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第72章 spencerreid

第72章 spencerreid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你说的那两个人,我查到的消息是,他们最近一次出现的地方是罗马的机场。”

    电话那头给的消息让lucida的嘴角微微的弯起,lucida放轻声音,轻笑道:

    “谢谢,moz。”

    电话那头的男人说话有自己独特的腔调,他扬起他的语调说道:“well,为了lucida我当然义不容辞。”说着moz顿了顿:“不过,你不需要告诉neal么,找他来帮忙?”

    “不了,他最近也事多,就不麻烦他了。”

    lucida一说完,电话那头的moz就撇撇嘴,neal还巴不得你去烦他呢,moz斜眼看着坐在他身边装不在的男人,挂断了电话后就开始吐槽坐在沙发上的俊美男人:

    “既然担心的话,干嘛不告诉她?还要装不在?”

    “lucida大概不想麻烦我吧。”

    neal无奈的叹口气,说了和lucida一样的话,moz抽了抽嘴角,你们果然了解对方。

    你们怎么不在一起,混蛋。

    “不过,那位bau探员被绑架了,希望这不是针对lucida的。”

    neal拧了拧鼻梁,moz不解为何neal这样说:“什么意思?”

    “意大利……和lucida认识那么久了,我也怀疑过她的身世……”

    neal仰着头看天花板,喃喃的说道:“genovese。”

    应该不是巧合吧。

    ******

    “罗马……么。”

    lucida握着手机呢喃着,女人依靠在墙壁上怔愣了许久才缓慢的抬起脚打算离开,她该回去了,出来太久了。

    “vese。”

    一道听着优雅的男声叫住了她,那个男人好似在用咏叹调的语气喊她的名字,lucida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能把她的名字喊出三个调的男人,好似从c大调转到d大调似得,男人的口音有着异国的语调,难得的是听着并不刺耳,反而有着一股韵味。

    lucida停下了脚步。

    ……这个口音。

    “……”

    lucida转过身,身后站着四个男人,可是有一个男人明显站在其余的三个男人的前方,他笑眯眯的模样让lucida觉得他不怀好意,他嬉笑着说道:

    “哇哦,近看的话,果然还要漂亮呢。”

    “是么,需要我给你签名么?”

    lucida勾起唇瓣轻笑着,只是女人的笑中没有笑意,lucida似乎猜到了着四个男人的来意,只见对方笑着点点头:

    “请务必签在我的胸口上。”

    “不要。”

    lucida冷冷的拒绝。

    被拒绝的男人并不在意,他耸耸肩继续说道,只是下一句才是真正的不怀好意:

    “好吧,你只有一次拒绝的机会,接下来,你无法拒绝了~”

    男人说着向前走了一步,不可否认,这个微笑着的男人身上带着一股压迫感,他的表情似乎就在说,你不能拒绝。

    “。”

    男人不再说着英文,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语言似乎才是适合他说的,优雅的语调,从他嘴里吐露出的字句像是旋转出来的音符,听着美妙极了,可是lucida听着觉得很糟糕。

    他说:跟我走。

    lucida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女人一向笑嫣嫣的样子都一直觉得,这个女人适合笑着的模样,无论是真笑还是假笑,无论是狡猾的还是妖娆的,这个女人的脸,适合笑着的模样,因为看着最美,但是此刻,男人却觉得,lucida此刻的模样也美得令人心动。

    “e'bella。”

    男人低低的笑着,这个女人不笑的模样也很漂亮啊,看那,那双绿色的瞳孔,眼里的杀意凝聚在瞳孔中,那样尖锐又明亮呢!那样精致的脸庞,不笑的模样精美的像座完美的雕像呢!

    真是想让人收藏啊。

    可惜不行。

    她是genovese。

    “?”

    lucida很久没有说过意大利语了,但是再次开口的时候,让她产生一股熟悉感,像是大脑里反应直接让她说出口了,她学过很多语言,但是只有意大利语让她学的最轻松,lucida的瞳眸闪了闪,似乎……她一直想知道的事,马上能知道答案了。

    “你的男朋友么?他确实在我们那里做客,不过你的小男朋友想你的很,所以我来接你和他聚一聚了。”

    “……”

    就是他们……绑架了r,现在又来‘请’她?

    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她么?他们知道,她的弱点就是alex和r,和之前想要绑架alex的是同一拨人?

