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第66章 明目张胆的谋杀

第66章 明目张胆的谋杀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分析案件的白板上贴着所有被绑架的孩子的照片,castle不敢看那些照片,他一向当做宝贝的女儿也在其中,一向欠揍的男人此时就像腌了一样,各种落寞失神,一牵扯到自己的女儿,他一向擅长分析和猜测的大脑也停了机。

    reid将所有已知的信息放在一起分析,想着想着他想到了一件事:

    “这个案件和之前那个校车绑架案有些相似。”

    reid提起之前的一个案件,rossi思索了一下赞同的点点头:“确实有一点。”

    几个月前也有一场校车绑架案,是一对重度沉迷于游戏的兄弟分不清虚幻暴力和现实暴力将学生们当做玩物来扮演游戏‘战神’。

    “也有区别,上一个案件,不明疑犯选择被害者是有选择性的,根据孩子们的性格来让他们扮演他们的角色,不合格的他会释放他们,但是这一次,是无差别的选择……”

    emily还未说完,rossi就接口了:“如果不是无差别选择,而是大多数都是目标呢?”

    “你的意思是私人恩怨?不明疑犯的目标是这群孩子中的几个,其余的孩子都是为了掩盖真正目标的陪衬?”man皱起眉神色不明,jj抿了抿嘴将刚刚得知的消息告知大家:“不明疑犯知道出游的时间,出游的路线,绑架时迅速不留痕迹,甚至将植入孩子们身体里的追踪器都去除了,garcia刚刚搜索过,所有父母给孩子植入的追踪器全部没有信号,这群不明疑犯很专业,他们知道自己绑架的是谁。”

    几个孩子中不乏有一些富家子女,世家子女,这是一所很好的学校却不是什么贵族学校,并不会外露家世,所以只有几个孩子的父母是有权有势有钱有影响力的人,而那些父母不放心自己的孩子也总会在孩子们不知道的时候在他们身上放一些让他们安心的东西。

    可是现在,那些东西没有用处反而让他们更加觉得威胁。

    匪徒完全了解他们。

    “garcia?”

    man的手机震动了起来,这个时候会打电话给他的只有rgan接起电话刚喊了一声,电话那头就传来garcia急切的喊声,那声音极有穿透力,不用开免提所有人就能听到。

    “man!!所有人都在么!!”

    “怎么了?garcia?等等,我开免提……”

    garcia这样的口气让man一愣,虽然这个姑娘一直喜欢大呼小叫的但是这样急切的叫声只有在发生严重的事情的时候才会有的,man一开免提之后garcia尖锐的声音就回荡在这个狭窄的临时办公室:

    “guys,你们快打开电脑,我把东西给你们看,这个东西已经传遍网络了,简直……”

    garcia在电话那头叨叨絮絮的说着,reid打开放在桌子上的电脑示意garcia可以把东西发过来了:

    “garcia,什么东西?”

    “这个,现在在网络上疯传的视频。”

    reid点开网络连接就看到youtube上这个点击率极高的视频,标题则是‘最真实的真人密室逃脱!!’

    “what……”

    man看到的是六名学生在一条白色长廊里走着,不知墙壁是用什么材料,man有种整块墙壁发着白光的错觉,让走廊变得异常明亮和诡异,六名少年少女走到走廊的尽头后,看似没有了路,但是下一刻墙壁分成了两半,而随着镜头的右转可以看到右边的墙壁上有一块大大的屏幕,镜头向后拉了拉给所有人看个全景,开放的新的道路很奇怪,只有前方五十米左右的距离是明亮的,后面依旧是黑暗的看不见尽头,这样的场景让人不解,而且奇怪的是之前的地面是白色的,纯白的,犹如一个整体没有衔接的地板,而这新开放的五十米却是由一个一个正方形组成的,一共100个,以10*10的排列。

    “这是什么?”

    jj不懂视频上的发展,但是她知道,这六个孩子是失踪的孩子之一,这是不明疑犯放在网上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是关卡。”

    rossi的声音很冷淡,他的口吻更像是旁观者的冷静分析,就犹如标题所说,这是真人版的密室逃脱,不明疑犯让这群孩子自己解密离开那里,并且把这些视频放在网上,就是显示这群孩子在他们手上就如同玩偶一般任他们操作,他们现在唯一要担心的是这些关卡有没有危险……

    下一刻,rossi的担忧就成真了。

    “为什么不走了?”

