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第76章 折翼

第76章 折翼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距离第二具尸体发现不过四个小时,bau刚理出一丝头绪,大西洋城警局又发现了一座雕像,也就是说一天之内已经发现了三座雕像,这无关于凶手的杀人冷却期,而是他在将自己做好的作品一次一次的展示出来,而他快速的节奏也打乱了警方的搜查。

    第一座雕像是断臂维纳斯,第二座雕像是女神赫拉,而第三座则是一名折翼的天使,都具有文艺复兴的气息。

    “三名被害者的身份也没有共同点,白领,老师,设计师,年龄也不同,根据信用卡的记录她们也不认识对方,没有案底,干干净净,都是和我一样的良好公民。”

    garcia查过三名被害者的信息,没有什么可疑的发现,反而三名被害者身家清白的很。

    “有可能,这也是一个选择被害者的共同点。”

    blake突然说道,她是语言学家,看问题的方法也是与一般思考案件的方向是不同的,同样一件事情的理解,她可以有着不同的见解和理解,blake组织了下语言,缓缓的说道:

    “身家良好,没有案底,干干净净,没有瑕疵,某种意义上,这一类人是纯洁的,没有恶,凶手用雕像的方式来展示他的艺术品,他认为自己是一名艺术家,所以他对待艺术的态度是崇敬的,他需要纯洁的‘道具’来展示他的艺术。”

    blake皱着眉,继续说道:“我们要找的凶手,也许是个疯子,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他只认为他在完成他的艺术。”

    将杀人当做艺术,这样的人侧写起来相当困难,因为这种人属于智商高,在平时就完全是一个正常人,只有在杀人的时候显露出他们病态的疯狂。

    “当人对艺术有追求的时候,就会疯狂的想要达到最高的水准,而有的时候,就会发现,死亡,是构成艺术的一种元素。”

    lucida翘着腿坐在reid的身旁,女人惬意的模样总让人觉得她是来捣蛋的,lucida一手撑着下巴,嘴角弯着浅浅的笑容,只是那抹笑容配着她的话语,怎么都让人感觉一丝冷意,为艺术癫狂的人不计其数,被艺术逼疯的人也不计其数,为艺术而死,或者为艺术而杀人,这样的衬托,死亡反而成为了艺术的一种不可忽视又禁忌的元素。

    他黑暗,却又诡异的迷人,他禁忌,却又诡异的让人沉沦。

    这就是死亡。

    单纯的*灭亡,却让灵魂永存。

    ******

    【please,请不要这样子,啊啊啊啊啊……你放了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发誓。】

    【嘻,我不喜欢发誓,祈祷,哀求。】

    【我不想死,求你……不要,不要,不!!!!!!】

    【不,你并不是死亡,而是我让你变成了永恒,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写了人类永恒不变的事实,只有死亡才是永恒的,只有艺术才是永恒的,所以,你也会变成永恒的。】

    【我……不想死……】

    【呵,小宝贝,把我的工具拿过来吧……】

    lucida在bau几人分析案件的时候不知不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迷迷糊糊的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头有些涨涨的疼,有点难受,有点恶心,头昏脑涨的,lucida在想,自己大概感冒了,桌子上有一杯热腾腾的咖啡,lucida不记得自己睡了多久,但是她记得,她睡着之前,是把自己杯子中的咖啡喝完的,lucida端起咖啡,小小的抿了一口,热乎乎的饮料让lucida感觉好了一点。

    “lucida?你醒了,正好,我们要做侧写了,你要不要……”

    走进来的reid说到一半停了下来,他快速走到lucida的面前,凑近lucida的脸仔细看,reid皱起眉头,语气里带着着急: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你不舒服么?是头疼还是胃疼……”

    reid眨了眨眸子,直接用额头抵在lucida的额头上,感受上lucida额头传来的热量,reid的眼眸中染起一抹担心:

    “lucida,你在发烧。”

    lucida或许是个会对自己很好的人,但是不是一个会照顾自己的人,在自己的身体方面,lucida总是不怎么注意,大概之前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神经没有放松,又是缺少睡眠,现在一下子放松下来了,抵抗力却变弱了,lucida揉了揉眼睛,声音有点轻:

    “恩,有点,吃了药就可以了。”

    “那我去帮你买药……”

    reid说着立马站了起来,lucida一把拉住他,嘴角扯了扯:“你不是还要去做侧写么,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可是……”

    我一点都不放心啊……

    reid紧紧的皱眉,不肯松口。

    “reid……”

    门口的hotch喊了声reid,他看到房间内的reid和lucida,想要说的话顿了顿,但是还是开口说道:

    “reid,开始了。”

    “哦,我……我知道了。”

    手心被lucida握了握,reid点了点头,被lucida半推推的给推出去了,reid鼓着腮帮,一脸的不情愿,心里想着要怎么尽快回来,看着reid一点点走远,还未走的hotch看了眼lucida,沉着声音说道:

    “genovese,你休息一会吧。”

    “好~”

