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第78章 她在哪

第78章 她在哪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reid和man跑了几家距离警局较近的药店,lucida如果去买药的话就会去距离警局近的这几家,可是问了两家都说lucida没有来过,这时,reid想到一种可能性,lucida有可能没有去药店里买药,而是去了离警局更近的超市,然后根据lucida的性格,她会找附近的一家店里吃药……

    “,你有看到过她么?”

    reid举着手机给咖啡店的店员看,屏幕上是女人笑的极其灿烂的一张脸,她一手搂着这部手机的主人,一手举着手机自拍,这照片一看就知道两人的关系如何,端着咖啡的女店员定定的看着屏幕一会,恍然的点点头:

    “啊,我记得她,你的女朋友?”

    终于有人见过lucida了,reid绷紧的内心稍微松了松,他收起手机,腼腆的点点头:“是的,请问你知道她去哪里了么?”

    听着reid的话,女人露出了不赞同的表情,甚至带着些责备:

    “你女朋友生病了你不知道么?她之前来这里点了杯咖啡和一杯水,刚吃了药后又晕倒了,是路过的一名好心人带她去医院的。”

    晕倒?

    “晕倒?晕倒是怎么回事?是谁带她离开的?”

    reid的心一紧,lucida怎么会晕倒?而且……那真的是好心人么?

    “我给那位女士一杯水,看到她吃了药之后,就去隔壁桌点单了,再回过头的时候就看到那名女士晕了过去,身边正好有一名男士扶住了他,我本来打算叫救护车的,那名男士说他可以开车送过去……”

    reid的表情显得有些苍白,那哪是什么好心人啊,就是那个人带走了lucida啊……

    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是lucida呢?是随机的……还是目标?

    “garcia,你查一下距离警局两个街道内的监视器,有没有可疑的车辆和人物。”

    在reid询问的时候,man给garcia打了个电话,开头没有平时的调笑garcia就知道事态有些紧急了,garcia一边查找着man需要的视频,一边询问着确切情况:

    “发生了什么?有找到lucida么?”

    man瞥了眼reid,他们的吉祥物现在处于很糟糕的状态,他都不怀疑reid会不会隐忍到一定程度爆发出来,算一算,reid和lucida两人的感情并不普通,两人认识了很久,交往了很久,可是做他们这个行业的人,感情都无法持久h是这样,rossi是这样,他也是这样,连结了婚的jj都是以对方放弃自己的职业的代价才有的家庭稳定,他们这一类人都是因为工作而放弃了。

    lucida和reid两个人的感情状况是特别的,lucida作为bau的门外顾问并不存在和reid聚少离多的情况,她本身就是因为reid和加入了,man以前觉得,他们两人的感情中,reid是付出的,reid是容易感性的人,也很容易付出感情,这个孩子比别人都敏感,因为是天才,所以感情细腻又执着,专注,可是两人交往下来man却发现,其实一直是lucida在包容reid,reid的感情是细腻的,却也是迟钝的,他甚至还矛盾着带着股不安,lucida在各方面看起来都是优秀的,在man想来,她会找那种优秀的事业型的男人,而reid则是温和的知性女性,可就是这样,这两个人却在一起了,甚至长达五年。

    man想起来他曾经问过reid,他喜欢vese哪个方面vese确实是个让人喜欢的女人,无论从样貌或者能力,除开身世的话,哪方面都算是优秀的,他记得,reid当时是这样回答他的。

    【你问我喜欢哪个方面?呃……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很喜欢lucida了。】

    那个时候,年轻的男人还留着中长发,被这么问了,下意识的将头发捋到耳后,这是人类下意识的躲避问题的时候躲避性动作,不过他当时一点都不相信reid这么敷衍的话,直直的盯着他,直到他白皙的脸庞泛起了微红为止,reid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神飘忽了一会,然后闷闷的,一顿一顿的回答,虽然脸上的表情已经羞涩的不行了,哦,他当时只是想要逗reid一下而已,只是没想到reid却很认真的回答了。

    【我喜欢lucida……恩,最大的原因的话,大概就是……她给了我爱她的权利,而她也让我有了,被爱着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你爱着的那个人也爱着你,没有比这个更幸福了吧。

    reid认真的对待着这份感情,而vese也认真的回应着这份感情,所以,他祝福他们。

    所以vese你可别出事啊,reid外表看起来文文静静的,疯狂起来的话……很难阻止的啊。

    ******

    “so,我按照你们的要求,查看了那条街上所有的摄像头,然后……我发现了这个。”

    garcia一有发现之后就立马通知了reid和man,不过她同时也通知了hotch等人,看garcia的表情,她似乎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garcia给几人看的是一段监视器的录像,garcia给几人解释:

    “这是街角的摄像头,你们看……”

    屏幕上显示着道路的交通情况,可是因为咖啡店就在街旁,所以露天的部分也暴露在监视器下,lucida坐在咖啡店外的桌子边看的一清二楚,画面上显示的是lucida点了一杯咖啡喝一杯水后,吃了药就打算离开了,可是在她站起来之后,身后突然靠近了一个男人,男人抵在lucida的后背,似乎对着lucida说了什么,lucida怔了怔,随即lucida用肘部攻击着身后的人却被抵挡住了,在周围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情况,男人用手捂住了lucida的嘴,lucida慢慢的瘫软了下来,被男人抱在了怀里,之后即使有人上去询问,也被那名男人给推脱了,reid咬着下唇就这么看着画面上的男人带着昏迷过去的lucida离开。

    “……reid……”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让lucida面临着危险,他却不在她身边?