    站在原地不动的少年少女们问着走在最前头的那名少年,他是他们一路走来默认的队长,在害怕中他们需要一个支柱,所以他们选择了他们的班长,collinsbaker,是个光从外表上就让人觉得可靠的少年,他身高将近一米八五,因为经常锻炼,身上的肌肉很明显,头脑也很好,但是再好也不能从容的应付现在他们要面对的事情,他僵着表情不敢妄动,既然说了是密室逃脱就不可能这么简单的通过,这一定是其中一个关卡。

    collinsbaker四处看了看,发现了右边的显示屏,他按了按显示屏,显示屏亮了,白色的底面,上面一排黑色的字,简单,又简单的可怕,上面是游戏规则。

    【消除相同的图形】

    “叮”

    墙壁上的显示屏显示出10*10的100个方块,不同的图案有的相连有的不规则的分散,右上角有5秒的计时,5秒后,所有的图案又变成了白色。

    “什么意思?”

    “这是要做什么?”

    在这里做游戏么?

    “大概是让我们完成游戏吧。”

    班长咽了咽口水,右上角的计时变成了3分钟,但是没有人知道3分钟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做什么游戏!!直接走过去不就可以了么!!有什么好做的!”

    没有看出那些地面上的白色正方形有什么特别的,以为只是普通的和别的地板不一样的地砖,一名少女忍不住这样恶劣的游戏,她愤愤的尖叫了起来,不理会班长collinsbaker的阻止直接踏上那几块白色的正方形地砖。

    “咔嚓。”

    踏上的一瞬间,那块板就陷落了,少女一个踏空就这么直直的掉了下去,剩下的五名少年少女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刚刚还站在他们面前的同学就这么直直的掉了下去,连尖叫也不过3秒就没有声音了。

    100块白色的方形少了两块,是刚刚那名少女踏过的,collinsbaker首先回过神,他颤颤巍巍的走到陷落地方的旁边,颤抖的向下看,他喊了声那名女孩的名字,但是没有得到回应,再喊了一声,依旧没有回应。

    “她死了么?”

    站在他身后的女孩哭声问道,她哭的不是同学的死,而是下一个会不会是他们,他们已经没有空闲去哭泣同学的死亡了。

    collinsbaker做了两个深呼吸,他跨出一个脚踩在白色的方形地板上,“喂!你做什么!!”后面的同学喝止着,只见他踩过的地方同样掉了下去,collinsbaker得出了结论:

    “不能直接踩上去。”

    “那该怎么办?”

    那么长一段,根本跳不过去。

    collinsbaker看向了一边的显示屏,一开始的意思就是这个,完成游戏,才能过关,不能完成游戏,就只能死在这里。

    生命的威胁这么近距离,就算他是男人,也不过16岁。

    “ok,ok,让我回想一下。”

    不就是连连看么,他可以的,他可以的。

    第二排第四个和第三排第五个。

    第七排第一个和第九排第一个。

    第十排第六个和第四排第三个。

    第一排第一个和第……七排第三个……

    “哔……”

    清脆的一声响,听起来像是错误的error声,只见地面上对应的第一排第一个和第七排第三个方形陷落了下去。

    第四排第九个和第七排第十个。

    “哔……”

    错误声再次响起,同样的对应的两块方形陷落了下去。

    “你们谁还记得!!”

    再这样错误的按下去,所有的方形陷落了他们就过不去了。

    但是当时的情况哪让他们记得那么多,甚至有几个连屏幕都没有看过。

    “你再按按?”

    “按个屁!!按错了会陷落下去,空的间距大了怎么过去!”

    collinsbaker直接爆了粗口,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他身上做什么?!他是班长,不是救世主,为什么他要拼死拼活的就他们,他们心安理得的站在他的身后!?