    “上次想要绑架alex的人也是你们?”

    lucida没有回答他们,而是反问了另一个问题,只是那个问题让男人的表情僵了一下,他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虽然我们的方式粗暴了一点,也一开始认错了人,但是绝对没有你的宝贝侄子来的粗暴,你的侄子连问都不问就直接把我们的人给杀了,害得我被boss骂了很久呢,说,怎么派废物来接人呢?所以,这一次,我亲自来了。”

    说着,似乎在表达自己的诚恳,男人弯下了腰,用夸张的姿态向lucida表示邀请,好似中世纪里最忠实的奴仆一样,迎接自己最重要的君主,男人毫不在意弯下自己的腰,他伸出一只手摆向前方,他脸上的笑容显着一种笃定,lucida一定会和他们走,所以,他用着咏叹调似得语调悠悠的笑着:

    “请吧ss。”

    “……”

    lucida深深的皱起眉头,她真的不喜欢这个称呼。

    lucida朝着前方走着,四个男人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像保镖似的在周围只有lucida知道,她没有逃跑的空隙,不过,她也不打算逃走,起码,见到reid面前,她不会逃走。

    站在街角有那么一个男人,同样穿着黑色西装,只是他脸上柔和的表情很难想象他和那四个带走lucida的男人是同一类人,他看着lucida离开的方向,不紧不慢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给另一个男人:

    “嘿,don,不好啦,我看到小公主被人带走了!”

    “……”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男人说了什么,男人立马垮下脸:“什么?我跟上?他们四个人哎,我没有后援么?”

    男人嬉笑的口气在跟自己的顶头上司打着商量,而电话那头被称作‘don’的男人的声音倒是异常的年轻,他撇开对待叛徒时冰冷的语气,此刻他饶有兴趣的和手下说笑:

    “后援啊,有啊,你死了,我就派别的人上。”

    “哈哈,don,你可真会说笑。”

    轻笑着,清淡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着,听着倒像是个大学生,声音清朗极了,可是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男人硬生生的打了个寒颤,他说:

    “恩,我说笑的,她出事了,你也就去死吧。”

    “……”

    男人倒吸一口冷气,然后哭诉了起来:“老大!!我死了你就再也找不到比我更优秀的手下了!!!!”

    “……”

    电话那头的男人顿了顿,倒是同意了他的这句话,don的语气听着很认真:

    “这倒是,我再也找不到比你脸皮更厚的手下了。”

    “不,don,我这叫心理素质过硬!”

    “恩,我知道了,去死吧……不对,跟着她。”

    ……don,你刚刚脱口而出去死吧了吧,tat,你还记得当年跟你义不容辞端了老家伙巢穴的lucawells么。

    在男人一边郁闷一边跟着lucida的同时,路边另一个隐藏的角落有另一个男人注视着一切,男人有一张不容易被忽视的脸,但是他就是这么站在路边,却没有人注意到他,他将手里的枪放回腰间,同样的也是摸出手机,打给他的顶头上司,男人开口的瞬间,有着和带走lucida的男人相似的口音。

    “喂,你家的麻烦鬼被人带走了。”

    “还有家的人跟在后面。”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男人说了什么,反正被挂断电话的男人挑了挑眉,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冷哼一声:

    “一个麻烦鬼,一个讨厌鬼。”

    ******

    reid觉得他目前没有生命威胁,恩,目前没有。

    他只是被关在一间房间里,没有被铐住也没有被断水断粮,如果不是按时的给他提供食物,reid有种他被遗忘在这个房间的错觉,因为自他醒来后已经过了一天了,可是至今没有人来和他说过什么,或者带他见什么人。

    reid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风景,他确定他在意大利,而他在意大利的理由,他大概也能分析到,reid微弱的叹口气,可以的话,他不想让lucida来到这里。

    reid思索了一下,表情变得坚定了起来,reid快速转过身走向门口,拉开门后意外的发现门口没有人把手,门外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可是这个样子让reid觉得安静的诡异,reid用食指抵着下巴皱着眉头思索着,然后他又走进了房间,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扔在了门外的走廊上,仅在水杯在空中旋转的瞬间,reid隐隐的看到透明的玻璃杯似乎穿透了一道红线,将红线折射出了另一个角度,不等reid反应过来那红线是什么的时候,一道划破空气的声音,空中的玻璃杯被什么给击碎了,reid看到一地的碎片以及嵌在地面上的一个小黑点,reid的瞳孔猛地一缩。