    “……”

    h抽了抽嘴角,听着声音,这女人还没有多大的问题。

    ******

    “不明疑犯是一名男性,年龄在25到40之间,他是个艺术家,想要利用死亡来制作出更高的艺术品。”

    bau所有人都站在报告板的前面,而大西洋城警局所有负责这个案件的警探都坐在下面h的话被rossi接上,rossi的口吻总带着一丝悠闲和幽默的感觉,他缓缓的说道:

    “不能简单的说艺术家,简单的说将尸体放在石膏像里,他在追求自己更高的作品的时候,更是将自己制作艺术品的过程当做一种神圣的过程。”

    “他在苛求自己做出更高的水平中也在追逐一个水平,我们认为,他给自己定了一个标准,或者说是目标,他在朝着那个目标前进,他的作品显出一种复制性而不是创新性,所以,不明疑犯是属于比较健谈,有丰富的知识和涵养的一类人,甚至有良好的外表和谈吐,这样他可以诱拐被害者成为他的艺术品,他可以在大街上,公众的地方和人交流,骗取对方的信任,然后达到目的。”

    blake说完之后底下的警探举起了手,他手里还拿着笔,很直接的询问:“你说的追逐的目标,具体是哪方面的,什么样的目标?”

    这个问题由man来回答:

    “三名被害者都为女性,而且是更方面条件都为优秀的女性,不明疑犯有偏执和自负的性格,在被女性拒绝后,他并不接受自己被否定的现状。”

    可是那名警探还是不理解:

    “所以他是感情上受了挫折才会杀人,但是……为什么是石膏像?他为什么选择用石膏像的方式,只是因为他是个艺术家?”

    “……大多数人杀人的方式要么是有目的性的,或者是选择自己所擅长的一种,将被害者放置在石膏像里,更像是将某种情感封存在里面,从而达到永恒,一次一次的杀戮可以使他的力量更加强大,从杀戮中来满足他病态满足感,他是一名反社会者,杀人是为了一己私欲,不会同情被害者,对他来说,他在收藏,他在做战利品,他将被害者们做成了雕像,将她们完全属于自己。”

    reid每次开口都会慢半拍,man隐隐的觉得reid是不是在发呆,但是reid说出来的话却又找不出什么错误,年轻的男人用他偏快的语速说道:

    “在被拒绝后受到的刺激,用别的被害者制作成雕像当做藏品来替代,来满足自己的*,但是他处理尸体的方式很娴熟,遗弃尸体的方法也很娴熟,可是选择的地点却很随心所欲,我认为……不明疑犯有一个老师,他在学习那个人的做法。”

    reid一直有着一种微妙的错觉,虽然没有看过前例,可是他却有着一种这次的不明疑犯是模仿犯的错觉,从手法中也可以看出,其中有着矛盾。

    “等等,你说老师?那我们是抓两个凶手?他有共犯?”

    “不,准确来说,凶手只有一名,只是……有人在教他如何犯罪……”

    ******

    lucida从药店出来直接找了一家比较近的咖啡店,坐在咖啡店的外面,整个人松松垮垮的躺在椅子上。

    “需要些什么么?”

    服务员从里面走出来,穿着黑白条纹的制服,他从口袋里拿出记事本,lucida懒懒的瞥了一眼,缓慢的说道:

    “恩,一杯榛果咖啡……”

    不许用咖啡吃药!

    lucida的脑海里响起了reid的这句话,于是她又补了一句:

    “再给我一杯水。”

    “好的,请稍等。”

    lucida拆开手中买的感冒药,她特地买的是药效大的,但是副作用也大,吃了药容易昏昏沉沉的想睡觉,不,她现在就想睡了。

    “您的水。”

    纯净水先端了上来,lucida爽快的将手中的药给咽了下去。

    ‘r他们应该结束了吧。’

    lucida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应该差不多了,外带的咖啡送了过来,lucida留下钱拿着咖啡走人,只是没走几步,身后就贴上来一个人,他靠的lucida极近,压低身子在lucida耳边低低的说道:

    “想见他么?”

    什么?

    “我带你去见他吧。”

    lucida不明白‘他’是谁,可是身后的那个人贴的离自己那么近让lucida难受极了,lucida用力的一个肘击被身后的男人轻松接下,lucida轻啧了一声,身上没多少力气,发烧又加吃了药,整个人都觉得晕乎乎的。

    “唔……”

    嘴巴被突然捂住了,手上一股□□的味道,lucida最后的意识则是看着前方的来来往往的人群,没有人发现,也没有人注意……

    手上的咖啡掉落在地上,男人搂住失去意识的女人,他盯着女人的脸蛋低低的笑着:

    “你真漂亮。”

    赞美的语气……却是一副赞美艺术品的语气。

    男人抱着女人离开,有人注意到了,却没有深想过,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胆大又毫不遮掩的绑架。

    而与此同时,博物馆的正门口前,矗立着两座崭新的雕像。

    【reid……】

    “lucida?”

    reid回到休息室却没有看到lucida的身影,手机也没有人接,reid觉得自己的心空空的,有点难受,像是有什么东西吊着一般,很不好……他感觉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