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第64章 最重要的

第64章 最重要的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一幢空旷的别墅里,冷清,单调,靠近后院的门开着,可以隐隐看到外面的泳池里的水泛着波澜,从一边的房间里走出一个穿着西装裤,上身*的男人,男人有着一副让人不得不赞叹的身材,比例完美,肌肉恰到好处的昭显出他所拥有的攻击力,身上的水渍顺着肌肉纹理缓慢流下,给人一种禁欲又诱惑的错觉。

    男人走到一间衣帽间的落地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面无表情的样子也不能改变他面容长得极其好看的事实,男人的五官立体深邃,一双绿色的瞳孔就像冰冷的绿宝石原石,迷人又尖锐,男人从衣架上取下一件深蓝色衬衫,纽扣从下往上慢条斯理的慢慢扣好,只是正当扭到胸口的那粒纽扣时,男人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停顿了一下,男人的胸前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一些细小的疤痕,并不明显,但是一道最明显的伤痕在男人的左胸口,无法忽视,那是一道灼伤,一个如同烙印的伤口,疤痕已经结痂,显示已经有些年头了,但是烙印的痕迹却一直很清晰,那是一个名字。

    【vese】

    这个名字,在这个男人所拥有的记忆开始,一直烙在他的胸口,多少年,他都会有种错觉,这个伤口在隐隐发烫。

    男人轻轻的碰触着这个烙印,冰冷的双眸渐渐的温和下来。

    “滋滋滋……”

    一边桌子上的手机响了,男人轻皱起眉,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上的人名,男人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男人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某个男人大大咧咧的嬉笑:

    “hello,老大,我发现你妹妹很不待见我哎,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

    “……”

    男人放下电话,眯起眼,然后果断的挂了电话将手机扔在一边,继续扣上自己的纽扣。

    ******

    “小刀拿好了么,饼干?巧克力?”

    手上拿着一个明显是青春少女背包的男人正在碎碎念的说着话,那是个……用男人自己的话来说,他有着粗狂美的外表,走在他身边的是一名莫约十六七岁的少女,一头漂亮的红发和过分白皙的皮肤,再用男人的话来说,她的长相随了她的奶奶但是她无与伦比的智慧是继承他这个聪明到不得了的父亲的。

    呃,这个不要脸,呸,心理素质过硬的男人是谁?

    恩,用他的话来说……

    【i'mcastle。】

    le,用纽约时报的评语来说,这个男人是本世纪最优秀的犯罪悬疑小说家之一。

    “dad,我是去户外活动,不是去野餐郊游,还有,我已经是高中生了,我不想像个小学生一样让自己的父亲来送自己上学。”

    可以看得出,女孩很独立很自主,这让身为父亲的男人又是骄傲又是莫落,当年那个软软糯糯喊着自己‘dad’的小女孩已经开始拒绝他了,天哪,他根本不敢想象几年后会有哪个臭小子会把他的小棉袄给穿走!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castle颤抖了一下。

    “但是……”

    castle嘟了嘟嘴,他瞥向一边的学生,都是有爸爸妈妈送啊,又不是他一个。

    castle给自己的女儿选的是全纽约最好的学校,当然不少一些公众人物或者社会精英的小孩也在这里,他当然也算是一个公众人物了,所以,并不意外他和某财团的董事长或者某位使节或者某位政府要员关系很好,因为他们一起开过家长会嘛。

    “好了,dad,我要上车了……”

    alexis接过castle身上的背包,castle鼓着腮帮弯下腰凑近自己的宝贝女儿说道:“好吧,alexis,给dad一个告别吻。”

    alexis对自己的活宝爸爸无语的笑出声,她凑上去在男人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转过身告别:

    “我几天后就回来,到时候记得和奶奶给我做丰盛的晚餐。”

    看着女儿走上校车,castle才恋恋不舍的移开视线,不过他的视线透过车上的窗户看到车内的女儿和已经坐在座位上的一名男孩打着招呼,castle拼命的回想着那个男孩的身份,但是效果甚微,那名男孩他以前见过没几次,但是他记得alexis曾经说过,她们班转进来过一个比她们年纪小的男孩,似乎是个天才……

