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第49章 何为人性

第49章 何为人性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宽敞的公寓里,全是落地窗的房间清晨的阳光直直的透进房间,公寓的空间很大,但是房间里的家具很少,与其说简约不如说空旷,有了基本的家具外,装饰品几乎没有,从房子的装饰中可以看出主人的性格和习惯,冷漠,一丝不苟,黑白相间的色调甚至带有一股肃杀之气。

    空旷的大厅中装着一个与大厅格格不入的器械,一根铁杆,而铁架上一个上身□的男人正在轻松的做着引体向上,男人的身材并不健壮,手臂上迸发出来的肌肉相比之下有些单薄,但是男人的身材很完美,肌肉纹理每一个部位看着就像一个艺术品。

    男人有着一副让人垂涎的好身材,也有一副让人觉得可怕的身体,男人的身体上有着各种伤痕,深浅不一,凹凸不平,身上的伤疤就像勋章一样昭示着这个男人经历过多少残忍,血腥的事情,枪伤,刀伤,都有,汗水顺着肌肉的纹理缓缓的流了下来,在皮肤上留下光亮的痕迹,顺着胸肌,腹肌,再到人鱼线,那汗水划过带着一股禁欲的味道,男人面无表情的做着引体向上,眼角下有着一道浅浅的伤疤,让男人的面容显得硬冷,可以说,男人的脸蛋长得颇为帅气,剃着类似于军方干练的发型,男人机械化的动作似乎能够看出他经过某种训练的痕迹。

    结束锻炼后,男人轻松的跳了下来,落地几近没有声音,男人的动作轻盈的过分,他随手拿起一边的毛巾擦了擦,然后走进浴室,直到他走出浴室的时候,时钟才刚刚走过七点。

    男人走到这间公寓最里的一间房间里,窗帘没有拉开显得有些昏暗,男人打开灯走到工作桌旁,一张放在角落里的长桌有一个人身高那么长,上面放满了枪械,刀刃以及子弹,起码有四种以上的手枪和不同大小的刀刃和匕首摆在桌子上,角落里还有一个长形的盒子,不难猜测那是一把狙击枪,男人拿起桌子上一把还没有装过子弹的史密斯m1076,装了11发子弹后,放进了自己的靴子里,然后再拿起桌子上另一把勃朗宁mark ii型,查看了下枪膛的情况之后,则放置在自己的腰后,随后男人走向了这间房间最里面的内间,两个房间是相连的,里面的房间比外面的这一件宽敞多了,但是一进去视线就能被墙上的东西给震撼到。

    整面墙贴满了照片,剪裁过的报纸以及手写的报告,照片有新有旧,有小女孩的照片,有少女的照片,也有女人的照片,但是所有照片无不例外都是同一个人,一个红发长得漂亮标致的女人,照片旁边有着记录,每一条详细至极,这张墙似乎是这个女人的成长记录,从十岁到二十八岁,而照片上有着些许破损,似乎是被反复拿出来贴在墙上所致,男人灰褐色的瞳眸冷冷的看着墙壁上的照片,他点燃一根烟,缓慢的吐出一口烟,最近的照片上不再是女人一个人了,多了一个男人,男人勾了勾嘴角,走向窗口,猛地拉开窗帘,阳光直直的透进房间,男人眯起双眼望着对面楼层中的某扇窗户,男人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那腔调有韵味极了,男人直直的望着那窗户后走来走去的人影,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窗户后的女人和墙上的女人是同一个人。

    “滋滋滋……”

    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男人侧过头沉默了一会,走过去接起了电话,开口的刹那,男人的声音如同他人一般冰冷,但是他吐露出的语言却有着异于英语的优雅,男人的话语很简短,没有几句就结束了通话,男人又回到窗边望着对面的人影,许久,男人喃喃的开口,低沉的声音呢喃出一个称呼:

    【麻烦鬼。】

    这一切发生在某个女人对面那幢楼的某一间公寓中,时间?每天早上如此重复,女人从未知道,从未察觉。

    ******

    案件还未得到突破,又有人发现了一些被人遗弃在路边小道的人体肢体,这一次的地点只在第一次案发现场距离一百米的地方,靠近小镇中心。

    这里是一个小镇,只有一名验尸官,化验和验尸的速度都极慢,man还未从验尸官那里得到一些信息,现在又来了另一些肢体,man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忍不住问向验尸官:

    “我今天能得到验尸报告么?”