    那是子弹,从哪里射出来的?

    reid猛地抬起头,墙角上有一个黑洞,子弹就是从那里射出的。

    所以他们才会很放心的把他一个人扔在房间里么,他们笃定他无法逃出这里,要么死,要么死。

    整条走廊都有红外线,他根本跑不掉。

    reid挫败的鼓起来了腮帮,用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又走回了房间。

    “rreid,boss要见你。”

    在reid又在房间里干坐了三个小时后,终于有人来找他了,走进来的两个男人脸上都有着伤疤,脸上凶恶的表情让reid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对方根本不给reid自己走路的机会,两人左右一个架着reid的手臂,像是提着小鸡似得让reid脚悬在空中,一路被人架着过去。

    走过长长的走廊,reid的眼睛左右观察着,走廊上的红外线已经没有了,但是监视的人反而多了,每个房间门口都站着两人,右边有三个转弯处,左边又两个转弯以及一个楼梯,reid的大脑不断回忆着自己看过的资料,这幢房子估摸着有两百年到三百年左右,再回忆当时意大利式的建筑格局,如果这幢房子没有被改造过的话,reid想,他大概清楚这幢房子的逃生路线了。

    reid被带到一间大厅,大厅装潢华丽的程度比之前的那个房间过犹而无不及,放着轻柔女声的音乐,并不是意大利语,而是英语,而这首歌reid也是熟悉的,reid闪了闪眸子,靠近壁炉旁的白色沙发上坐着一名男人,男人正逗弄着怀里的波斯猫,没有抬头看reid,只是不冷不热的说道:

    “坐吧。”

    reid被放了下来,被架着的两个手臂有些泛疼,reid抿了抿嘴,深吸了口气,然后慢条斯理的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然后坐了下来,那不紧不慢的动作看不出是一名被绑架过来的人的反应,虽然reid的心里是超级紧张,但是心里越紧张,脸上的表情反而意外的淡然了起来。

    “rreid?”

    男人轻笑着,口气里的疑问并没有意义,他逗弄完了手里的猫终于抬起了头,那个瞬间,reid感觉到了一股寒颤,面前的这个男人长得一点都不可怕,可是他依旧给了reid一种恐惧感,男人的左眼上有一个黑色眼罩,可是左眼上有一道眼罩都遮不住的疤,这个男人长得有点像乔治·克鲁尼,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的时候有着难言的魅力,可是reid清楚的知道,对面笑的具有深意的男人是一个黑手党家族的boss。

    “我是rgerard。”

    “……”

    reid抿着嘴不说话,收紧双手放在膝盖上,看着像是局促的中学生似得r饶有兴趣的打量了reid一番,男人笑着问道:

    “你知道我为何请你到这里来么?”

    “……”

    reid沉默了一下,点着头,男人清脆的声音清楚的回答着:“我知道。”

    r微微挑起眉,他倒是没想到reid会这么明白的回答他,于是男人觉得有趣的继续问道:

    “哦?你知道?你知道你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vese?”

    你正面临的危险,是那个女人带给你的。

    “是的,我知道。”

    reid直白的回答着,甚至可以说,毫无畏惧。

    很奇怪,之前还在忐忑的心情,在牵扯到了lucida,reid就感觉自己有股勇气去面对一切。

    “恩?你知道?那你知道……为什么会是因为vese么?你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是什么么?”

    r一边顺着波斯猫的毛,一边观察着reid的表情,他的情报将lucida和reid交往至今所有的资料都查的一清二楚,那个女人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身世,所以这个男人也根本不会知道,他爱上的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

    可是r没想到,reid的回答依旧那么掷地有声,他说:

    “我知道。”

    “……你知道?”

    r直直的盯着reid的眼睛,带着丝丝的压迫感。

    “……”

    reid突然腼腆的笑了起来,在一边都是穿着黑西装的黑手党身边,reid这抹看着纯真的腼腆笑容是那么的格格不入,男人好听的声音语速偏快的说着,其中还带着点紧张。

    “呃,其实并不难猜,姓genovese的人并不少,可是如果和和a这两个黑帮家族牵扯上的话vese这个姓氏就很明显了,lucida是genovese家族的人。”

    lucida的姓氏从未更改过,即使被收养了也未更改过,这大概是lucida潜意识中自己对这个姓氏的归属,不过,lucida大概连自己都没有想过会将自己的姓氏和那个著名的黑帮家族联系在一起吧。

    “well,真不能小看你啊,bau的rreid。”

    r没有否认reid的话,相反,还证实了reid的话。

    【vese,就是genovese家族的人。】

    “……”

    reid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内心的感觉,女朋友是黑帮家族的人……

    恩……他是不是以后要入赘……等等,有点不对……你关注的重点是这个么!!