    他记得,名字是叫……

    “嘿,alex。”

    alexis上车和坐在前排的alex打着招呼,他们的名字很相似,所以男孩刚转进来的时候被别的男生说过,是不是她弟弟什么的,再加上男孩也有着一头红发和偏白皙的皮肤,似乎更给了他们有力的证据,说的更加起劲了,alexis倒是对这位比她们年纪小,并且跳级进来的男孩有着莫名的好感,说是天才的话,她并没有感到什么天才的样子,他一直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待着,有时候会和人一起玩耍,但是有时候他就像屏蔽了周围的人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他看起来大概就是比较聪明而已,有着跳级生普遍的通病,并不是很融入群体,alexis知道这个现象,她的父亲曾经说过,人这样的群体不太能接受比自己高端或者低端的存在,因为他们只有在相同的群体中找到自己的意义,从而不愿承认自己低于他人,或者和低端物体是同一种类,这是人类的弊病。

    alex只是偏冷淡而已,并不是不与人交谈,听到alexis和他打招呼,alex抬起头朝她点了点头,简单的回道:“嘿。”

    alexis回以一抹微笑,再次抬头看向别的座位,大部分已经坐满位子了,突然一阵叫喊,坐在后排的一名女生朝她喊着:“alexis,这边!”

    alexis看清来人之后,皱起了眉,那是她曾经的好朋友,对,曾经,因为上个学期她们已经闹僵了,当她抢了自己的圣诞舞会的舞伴之后,她们就友尽了,是的,小女生的想法就是这么天真,如果一开始和她说要交换舞伴的话她并不会那么生气,她生气的是她不说一声的抢走她的舞伴让她像个傻子一样一个人站在一边,所有人的眼神都在怜悯她她被最好的朋友给背叛了,她生气的是那个。

    她alexis讨厌背叛和谎言。

    这也是castle最骄傲的地方,她的女儿,正直又坚强。

    “alex,我能坐在你的旁边么?”

    alexis别过头,随即对旁边还未有人坐的alex说话,alex摇摇头不言一语,但是算是同意alexis坐在一边,alexis笑着坐了下来,alex只是转头望着窗外的风景继续不说话。

    “alexis和genovese坐在一起。”

    叫喊alexis的女孩表情僵了下来,她和alexis已经闹僵了一个学期了,难道alexis真的不愿意原谅她了?坐在女孩前方的男孩转过头对她嬉笑道:

    “lily,你还看不出来么,他们可是姐弟~”

    alex和alexis,这听起来就是姐弟嘛!

    ……

    “他们出发了么?”

    坐在窗户全部封黑的车子里,驾驶座和副驾驶的两个男人穿着黑色西装,面容被黑色面罩给遮住了,其中一人压低声音回道:

    “出发了。”

    “ok,说一下这次的任务。”

    “抓住那群小鬼,把其中一个交出去,然后拿钱。”

    “是的,一共两个任务,别弄错了。”

    ……

    “……”

    alexis很少近距离观察alex,不得不说alex是她见过的男孩中长得最好看的一个,不能说帅气,alex安静的时候,更像个女孩,细腻的皮肤,幽深的绿眼睛,红色的头发显得更加白皙的肤色,alexis从来都不谦虚自己的长相,她继承了她曾经是百老汇女演员的奶奶和现在是纽约影星的母亲的基因,在整个年级中,alexis都是属于长得漂亮的女孩,但是alexis觉得,如果把alex打扮成女孩的话,或许比她更漂亮。

    “你在看什么?”

    alex淡淡的问道,少年的视线还是望着窗外,食指抵着嘴唇,说话时的语句并不清晰,alexis舔了舔唇,直白的说道:

    “看你,你长得很好看。”

    夸奖一个男孩长得很好看,爸爸没有教过你!!

    castle知道的话一定会呐喊。

    “谢谢。”

    被夸奖了好看,alex很坦然的接受了。

    “你长得像你的母亲么?”