    “呃?”

    验尸官愣了愣,随即有些心虚的说道:“我,我只是,只是个刚刚实习的……”

    “……”

    man深深的吸口气,忍住内心的暴躁,然后狠狠的呼出,他想了想还是把reid和lucida给拉了过来,man问向reid:

    “小子,我知道你行的,你别给我讲这个讲那个,你能看出些什么?”

    “我?”reid指了指自己,意外的问道:“你让我来看?”

    “不,准确来说,参考一下你的意见,比起刚实习的验尸官我更相信dr.reid。”

    man想的是先从reid的口中知道一下大致的情况,细致的那些化验还是什么的交给他们好了,man双手环胸根本不给reid拒绝的机会,走开一步,扬了扬下巴示意reid可以开始了。

    “……”

    reid嘟了嘟嘴,你这么夸他他也不会高兴的!

    “你测了肝脏温度么?”

    被分尸的部位都不属于一个人,所以对验尸增加了很大的困难,reid问向年轻的验尸官,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干巴巴的回答着:“这个……测不到确切值。”

    lucida不忍直视的别过头,这家伙能够再不专业一点么?

    “呃……那么,你能从眼部晶状体里抽取一些样本么?”

    “好,好的!”

    似乎有了方向,年轻的验尸官毫不犹豫的听从reid的话,reid粗略的观察了几个肢体的状况,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reid的表情越来越差,lucida和man相互看了看,没有去打扰reid,reid这样严肃的表情很少见,reid将几个肢体排放在一起,两次发现的肢体一共有一个头颅,两个左手一个右手,三条左腿和一条右腿,以及两个肢体躯干,reid在两具肢体躯干之间来回看,眉头紧紧的锁着,然后表情微微变得苍白,man小声的叫了声reid:

    “reid?”man弯下腰去看reid的表情:“你发现了什么?”

    “……”

    reid张了张嘴,然后摇了摇头:“不,大概是我想错了。”

    “spencer,相信自己,你不可能会错的。”

    lucida淡淡的一句话让reid猛地怔了一下,他低着头思索了一会,然后抬起头,神情认真的对man说道:

    “我认为,这些人是实验体。”

    “等等……等等……reid,你说什么?什么实验?”

    man觉得自己听错了。

    “他们,是人体实验体。”

    man的表情一下子和reid一样纠结,他们处理过那么多的变态凶手,但是人体实验?很少很少,man犹豫了一下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reid抿起嘴,鼓着的腮帮让人有种戳戳那腮帮会软软的感觉,reid一向偏快的语速放慢了些,“这里有两具肢体有被缝合过的痕迹,两具躯干的后背都有拆线,所以……很有可能之前,这两具躯体被缝合在一起过。”

    “……所以,你觉得……”

    “1943年至1944年纳粹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使用近1500个被关押的双胞胎进行研究,他们实行双胞胎的遗传实验,并尝试缝纫双胞胎在一起以创造连体婴。”

    “……”

    man怔了怔,“还有其他的么?”

    “是的,另外的两具肢体,可以确定遭受过低温试验……”

    reid的声音变轻,不用再说下去,man知道,其实后面还有,但是,这些已经够了。

    “被害者都是修道院里的病人么?”

    对于man的疑问reid没有肯定的回答,但是他想起了那个叫sherloes的男人说过的话。

    【……容纳三十多名精神病患者的修道院如同养猪一般圈养着这些人,每一天数的人数都在逐渐减少……】

    那句话,似乎和现在他们发现的事情微妙的联系上了。

    在那间收容精神病人的修道院里有人在用这些病人做人体实验。

    毫无人性,又毫无道德观念。

    reid和man两人将发现告诉其余的人的时候,emily和*两人的表情是一致的,厌恶至极,“哦,真是……该死的聪明,这家伙。”emily狠狠的说道,这句聪明带着咬牙切齿和讽刺,“在修道院里做实验,用那些病人做实验体,没有人发现,也没有人在意,他到底把人当做什么了?”