    “哔……”

    “哔……”

    “哔……”

    随着错误声的一次次响起,对应的方形陷落的越来越多,白色的地面此时多了一个个黑漆漆的坑,collinsbaker越来越暴躁,恨不得大声咆哮一番,倒计时还剩下一分钟,他按着屏幕的手指开始有些颤抖,地面上陷落的部位有几个可以踩踏的地方,但是他已经记不得哪些是可以走的哪些是不可以的,剩下的他已经按不下去了,陷落的越多,过去的几率就越小。

    “我决定跳过去。”

    collinsbaker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身后的人依旧聒噪的尖叫着:“你疯了,会掉下去的!”

    “继续按错的话,没有板也过不去,掉落的瞬间踩在板上跳到另一个板上不停的话,或许会有机会。”

    collinsbaker说的没有错,在掉落的瞬间,也要踩在板上感应到才会掉下去,有三秒不到的时间可以反应,这就考验了一个人的应变能力和爆发力了。

    collinsbaker依稀还记得几个可以踩得地区,他小心的踩了上去,旁边是黑漆漆陷落的地方,往下看去看不到底,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这块板,踩上去的时候能够牢牢的支撑住一个人的体重。

    sbaker一跳上去就感觉有异样,在松动!他快速的跳到另一块板子上,还是有松动,他心跳开始加速,他不敢停下来,没有消除过的方块踩上去就会陷落,在未知的地方有消除过的有没有消除过的,collinsbaker连续跳了四个才停了下来,而前面的三个全部陷落,一下子他和身后的几名同学产生了一段距离。

    不是所有人敢像collinsbaker一样跳过去,胆量和体能都是必须的。

    而他们也不能走和collinsbaker一样的路线了,剩下的只能自己走,走在第二个的是一名少年,他用力的吸了两口气,随意挑了个方块跳上去,感觉脚下一个松动,他正要跳到下一个方块去的时候却已经没有起跳点,脚下的地板已经陷了下去,他下意识的捉住了另一块板,但是同样的,板带着人一起掉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

    眼睁睁的看着他掉下去,无法伸手也不敢伸手。

    这是第二个。

    “快跳!!!”

    collinsbaker的瞳孔猛地一缩,还剩下三名少女,她们靠的很近,几乎是依靠在一起瑟瑟发抖,似乎连她们脚下的那块板也会掉下去。

    “我不跳了不跳了!!”

    其中一名少女凄厉的尖叫着,又顺着原来的路线跳了回去,只剩下两名少女依靠在一起,collinsbaker只是往后看了看,没有看的仔细,他距离安全地带只剩下五六米的距离,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来回做了几次深呼吸,用孤注一掷的心态,向前跳。

    陷落,陷落,陷落。

    “砰!!!”

    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但是……他成功了!!他跳过来了……

    collinsbaker想要大声狂笑两声,不是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这种死里逃生后的感觉的,虚脱又疯狂,他往下看过陷落的板下的样子,漆黑,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就像黑洞一样,掉下去不会有活命的可能性,collinsbaker用力站起来,那两名少女还搂在一起不敢跳,已经有两个人从她们的面前掉下去了,她们怎么敢再继续。

    collinsbaker大吼了起来:“快跳过来!!你也是!!”

    collinsbaker是朝着那三名少女喊得,她以为站在原地就安全么!?她当倒计时是假的么!

    “不想死的快跳!!”

    collinsbaker用尽全力再喊,狭长的走廊几乎在回荡着他的喊声,其实……他可以自己离开的……

    collinsbaker抿着嘴,补了一句:“我接着你们。”

    仿佛这句话,给少女们带来了勇气,她们相互看了看,决定先后起跳。

    站在前面的那名少女有一双修长好看的腿,而她的运气也很好,跳了一个安全的位置,但是下一个位置并不是那么好运,能感受到脚下的松动,她惊慌的尖叫起来,collinsbaker的身子探前一步:

    “快!!快跳!!”