    alexis想了想,曾经家长会上她似乎看到过alex的家长,那是个长得极其漂亮的女人。

    alex淡然的视线柔和了下来,视线依旧望着窗外,但是嘴角浅浅的勾起,少年并不健谈,但是并不会无理的不理人:

    “不,我长得像我姑姑。”

    他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

    “……啊……你姑姑,长得很漂亮。”

    alexis脱口而出,那个漂亮的极其乖张的女人,或许castle忘记了,他曾经不经意间夸奖过那个红发的女人。

    【天哪,什么时候家长会里有了那么一个火辣的家长!我可以约她么?恩,双方交流一下教育心得……】

    “是的。”

    alex谈论起自己的姑姑,眼神温和的不可思议,那是他最亲的亲人,他从出生开始她就贯穿在她的记忆中,宛如母亲一般的存在。

    “哔哔……”

    喇叭响了,校车慢慢缓停下来。

    “怎么回事?”

    才开了一个小时不到,学生们好奇的站起来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

    坐在前排的老师问着司机,司机看着前方横在路上的车子,车旁的男人拿着电线对他比划着什么,司机估摸着回答道:

    “大概是车子没电了,向我们借电发动一下。”

    “方便么?”老师询问道,司机点点头肯定的说道:“很快。”

    “好吧,帮他们吧。”

    但是这句话之后老师就后悔了,打开车门,司机还未下去,寻求帮助的男人就走了过来,上车的瞬间他带上了面罩,手里拿着一把枪首先对着司机开了一枪,然后冷冷的说道:

    “所有的人听话一点,全部给我下车上去等会来的一辆车子,不要给我做小动作,否则下场就是和这个家伙一样。”说着指了指已经死亡的司机。

    这是明显的绑架,所有的学生都惊吓住了,女生们想要尖叫但是却叫不出声,男生们惊恐的看着那个手持枪的男人,似乎不相信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他们身上。

    说好的下一辆车不到一分钟就来了,玻璃上全部涂黑,根本看不见外面的风景,所有人被赶下车上去那辆全部封闭的车子,alex走在alexis身后,上车后拉住alexis坐在同样的第二排,不过这一次让她坐在靠里的位置,而自己坐在了外侧,alexis从一开始的惊慌到慢慢的冷静下来,见alex依旧冷静的模样,她反而有种并不害怕的错觉。

    黑漆漆的车子里没有光线,所有人安静的不敢讲话,隐隐能听到女生的啜泣声,alexis敏感的觉得alex的手指在动,他在敲打自己的膝盖,一下,两下,三下,一开始alexis以为alex在给她做什么暗号,大概是因为castle经常给她说小说情节的原因,她第一反应是莫斯密码,她也稍微学了一点,但是alex的敲打并没有什么含义,渐渐的alexis反而觉得这个敲打太过规律了,让她摸不清头绪。

    不知道开了多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甚至更久。

    当车子再次停下来的时候alexis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僵硬的不行了,车门缓缓打开,一个男人穿着防毒面具走了上来,他手上还拿着一瓶罐子。

    “不要!”

    有人尖叫了起来,但是男人冷酷的按下按钮,手上的喷雾桶喷出浓浓的白色烟雾,没过几秒,白雾弥漫在整个车子里,所有的孩子失去了意识,alexis最后的意识停留在自己倒在了alex的肩膀上。

    “……”

    alexis是被冷醒的,后背的冰凉和丝丝冷气吹在身上让她醒了过来,她恍恍惚惚的醒来,周围是破旧又阴暗的如同地下室的地方,然而更可怕的是她的前方是一道铁栅栏,她是被锁在铁栅栏内的,像动物一样,alexis四处看了看,alex在她右手边不远处的地方,他正靠着墙壁安静的看着前方,而左边抱成一团的是她的几个同学,以及另一位独自一人的男生,铁栅栏内一共六名同学,而另一边的铁栅栏里同样的是六名同学,一共二十四位同学,分别关在了四个铁栅栏里。

    “alex……”

    alexis站起身走到alex的身边,alexis发现alex的衣服有些凌乱,似乎被扒开过一样,衣袖上还有一些血迹,alexis猛地凑近alex担忧的问道:“你受伤了?”

    alexis想要拉开alex的衣服看看,但是被alex制止住了:“没事。”

    “明明有血!”

    alexis不甘心,用力拉开alex的衣服,alex的衣服穿得不多,里面是一件简单的t恤,alexis可以看到alex的手臂上包着绷带,alexis皱起眉:“他们伤害你了?”