    所有人中,好保持着镇定的人大概就是hotch和rossi了,rossi坐在桌子边一手敲打着桌面,hotch则是站在一边,双手环胸,hotch面色平淡,冷冷的说道:“不明疑犯一定在修道院里,他具有医学知识,有足够的能力和权力可以带走被害者也不会被人发现……”

    “这么说的话,符合侧写的人只有院长了。”

    “但是,我有一点不明白。”

    emily顿了顿:“如果不明疑犯是院长的话,那么是谁把尸体扔在小道边的?如果没有发现这些尸体的话,那么将不会有人知道修道院里发生了什么?”

    rossi耸了耸肩:“大概是某个……想要所有人知道真相的人吧。”

    第二天,众人再去了一趟修道院,他们有足够的侧写证明院长和人体实验有关,但是这一次却没有第一次见面那么顺利,两名修女不肯告诉他们院长在哪里。

    “……reid,你和genovese两人去院长的办公室。”

    hotch迅速下了个命令,分成两组来行动,不过,没过多久hotch就后悔做了这个决定了。

    “碰碰啪啪啪!!着火啦着火啦!!”

    突然间一阵大叫,然后铁棍猛击铁栏杆的声音,刺耳的声音阵阵敲得让人暴躁,hotch紧紧的皱眉,刚刚耳朵耳鸣了一下,他没挺清楚,但是之前的那一声喊他依稀觉得那声大喊是修女的叫声,ily说道:“我知道了,为什么那两个修女不害怕了,因为她们不是保护者而是施虐者,她们是帮凶……”ily说道:

    “你们两个,做好准备了,接下来……大概,情况会变得糟糕了起来。”

    正如rossi所说,原本还算安静的修道院一下子吵闹了起来,喧嚣中同样有暴喝,还有物体被狠狠摔在地上的声音,然后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那些病人全部暴动了起来,他们手上都拿着一些物体,然后狠狠的掷出来,他们各自打起来,将人的脑袋往墙上撞,看到rossi等人之后,笑的狰狞的往他们跑去,几人手上有枪,能够做到足够的震慑,但是man不由得担心起reid和lucida,他们两人只有一把枪,而且,他没看错的话,有一部分人往他们的方向跑去了。

    “怎么回事……”

    分开行动的reid和lucida也听到暴动的声音了,不过没等reid分析原因,暴动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哈!在这!!!”

    一抹人影突然窜出来,他只穿着一条短裤,像是有严重的暴露癖一样,似乎想要往lucida的身上凑,他真是一边脱衣服一边发出□的笑声:“宝贝,看我~”

    “!!!”

    没等对方完全脱完,reid突然一手拉住lucida的手腕快速往后跑去,男人宽大的手掌紧紧握住lucida的手腕,明明自己对跑步那么的不擅长,但是他从头到尾都是紧紧的抓着lucida的手腕不肯放松,“这边……”reid此刻开始气喘吁吁了,他跑到一扇门前,是院长的办公室,但是用力推它,门是锁住的,后面的吵杂的声音越来越近,reid摸向自己的枪,如果真的要开枪的话,子弹是不够的,reid把lucida拉到自己的身后,用保护性的姿势站在lucida的前方,reid深深的吸口气,手上的枪已经打开了保险,reid对lucida说道:

    “lucida,踹开它!”

    等等,为什么是我来?lucida郁闷了一下,但是一想到reid那武力值,lucida默默的后退了一步,抬起脚狠狠的踹向大门。

    “!!!”

    门开了,但是不是lucida踹开的,正当lucida快要踹到门的时候,门从里面被打开了,而打开的人是那位sherloes,开门的刹那,lucida踹空了,站在门后开门的男人差点被踹到,sherlock险险的躲开那危险的一脚,黑色的风衣划过一个漂亮的弧线,sherlock挑挑眉勾起唇角冷笑:

    “这就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

    “如果你再晚一分钟打开这个门的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

    “……”

    ida两人之间再次火力十足,不等sherlock开口,lucida先拉着reid走了进来,快速把门锁上,然后毫不留情的指使着sherlock:“把那张桌子移过来!”