    他伸出手,少女的眼睛一亮,同时伸出手,脚下用力一跳,collinsbaker紧紧抓住了那名少女,猛地一拉,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两人一起倒在地上。

    collinsbaker放开怀里的少女,站起身看向另一位,少女点点头,也跳了起来,但是她的运气没有之前的那名少女好,跳到另一块板的瞬间,板就陷落了下去,她的身子一斜已经无法再用力起跳,她盯着那双伸出的手,身子猛地一扑。

    抓到了!!

    collinsbaker能感觉到那名少女双只手死死的扣住自己的手,全身的力气压在他的双手上,他的身子猛地向前,少女的半个身子悬在空中,只能靠着他把她拉起来。

    “……”

    collinsbaker紧紧的咬着牙,双手被扣住,身子向前,他的双脚根本无法支撑他让他有支点将人拉起来,甚至他的身子也在缓缓下坠。

    “你……”

    collinsbaker动了动嘴唇,只听得少女尖叫:“快把我拉起来啊!!!”

    “……”

    这个时候collinsbaker的脑海里产生了一个想法。

    我为什么要把你拉起来啊?

    再这样下去我也会死啊。

    你是我的谁啊,我要拼死拼活的救你?

    你死了……也不是我的错吧……

    我已经……尽力了啊……

    想着……collinsbaker松开了手。

    “不要放手啊!!”

    少女的指甲在sbaker怔怔的看着掉下去的少女,这是他的同学,相处了一年的同学,他放开了手,掌心在发烫,伤口在发烫,内心也在发烫。

    他这样……算是杀人么?

    不不不,他只是没有力气抓住她而已。

    “……”

    站在他身边的少女捂住嘴不敢出声,而对面的少女则是惊吓住了,collinsbaker回过神看向对面的少女:“你不过来么?”

    “然后被你放开么!”

    少女脱口而出,collinsbaker的瞳孔猛地一缩,刚想说什么只听一声尖锐的系统音响起。

    “哔……哔……哔……”

    少女看向旁边的显示屏,倒计时已经结束了,少女慌张的大喊:“怎么回事?!!”

    sbaker抓着身边的少女猛地向后跑,通道在前面,他们只能向前。

    “你们去哪!!不要抛下我啊!!!!!”

    被留下的少女站在满是坑的前方,她不敢跨出一步,但是身后的浓烟开始逼近,她尖叫着,咒骂着,能把骂出来的词汇全部叫出来:

    “collinsbaker!!elsaclive!!!”

    浓烟弥漫在她的身边,而她却无法呼吸了。

    【failure】

    此刻,在bau的面前的屏幕上显示了这么一个词,整段视频的右侧有一排人物的头像,是刚出场的六名学生的照片,这头像和他们学生证上的照片一模一样,而整段视频制作的也如同游戏一样,在一名学生掉下去之后,右边对应的头像上就打了个一个叉,这段视频中成功离开的只有两名学生,其余的四名学生都打上了叉。

    这群孩子的生命正在被玩弄,他们就像被愚弄的玩偶一般,做着挣扎,做出最后丑陋的姿态去娱乐不明疑犯。

    “混蛋!!”

    man狠狠的踹了身边的椅子一脚,巨响一声可以看出man的火气有多大,jj是有了孩子的人,看到这样的一群孩子发生了这样的事,她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reid侧过头看着一直默不作声的lucida,他轻声的问道:“lucida?”

    lucida的毫无反应让reid不知该怎么做,lucida的表情偏带着冷漠,她微眯起双眼,清淡的问道:

    “alex呢?”

    视频里没有alex,24个孩子,这里只有六个,是分成四组了么?

    “目前只有一个视频。”

    “……”

    lucida拧了拧鼻梁,轻叹了口气:“我去喝杯咖啡。”

    “我和你一起。”

    reid这个时候哪敢让lucida独自一人啊,lucida走哪reid就像一只屁股后面摇着尾巴的小狗一样,紧张兮兮的跟着,那位lucida所谓的哥哥还坐在休息室等待,闭着眼靠着沙发休憩的模样,却让人不觉得他在休息,而是蛰伏,那静谧的模样会让人觉得是他是一只等待猎物的野兽,此刻安静的一眼不发,但是想象的出他睁开眼的刹那并发出的光彩不是所有人能直视的,锐利,杀意,冷漠,就像一个出了刀鞘的刀,从未回过刀鞘,一直锋芒毕露。