    咳咳。

    “。”

    这首歌一直在循环,在两人不说话时就听到女子忧伤的歌唱,沉默了一会r微微抬起下巴,慢慢的闭上眼睛r有着大部分意大利男人的共有的特性,俊美,意大利人普遍长得好看,不比德国人和法国人,意大利人的五官更加精致小巧r就是这样,似乎看起来有四十岁,耳鬓边些许泛白,可是他的长相能让他看着年轻十岁r一副欣赏着音乐的样子,他问着reid:

    “我很喜欢这首歌,你听过么?”

    “……是的……speaksoftlylove。”

    女人一直唱着sstart,we’reinaworld,ourveryown,我们处在一个世界,一个没有他人的世界。

    这是电影的歌。

    “有人说的原型是vitocasioferro,也有人说是,也有人说是llo……”

    说着r顿了顿:“也许,那个人物都取了这些人的一部分来塑造他,可是,你觉得还缺个谁?”

    “……”

    reid垂下眸,冷静的回答着:“暴徒vese。”

    “是的,暴徒vese,那个男人的特点就是把挡在他面前的家伙全部干掉!可是……”

    瞬间r收起了笑容,他冷冷的看着reid,眼里凝聚着杀意:

    “不过,在我看来vese的手段还比不上他的堂弟,暴君vese。”

    reid的瞳孔缩了缩。

    【暴君。】

    “genovese家族,一开始就有两个,一个是明面里的纽约五大黑帮之一,和联手牢牢控制了纽约和新泽西州的货运码头工会,还有个则是全面控制了纽约地下酒吧,赌场,放高利贷,毒品交易,全部由暴君一手掌控,相比之下是个贪婪粗鲁,一生都在贩毒的家伙,而valero却在不断地侵蚀着纽约的黑帮地盘,甚至往芝加哥伸手。”

    “vese,就是暴君vese的曾孙女。”

    r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知道我为什么要提起暴君的事么?”

    “……”

    reid摇了摇头。

    “因为a和genovese有世仇,从二战的时候就开始了。”

    reid几乎是被迫的对上r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可以看出他深深的仇恨,reid咽了咽口水,只听对方说着:

    “vese杀了我的祖父祖母,然后他的儿子,杀了我的父母,最后,我的妻子和孩子也是死在genovese的手上的,你知道是谁么?”

    “……”

    “vese的父亲。”

    “!!!!”

    “我也要让silvio尝一下,家破人亡的感觉!!!!”

    “……”

    reid咬着下唇,他似乎知道了lucida一直以来最想知道的事情。

    她的身世。

    “23年前,我派进去的卧底花了六年时间终于在genovese家族内部发生一场内乱,政变vese一直想把家族洗白,这一点引起了不少成员的反对,所以,内乱发生的很快,一个晚上vese的儿子和女儿全部失踪了,下落不明。”

    “不过,这不够,我的妻子和孩子全部死在vese的手下,他的孩子仅仅失踪是不够的。”

    “我们黑手党的宗旨是……血债血偿啊。”

    r对着reid意味深长的笑着,似乎昭示着他要对lucida做什么事,reid下意识的身子猛地往前倾,双手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嘴里的话脱口而出:

    “不许你动她!!!”

    小小的fbi这样对一名黑手党的boss说话r忍不住大笑:

    “不许?哈哈哈,你凭什么和我这么说?”

    凭什么?

    reid清澈的眸子直直的注视着r,那双干净的眼睛反而成了一种武器,reid没有犹豫,他从一开始就做好了觉悟了。

    凭什么?

    稚嫩的男人一字一句的掷地有声:

    “凭我是vese的男人,我不许任何人动我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行!!”

    他爱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他想要娶回家的女人,所以,他不想让她再受到委屈,不想让她再受到伤害。

    所以,他不能再是那个永远被bau所保护的rreid,他要坚强,他有觉悟,他要成为一个可以让lucida依靠,可以保护她,可以毫无畏惧对着全世界大喊我爱你的男人。

    r真的不明白,这个看着身材消瘦的男人到底是哪里蕴含的力量,可以让他有勇气和他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