    “……你让我搬?”

    sherlock的表情变得很是微妙,这样指挥他做事的人几乎没有,连他那个爱指挥人的哥哥都没有这样过,sherlock很不乐意,他皱起眉,lucida侧过头看着sherlock,也同样勾起唇角凉凉的说出和表情不符的话:

    “please~”

    “……”

    sherlock眯起眼,舔着嘴唇,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了lucida一遍,然后走向了那张要搬的桌子,男人转过头冷漠的说道:

    “就这么一次。”

    其实sherlock的身高还比reid矮了一点点,但是sherlock却给人一种高大的感觉,不止因为他本身超过180的身高,更因为这个男人有着极端的自信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他搬起一张桌子远比lucida和reid轻松多了,堵上了门之后,看着安全性高了很多。

    “sherlock,为什么你在这?”

    “来找真相。”

    “well,那你发现了什么?”

    sherlock耸了耸肩:“这里的院长很可疑。”

    “……”

    sherlock的话让reid和lucida怔了一下,两人相互看着对方,不得不承认sherlock说得对,而他竟然在没有任何资源的情况下就发现了院长有问题,也不得不承认,sherloes这个看起来欠揍的男人,是个很厉害的侦探。

    “哇哦,看你们的表情,我说的没有错。”

    sherlock喜欢看人的各种各样的表情,因为很有趣,也很好解读,sherlock将手插进自己的风衣口袋,微抬着下巴说道:“可以告诉我么?”

    sherlock你用的是请求的语气么?

    “不可以。”

    “……”

    sherlock抽了抽嘴角,他确定,这个女人是他认识所有的女人中最难相处最难搞定的那一个,y的男人荣登宝座。

    sherlock的表情松动了一下,表情异常虚假的扯起嘴角说道:

    “please~”

    这一声比lucida还要没诚意。

    “……”

    reid其实很想笑的,看着lucida和sherlock两人让对方互相吃瘪的表情很有趣,但是门外的吵闹声越来越响,不知何时对方会冲进来,reid拉了拉lucida的袖子,lucida嘟了嘟嘴,撇过头不说话了,sherlock当然也注意到了reid的动作,sherlock挑了挑眉,表情异常真诚:

    “你给自己找了个麻烦。”

    麻烦就是某个女人。

    reid意识到sherlock指的是什么,捉住lucida的手,安慰着想要炸毛的lucida,腼腆的小博士露出一抹赖皮的笑容:

    “但是我喜欢这个麻烦。”

    见sherlock似乎哼哼了两声,reid眨巴着眼睛又补了一句:

    “这比麻烦找上你好多了。”

    “……”

    sherlock顿了顿……这个看起来柔柔的家伙,倒是比外表看的要尖锐很多啊。

    “我们认为,这间修道院有进行人体实验。”

    “砰!砰!砰砰砰!”

    reid刚说完,门口就传来巨响,门口有人在撞门,堵在门口的桌子随着一次一次的撞门,正在颤悠悠的抖动着,按照这样的情形,不出几分钟,这扇门就会被撞开。

    “……”

    sherlock紧锁着眉头,他低沉的声音缓缓的响起:“之前我进来之后发现了一个暗房。”

    reid怔了一下:“在哪?”

    “书橱的后面。”

    sherlock其实进来这间办公室也不比reid他们早多少,他只是粗粗一瞥发现这个书橱有问题,之后就听到门口传来吵闹声,他还没来得急看书橱后面是什么。

    “咔嚓……”

    三人一起搬开那个看起来挺沉重的书橱,但是搬得时候才发现这个书橱意外的很轻,书橱的后面果然有一个暗房,黑漆漆的暗房内有着通往下方的楼梯,这样的存在在这个充满精神病患者的修道院里诡异至极,这隐隐的给人一种,真相就在前方的感觉。

    “……”

    三人走下楼梯,走在最后的sherlock又把书橱拉回了原地,reid的身上有手电筒,他走在前方让lucida走在两人的中间,这样显得保险一些,越往下走,一种尸体腐坏和福尔马林的味道就越来越刺鼻,走到尽头后,又有一间门,这道门没有锁,reid直接推开那扇门,而门后,是一个宛如地狱的世界。

    走在最前面的reid感受到的冲击很大,年轻的博士虽然见识过的场面不少,但是这样的场面,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具有冲击力的一次。

    这间地下室的面积并不大,但是东西很齐全,几乎什么都有,有什么?