    这样的男人很难想象是lucida的哥哥,和那位收养家庭里的reno比起来,那位更像一位哥哥,而这位……

    “lucida的哥哥到底是谁?”

    emily小声咕哝着,她当过卧底,见过不少黑道,也和黑道打过交道,但是这个男人却能够让她觉得寒颤,这个男人即使不做任何也充满着危险。

    rossi鼓起腮帮呼了两口气,他歪了歪头似乎想要给emily做出个解答,不奇怪emily和man他们不认识,毕竟,那个男人也不是随意能见到的家伙,那个男人虽然年轻,但是,却是个可怕的家伙。

    “well,我们的boss是strauss。”

    rossi做了个比喻,耸耸肩继续说道:“而他,则是strauss的boss的boss。”

    emily眨巴了下她好看的大眼睛,一下子反应不过来,boss的boss……那个职位不是……

    whata……

    “lucida。”

    reid跟着lucida来到咖啡间后才喊住lucida,lucida虽然面色不佳,但是这嘟着嘴的模样更像是闹别扭,reid想了想,刚刚经过休息室的时候,lucida狠狠的瞪了里面的男人一眼,reid恍然的点点头:

    “你在生哥哥的气?”

    lucida一怔,撇过头不乐意的说道:“你怎么喊他哥哥!”

    reid一脸无辜:“因为他是你哥哥啊。”

    和那位当演员的哥哥和ncis的哥哥,这位才是亲哥哥啊。

    “我……只是有血缘关系而已。”

    lucida没有底气的小声说道,不知道lucida和她的哥哥之间发生了什么事,lucida对她的哥哥似乎有着复杂的情感,明明很在乎却又不承认,reid的眼睛一亮,lucida第一次露出这样的情感,摇摆不定迷茫挣扎。

    “但还是你哥哥。”

    reid走上前一步,将lucida抱在怀里,看着乖乖缩在自己怀里的女人,reid流露出一种满足的表情,因为alex的事而紧张起来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lucida将头埋在reid的胸前,声音闷闷的:

    “你貌似很高兴的样子……”

    reid的口气里确实有着一种难言的兴奋,这让lucida感觉很奇怪,reid在lucida看不见的地方,眼睛闪着熠熠的光彩,reid没有否认,他低下头吻了吻lucida的头发直白的回答道:

    “是的,看到哥哥我很高兴。”

    “为什么?”

    lucida不解的歪了歪头,reid白皙的脸庞渐渐的泛红了起来,年轻的男人似乎又回复了很久以前容易羞涩的模样,他轻咬着下唇,但是还是告知了怀里的她:

    “因为……有件事情,只有在见了家长之后才能做。”

    只有见了家长之后才能做的事情……

    lucida的脸也红了起来,她无措的后退了一步,这一次reid的肢体协调能力发挥了正常,他快速的逮住lucida,继续将女人桎梏在怀里,虽然动作和表情完全不符,男人甚至结巴了起来:

    “我,我知道现在说,有些,有些时间不对,但,但,但是……”

    reid咽了咽口水,原本打算找个很好的时间,很好的地点,就像书上说的一样,准备一个惊喜给她,但是,最近发生太多的事,太多的意外,甚至还有太多的威胁。

    reid将额头抵在lucida的额头上,声音轻柔极了:

    “我,原本打算在找到你的父母之后再说的,但是,但是……”

    reid的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他近乎呢喃着,用他最深沉最真挚的情感说着:

    “我等不下去了。”

    【lucida,我等不下去了。】

    【我想快点让你属于我。】

    这不是最好的时间,也不是最好的地点,也不是最动人的话,但是却足够让lucida心动。

    “这个……等救出alex之后再说。”

    lucida别过头小声的说道,现在她还是最担忧alex的事情,reid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是什么,他点点头:“当然,我们会救出他们的。”

    reid此时身上的自信让人无法忽视。

    而这个年轻的男人在bau的团队里,所有人只是模糊的认为他是一个天才,什么是天才?

    智商187是什么概念?

    这样说吧。

    爱因斯坦只有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