    “没有。”

    alex冷淡的回答,拉好衣服淡然的说道:“我没事。”

    “所有人都听好了。”

    阴暗的地下室传来类似广播的声音,像是坏掉的磁带,声音有些刺耳,所有人听着有着莫名的含义和惊悚的感觉。

    “所有人乖乖听我的指示的话说不定会有活路,否则的话,不用我说了,你们也知道下场是什么了,不用妄想试图联系外面,你们的手机已经被我收走了,这里也没有信号,外界是不会知道的,你们有些父母给你们装的追踪装置也被我们取出来了,牙齿里,手臂里,所以,不会有人知道你们在这里的……”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毕竟是年轻人,根本忍不住这种害怕,想要尖叫想要咆哮,想要用怒喊驱散这种害怕,广播里的声音依旧刺耳,内容更是诡异至极:

    “做什么?游戏啊,遵循游戏规则,只有胜者才能活下去,失败者,没有活下去的资格。”

    游戏?

    “什么游戏?”

    “游戏叫……密室逃脱。”

    ******

    “辛苦了。”

    “辛苦了。”

    刚刚结束一个案件,jj和握了握手,最近的案件都在纽约发生,bau来纽约和纽约分局合作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只是最近纽约分局多了个新的人物,倒是也给他们bau有了新的分析方向了。

    那位著名的推理小说作家rgan整整听了三年的飞机旅行读物·reid朗读版,他现在终于见到真人了,man感觉很不好,看到castle就能回想起那三年微妙的飞机路途……

    这种感觉就像听了多年的安徒生童话,突然有一天安徒生出现在你面前般,有种森森的卧槽感。

    “要来杯咖啡么?”

    的时候就可以加一个fbi的bau侧写师进去,多棒的一个角色!

    “给。”

    castle将咖啡给了中间那位红发的女子,那样漂亮的长相永远是男人殷勤的对象,当然,他作为一名具有高度欣赏眼光的男人,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尤物,lucida笑着接过咖啡朝castle道了声谢,在某个程度上,她也算是castle的书迷了,毕竟,她也听reid读了三年的小说,听说他又开始写新书了,lucida觉得自己似乎可以要个签名。

    “今天上午十一点左右,发生了一起校车劫持事件,据我们所知,24名学生全部失踪,其中司机已经死亡,该校学生是l的学生,目前没有劫匪的任何消息,但是我们……”

    警局内的电视上突然插播了这么一条新闻皱起眉,她记得这所学校在她的管辖范围内,为什么她还没收到消息,新闻先是播出来了?

    “,有案件……”

    ryan匆匆赶了过来,但是看到新闻的时候也愣了一下,他指着电视僵硬的说道:“就是这个……”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没有……”

    “根据我们的消息,被劫持的班车本是今天要去户外活动的学生们……”

    “啪!!”

    “啪!!”

    两声杯子被摔碎的声音往castle的方向望去,之间castle的脸色有些苍白突然想起来了,castle的女儿就是这个学校的瞪大了眼:“castle,难道!”

    “alexis在上面……”

    castle的声音几乎在颤抖,bau的几人看向了lucida,另一声摔碎的声音是lucida摔碎了杯子,reid想起来,alex似乎是在纽约上学的,lucida这样的表情让reid的脸色也变了变:

    “难道alex也……”

    lucida深深的吸口气,下意识的抓住reid的手臂,lucida感觉浑身一股冷意,她僵硬的说道:

    “alex,也在车上……”

    “……”

    这下和bau的几人相互望了望。

    看来他们又要合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