    器材类的有后颅凹撑开器,电钻头,鹰嘴咬骨钳,脑膜镊,手术刀,神经钩,头皮剥离器,各种各样,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他没有的,有些甚至像是自制的,也有些古老的像是一百年前的玩意,各种各样的器材让人看得头皮发麻,更糟糕的是,器材上还有着没有擦干的血迹。

    lucida浑身颤了一下,脸色有些苍白,lucida害怕的并不是这些器材带来的惊悚感,她害怕的是脑海里突然窜出的一些她陌生的记忆,只是片段,只是一个画面,但是那些画面和眼前的画面太过相似,lucida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眼前的熟悉感让她觉得不舒服,让她隐隐的觉得害怕。

    她似乎忘了什么……

    “lucida,别看……”

    等reid自己回过神之后,他下意识的动作就是捂住lucida的眼睛,他记得这个姑娘最讨厌这样的情景了,reid慌慌张张的捂住lucida的眼睛,感觉到lucida似乎在颤抖,reid一把抱住lucida,轻轻拍打着lucida的后辈,柔声安慰着:“别害怕,我在,我在,别看。”他轻轻的吻着lucida闭上的眼睛,他第一次见到lucida这样苍白的脸,那张一向笑的明媚笑的张狂的漂亮脸蛋现在恹恹的,reid看着比刚刚看到这样惊悚的场面还要难过。

    sherlock自顾自的四处查看,他的神色除了一开始的惊讶后就没有变化,他反而兴致勃勃的去查看那些器材,他瞥了一眼脸上苍白的lucida,之前和他呛声的女人竟然也会这幅表情,sherlock晃了晃他卷卷毛的脑袋,看到一边的椅子,难得表达一下他的好心,他把椅子推了过去:

    “要坐一下么?”

    reid转过头看向sherlock推过来的椅子,嘴角忍不住一抽,那椅子上面有着绑人的皮带,上面还有这红褐色的血迹,不难猜出这是不明疑犯用来绑住被害者做实验的椅子,现在这个男人竟然一脸无辜的问他们坐!不!坐!

    “谢谢,不用……”

    reid干巴巴的拒绝,sherlock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转过身继续查看四周,一边的柜子上放满了玻璃瓶,里面都是各种各样的器官和内脏,甚至还有一些婴儿标本,sherlock最后站定在一张工作台前,桌子上放置着一本黑色的牛皮笔记本,sherlock打开翻了几页,上面是各种实验记录,有英文有图解,也有德文,sherlock喊了一声reid,reid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过去,他并不放心lucida一个人,lucida推了推reid,不说话,但是意思很明显,让他去吧,reid还是犹豫了一会,轻声说道:

    “在这等我,数到一百我就回来。”

    “……恩。”

    【数到一百我就回来……】

    这比【等我回来】更容易实现,也让人不会遥不可期的等待。

    reid的手电筒被sherlock拿走了,此刻,灯光照射在墙壁上,墙壁上有一个装饰物,上面印刻着纳粹的符号。

    reid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没有信号。

    “这里有门。”

    sherlock的手在墙壁上摸了摸,感觉有微弱的风吹过来,敲了敲果然是空的,这扇门做的很巧,刷的和墙壁一样的颜色,又因为旁边大大小小的器材很容易被忽视,sherlock毫不犹豫的踹向这扇不怎么牢固的门。

    “砰!”

    后面还有路,reid牵起lucida的手,继续往深处走去,后面只是一条黑漆漆的通道,看着更像是逃生通道,到底了有一个往上爬的出口,sherlock爬上去推了推,是被锁上的,sherlock朝reid摇了摇头,lucida突然开口了:“我来。”

    “……”

    sherlock挑起眉,不说什么做了个请的姿势,女人爬这种楼梯不像男人那么轻松,lucida爬上去之后两只脚紧紧的夹住梯子,两只手则熟练的用手上夹子撬开那把锁。

    “咔嚓。”

    这种老式的锁,难不倒lucida,lucida用力往上推盖子,外面的新鲜空气让lucida松了一口气,lucida爬出去后转过身伸手去拉reid,reid抿起嘴微微笑着,伸出手的刹那,脸色猛地变了,“lucida!后面!”

    lucida的身后突然窜出一直没有踪影的院长,院长也是从这里逃出去的,所以没有人见到过他,他现在站在lucida的身后想要偷袭lucida,reid一只手握着lucida的手,另一只手则去摸腰间的枪。

    “砰!”

