不如的外室子,莫名其妙地登堂入室,竟然还想记在自己娘亲的名下?

    偏偏她娘亲却不知道犯了什么病,竟然二话不说就应了。

    千万不要以为英国公夫人是个只会顺从丈夫的普通妇人,她当年也是京中名门闺秀,女中豪杰,出嫁后依旧纵马街市,潇洒恣意,许静岚从没有姬妾通房,所以许薇姝无论如何也不明白,为什么她忽然就多出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外人都夸赞她娘亲善良大度,不愧为贤妻良母,就连以前讽刺她善妒的那些人也改了口,但许薇姝哪里会喜欢这么个弟弟?以前一直是无视到底,把人当空气。

    等到许薇姝换了人,她到有心照顾照顾原主父亲留下的这一点儿血脉,奈何人家小孩子本身不乐意,更亲近那个婶娘,再说,她结庐而居,出来守孝,却不能让一个五岁的小孩子跟她一块儿吃苦。

    一晃三年,除了刚开始见了一面,以后回去几次,到都没碰上面。

    “婢子出来的时候,小郎君还在祠堂里跪着,小娘子,您大恩大德,大恩大德!”

    许薇姝叹了口气:“你说,他和别人打架?”

    玉珍用力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二叔二婶作为长辈,还是现任国公爷和国公夫人,施以家法,小惩大诫,理所当然。”许薇姝冷着脸道。

    只这一句话,玉珍的脸色都白了,整个人瘫在地上,但那又能如何,难不成许薇姝要去说,现任英国公,许家族长,连犯了家规,惹了祸的家族小辈也不能处罚?无论放在哪儿,都没有这般道理。

    房间里的的气氛,一时凝重。

    许薇姝皱了皱眉,想想孩子到底无辜,而且做些好事,积攒功德,聊胜于无,终究还是从桌子上的药箱里,取出两只玉瓶来,递给宝琴:“我写张帖子,再备一份儿礼,你把其中一瓶送去睿王府,另外一瓶拿去给安儿用。”

    宝琴应了声,玉珍本来还新下黯淡,可一眼看到宝琴捧在手中,毫无矫饰,只在瓶身雕刻了一镂空的,拇指盖儿大小的‘金’字,顿时露出狂喜之色。

    京城里连贩夫走卒都知道,天下奇药,金银二字,金字头和银字头两个招牌的药物,自从两年前一出现,接连治好了身受二十三道致命刀伤,濒临死亡的孙将军,还有不幸得了疫病的平南王耿立,瓶子上刻了金、银二字的神药,就是千金难求,连宫里得到的都没有多少。

    这药据传闻是出自洞箫山内,一个叫自云观的道观里外流出来。

    观主本是得道高人,天教的客卿,隐居多年,已经不问世事,但两年前在山中无意间遇到一位道友,两个人畅谈一日,谁也不知谈了什么,只知道第二天观主大笑了三声,就干脆用世间大俗的两个字做招牌,做起了药品生意,说是做生意,其实,一个月能出一种,或者外伤药,或者治疗疑难杂症的药,一种能有三瓶,已经算是多的。

    因为效果好,数量又稀少,一直是有价无市,有这种东西做礼物,睿王爷那边儿肯定不会再因为小孩子之间打了一场架就怪罪英国公府。

    宝琴捧着药瓶,和玉珍一路出了庄子,到了国公府门前,从东院的小角门进去,从一进门,两个人都低着头疾走,一路上凡是遇到的下人都阴测测地盯着她们看,玉珍手心里都冒冷汗,宝琴到淡然自若,丝毫不当回事儿。

    这种事,早有预料。

    她到现在还记得,三年前自家小娘子受的那些罪。

    当时,是漫天飞雪的冬日。

    她随着小娘子为了给国公爷和国公夫人守孝,一起住到庄子上去,庄子上的环境其实不差,可本来的下人早就让打发光了,剩下的都是二夫人派来盯着小娘子的,哪里肯尽心尽力?

    第三天,小娘子就病重,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身上薄薄的一床旧被子,半点儿也挡不住凛冽的北风。

    那会儿,宝琴看见二夫人派来伺候的蔡婆子和桂琴,都裹着轻裘,立在门前,显然是颇嫌弃,不想进门,怕染了病气,登时恨得牙痒痒,却只能硬生生吞下一口血,软语相求,可那两个刁奴,不光不给小娘子请大夫,还诬赖她克扣了小娘子的炭火,才害得主子生病,要发卖了她。

    她若真被卖了,病重的许薇姝,国公府嫡出的千金,哪里还能有活路?

    “幸亏小娘子转了性儿!”

    到现在,宝琴还记得自己让人捆了,狼狈地匍匐于地,眼瞅着就要让拖出去时,小娘子起身拥被而坐,容色苍白,却凛然不可欺的模样——

    蔡婆子是国公府二夫人的亲信,从到庄子上之后,就从没把过了气的许薇姝放在眼中,但那一刻,看见她一双眼,却也浑身颤了颤,到底还是想起自家主子的吩咐,色厉内荏地冷哼了一声:“小娘子,宝琴犯了家规,奴婢奉命处置她,还请您不要插手。”

    “哦?犯了家规?奉命处置?谁的命?”许薇姝一笑,上下打量蔡婆子和桂琴,随手裹着被子,趿鞋下地,一步步走过去。

    桂琴心下吃惊,不自觉向后挪动,许薇姝却走到她眼前,伸手摸了摸她脂粉匀称的脸颊,又摸了摸她身上轻软暖和的裘衣,忽然用力一扯,愣是一下就将裘衣扯开,露出里面锦缎绫罗的衣裳。

    “啊!”

    桂琴脸色大变,不敢置信地抬头,一用力,想将许薇姝推开,却让她一巴掌甩得头昏眼花,喷出两颗门牙,又让她一脚踹到墙角,再也爬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