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姝 > 楔子

楔子

作者:弄雪天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娘子,快吃碗蛋羹,这都大半天了,您可是什么都没进口儿。”宝琴端着一碗蛋羹,递给坐在一棵半枯死的槐树下发呆的九微。

    她总觉得自家小娘子的脸上居然有几分呆气。

    罪过,罪过。

    宝琴暗骂了自己两句,那日小娘子都没了气息,府里都开始准备丧事,又活转回来,这已经是万幸,变得呆一些,到也无伤大雅。

    九微却没心思窥探宝琴的小心思。

    她很开心。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从归墟来到一个陌生的人间,借用了这个服毒自杀的大家闺秀许薇姝的身体,可她还是开怀。

    从此之后,她便再也不是归墟万水之水的守护人,九微。

    世人都说,九微虽是残破女儿身,却自归墟之灵遗失以来,立志守护归墟之门,足足守了三十年,退去妖魔近千万,阻止了二十三次万水之水的泛滥。

    仙帝赞她侠骨留香,名传万年。

    魔君三十年来,传下了四十五张诛杀令,恨不得将她剥皮剔骨。

    可他们又有谁明白,九微背负这个责任,背负得有多么艰难,她本就是个二十一世纪的普通医学生,胆子小,又爱哭,虽然学医,可其实有点儿轻微的晕血,做的最勇敢的事情,就是在火灾现场多跑了几步去救人,结果便被一根梁柱,砸中头部,再一睁眼,就是归墟二十个被选中的女婴之一。

    在那里,她十八岁之前最大的愿望,仅仅是在有生之年,能够走出归墟,看看外面的世界。

    如今,也算是实现了,虽然不是生前。

    这里是大殷,并不是让她不知该爱还是该恨,天仙多如狗,地仙满城走的开皇王朝,这里的人不修仙……应该说也有想修仙的,却都是传说,至少世间不见神仙,真好,她最恨那些整日打架闹事,毫无仙风道骨的所谓神仙妖魔了,世间太平如此,天下大幸!

    碗里的蛋羹很嫩。

    风刺骨的冷。

    九微忽然心念一动,闭上眼睛,一瞬间,胸口浮现出一柄巴掌大的玉璧——原来传说是真的!

    这块儿玉璧是一个旧友‘子虚’所赠,听说乃是开皇王朝的传世之宝,有逆转生死之妙用,但大家只当是传说,现在看来,传说也不是没有根据。

    这会儿玉璧早就不像初见时那般光芒灿烂,而是一片死灰色,只有底部有一点儿隐约的白芒。

    前言

    窗外昏天暗地,日月无光,本属于她的紫薇居,如今已经变成了阿蛮那小丫头的闺房,她这会儿或许正坐在父亲亲自帮她打造的床上,和丫鬟们嬉戏玩耍。

    ‘未婚夫’君卓连见她一面也不肯。

    作为定亲信物的玉钗没被退回,居然折换成了银子!

    一箱银子,好大的手笔。

    许薇姝冷笑,多好笑,宝琴还说,等到孝期过去,要拣些宝石,加上金子,给她打几套头面,再把二婶送的那些头面重新拿去炸一炸,正好当嫁妆。

    她是谁?

    千年世家,礼乐书香的许家嫡长女,她从小到大首饰上如果让别人碰过,哪怕雕刻的再精细,工匠修复的手艺再高,她也嫌恶心,就是她的大丫头,也不会佩戴旧物。

    何况,还是金银等俗物打造的首饰。

    她幼年描红临帖,用的也是《快雪时晴帖》那等级别的,用的墨,必须是岐山老人亲制香墨,身上穿的衣服,必然要是最好的织工织造出来最好的衣料,她废弃不用的,在外面别人都是千金竞购。

    从十岁跨出家门,她就是旁人争相效仿的对象,身上所穿所佩,喜欢的玩物,偶尔兴趣来时听的一首曲子,无不是立时便流行开来。

    现在,父母皆亡,叔父成了许家的当家人,她的未婚夫也莫名其妙就丢了。

    她怎能容忍从前必须仰视她的那些人,用同情怜悯的目光注视她。

    父母死去才两个多月,她还在热孝里,那些人,包括坐在龙椅上的那一个,再加上叔叔、婶婶两个血脉亲人,就堂而皇之地告诉她,她青梅竹马的爱人君卓,再也不属于她。

    她又能怎样,陛下说,她的未婚夫不是君卓,是,也只能不是了。

    谁让当年父亲疼她,不肯早早订下,谁让现如今当家做主的是她的叔父,谁让她再骄傲,也只是个女儿身?

    以前父母俱在的许薇姝,在皇帝面前,也得低头,何况是如今。

    许薇姝冷笑,可她却绝不肯做个任凭别人随意折辱的笑话,拿起床头上母亲留下的剧毒‘红颜’,一口吞下。

    意识渐渐朦胧,那些爱恨情仇,似乎已然淡去,只是想起父亲临死前的绝笔,想起他的忠,他的义,他对自己的期盼,不免失落。

    她也彻头彻尾地算是个不孝女!

    床上的少女,呼吸渐渐停止,身体一点点地失去了温度。

    这好像是一个梦,也像是原主残留的,最深刻,最痛彻心扉的记忆。

    许薇姝的身体越来越乏力,如今连床都起不了,望着床上单薄的被褥,趴在旁边的小丫头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不觉皱眉。

    她来到这个世界,其实已经有半个月,说实话,情况并不好,身体变得沉重无比,虚弱无力,好像随时都会死去的样子。

    原主的身份也很麻烦,是前任英国公的嫡出女儿。

    就在三个月前,这个女孩儿的父亲去羌国接作为人质的太子,回来路上,遭遇截杀,父亲为救太子而死,母亲投缳自尽。

    英国公的位置由二叔继任。

    本来她的父亲为国尽忠,母亲以身相殉,她作为二人的女儿,总要好好活下去,才对得起父母,再说,朝廷也不会让有功之臣的女儿没个着落。

    她该好好地活着,可惜,事实却非如此。

    被她父亲,也就是前任英国公许静岚拼死救回来的太子没当上大燕的皇帝,而是被君父所疑,废了太子之位,三皇子到有出头的迹象。

    这整件事,仿佛笼罩了一层迷雾,当今圣上仿佛认为前任英国公,也就是许薇姝那个才气逼人的父亲,有意助太子谋反,不免对他充满厌恨,自然也不会关注他们家的那点儿叔婶欺凌弱女的小事。

    一夜之间,曾经的天之骄女,仿佛比那落了毛的凤凰还要不如。

    之后,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又退了婚。

    天柱倾塌,痛失所爱,受人折辱。

    这一切原主都无法忍受,现在的许薇姝却只当是寻常,可身体一日一日地破败下去,那她可没办法接受。

    好不容易从空茫茫的寂寞天地脱困而出,还没见识人世间,怎能就这么死去?

    “小娘子,小娘子,吴妈妈的病好了,您开的药可真管用!”

    素绢咋咋呼呼地冲进门,喊了一声,把宝琴给吓了一跳,朦胧转醒。

    许薇姝目光一凝,玉璧似乎闪了一下,有白色的光芒流动。

    她忽然想起了一个传说。

    传说中,想要这块儿玉璧起作用,必须积攒善功,善功越大,功德越大,作用越强。

    难不成……她依靠玉璧的力量起死回生,还得积攒功德,才能好好活下去?

    似乎也没有别的解释,但留在国公府里,她时时都被监视束缚,能做的始终有限,还是要尽快脱离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