    一声枪响,lucida怔住了,reid也怔住了,lucida转过头看向院长,背后的人已经中枪倒在了地上,而reid的枪直直的对着院长。

    “spencer,谢谢。”

    “……”

    reid扯了扯嘴角,但是他笑不出来。

    之后ch和当地警方立即查封了修道院,三十余名精神病患者只剩下二十余名,两名修女被逮捕,其余的医护人员不管知情的还是不知情的都被带去警局审问了,精神病人们也都被转移到当地的一家精神病院里。

    案件结束的很快,凶手已经被击毙,而至于抛尸的人,或许就是如rossi所说的,是一个想要让大家知道真相的人,他也是其中一名精神病患者,但是他知道这间修道院是多么的丧心病狂,每一天惶惶不安担忧下一个就是自己。

    sherlock在警方到达之后就不见了人,reid在向警方叙述的时候也没有特意说出sherlock的名字,只是用其他人代替。

    回程的飞机上lucida很快的睡了过去,只是睡得不是很安稳,reid让lucida躺下来占了两个位置,他坐到了hotch的对面,hotch一如既往的看着文件,他没有抬头,只是淡淡的说道:“你这次做得很好。”

    “……”

    reid怔了一下,有些犹豫,似乎想要说什么,hotch对reid这样的表情并不陌生:“怎么了,reid?”

    “……”reid咬了咬唇:“我没有开枪。”

    “……”

    hotch想了想才明白reid说了什么,男人皱起眉:“不是你是谁?”

    当时能开枪的只有reid,他当时救了lucida。

    “……我,我不知道……”

    reid弱弱的说道,但是他开没开枪自己很清楚,弹夹里的子弹还是满的,那一枪并不是他开的。

    “……”

    hotch似乎想到了什么,紧皱起眉,他抬头看着reid,许久,hotch缓缓的开口:“下飞机后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一份文件要给你。”

    “???”

    ******

    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再次轻快的走在小道上,他的卷发在人群中是个很显眼的标志,没有几步他轻快的步伐被前方那道出现的身影给打断了,男人停下脚步,眯起眼看着那抹身影,谁都不说话,对方先忍不住开了口:

    “sherlock,请你下一次搞失踪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好么?”

    男人的声音没有sherlock那般低沉,但是他说话的语调抑扬顿挫很有官方说辞的感觉,sherlock挑起眉轻笑:“提前告诉你那就不叫失踪了。”

    “well,那么就请你不要随便失踪,我可不想把自己的弟弟带去美国却把他丢了,花了整整两天寻找最后发现弟弟在一家满是神经病的修道院里,把你丢了,我很难向母亲大人交代啊。”

    男人的手上拄着一根拐杖,他轻轻敲打地面的姿态很有上位者的气势,男人最后忍不住抱怨:“sherlock,你别这么调皮好么?”

    调皮,这绝对是可以形容这个男人的词汇。

    ,你在美国伸爪子的速度也不赖啊。”

    不在自己的地盘居然还能把手伸这么长,该说真不愧是es么?

    “我只是不想我es的亲弟弟莫名其妙的在美国的一家修道院了此残生,sherlock,please,这样的事情别多来几次了,我都要被你弄得苍老好几岁了。”

    这个让人操心的弟弟总是这么为所欲为的让人头疼。

    sherlock上上下下打量了面前的哥哥许久,嘴角露出一抹……欠揍的笑容:

    “well,blud,对于让你苍老了几岁,为了表达我的抱歉,我有两个词赠送给你。”

    恨极的词语:

    “发际线,靠后。”

    “sherlock!sherlock!”

    作者有话要说:= =九千字,为了补偿我昨天没有更新,这张加长到九千字,相当于三更otz

    现在简直忙成狗,每天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码字tat

    接下来大概案件会减少,开始主剧情了╮(╯▽╰)╭ 有木有发现主剧情开始粗线了呀

    接下来综的剧更多了,啦啦啦。

    嗷嗷嗷嗷!感谢小兔宝宝和黑左的手榴弹!快!让我亲一口!╭(╯3╰)╮

    一如既往求评taa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