    “reid,这不是你的错。”

    man知道reid在想什么,遇到这样的事,他和lucida经历了那么多的事,reid绝对会责备自己,果然,reid确实在责备自己:

    “我该陪她的,我不该让她一个人的,我……”

    reid偏快的语速每一句都是责备自己的不是,man提高声音阻止了reid:

    “够了!你应该知道这是不可预测的,你不可能每一次都在她身边,你不可能每一次都陪她出去……”

    jj不着痕迹的拉了拉man的衣服,man顿了顿没有说下去了,因为,reid的表情已经糟糕的不行了,一副想哭,又懊悔的不行,愤怒却无从发泄,自责到大脑无法运转,连一丝的分析都无法正常进行,reid整个人就像坏掉的机器,无声的悲鸣着,却不想让人知道。

    这大概是reid和lucida遇到的事中,reid反应最激烈的一次了,因为……他再一次的……经历了,他根本无法保护好她的事实。

    【lucida……】

    “嘿,reid你在哭么?”

    电脑屏幕上显示出garcia的脸,她透过摄像头看到reid的表情意外的惊呼了起来,随即她接下来的话给了reid极大的动力。

    “ok,接下来的一个消息,你绝对会高兴的,我想,我知道是谁带走lucida了。”

    “什么!?”

    这么快就发现了?

    “你真是太棒了,babygirl。”

    “哦,garcia,你果然是最棒的。”

    man勾起唇角自豪的笑了起来,jj也不由的露出笑脸,知道谁带走了lucida,lucida的下落就好找了,garcia绝对帮了他们大忙。

    “well,现在还不是谢我的时候。”

    garcia调出一份视频,同样也是一份监视摄像头的录像,可是这一次的录像是博物馆的一份录像。

    “之前,blake和jj让我查有没有可疑的人物出现在这里,so,我发现了一条大鱼,超级大。”

    视频上有那么一个男人,放在人群中并不显眼,可是他在视频中却是一直站在一座雕像前,静静的凝视着它,一看就是许久,眼神中对着这座雕像有着令人不解的深情,blake和jj看到视频上并没有明显的显示出雕像的面貌,两人相互交换了个眼神没有说话,man却发现这两人神情有些不对,似乎在瞒着reid什么。

    “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么?”

    h皱起眉询问着,garcia却不急的回答:“不,我还要给你们看另外一个,这个。”

    说着garcia再次调出lucida被带走的那段视频,reid下意识的握紧手,只听garcia不紧不慢的说道:

    “经过机智的我的分析,这位伟大的好心人不小心把自己的脸映在了咖啡店的玻璃上了,我找了一个很厉害的朋友,当然没有我厉害,不过在她的帮助下,你们看~”

    映在玻璃上的那张脸原本从模糊变得清晰,与此同时,garcia将画面上的男人的图像与之前博物馆里停留的男子的画面的图像与之对比。

    很明显,是同一个人。

    “!!!!”

    “是不明疑犯带走的genovese?”

    rossi觉得疑惑,他们这次追查的不明疑犯很会隐藏自己的痕迹,唯一的败笔就是绑架了lucida,可是为什么要绑架lucida呢?因为她是bau的人?不,一般连环杀手不会去自动绑架警方人员,这是不明智的选择,rossi突然有一个觉得不可能的想法……

    这不是针对bau的绑架,而是针对lucida的绑架……不明疑犯的目标就是lucida……甚至……对方认识lucida。

    “garcia,知道身份么?”

    “ralphdavid,是一名自由艺术家,是保安认出他来的,据说因为经常想要碰触美术品所以发出警告,扣留过证件。”

    “什么样的美术品让他这样的着迷?”

    rossi刚问完就发现blake和jj两人的视线直直的盯着自己,那眼神貌似在指责他什么,rossi尴尬的咳了咳:“有什么问题么?”

    这下blake和jj的眼神指责意味更重了,blake抿了抿唇,不着痕迹的瞥了reid一眼h和rossi都发现了,这是第二次jj和blake不经意间望向reid的了,是有什么不能让reid知道么?

    “ralphdavid经常停留的那座雕像我和jj去查看过了,有一些疑点在里面,我们认为那座雕像有问题。”

    “也有尸体?”

    h并不意外这样的猜测,不明疑犯这样的行为总有一个导火线,感情伤害是一回事,恐怕还有另一个原因在里面,那就是,他有同伙,或者学习对象。

    “还不确定,已经申请把雕像带回让鉴证科检查了。”

    不过jj也猜测这样的可能性,而且……那酷似lucida的脸的雕像,怎么看都觉得诡异。

    “garcia,你有ralphdavid的地址么?”

    reid在沉默了一会之后终于开口了,garcia顿了顿:“有是有,ralphdavid是被收养的,工作了以后就离开了寄养家庭,独自租了一间公寓。”

    “reid,我们还没有明确的证据。”

    无论怎么侧写,最后还是要靠证据抓人,这件案子,他们没有明确的指证ralphdavid和几名被杀的女子有明确的关联。

    “……”

    reid低着头不说话,只是沉默了一会,reid一向温和的表情却只剩下了冷淡:

    “恩,和案件没有关联,可是跟lucida的关联有。”他们有明确的证据证明lucida是他带走的,无论他是不是好心人还是绑架了lucida,他都要去问一问。

    “……man,你和reid去。”

    h没有阻止reid,反而同意了reid的说法,同时他侧过身又对rossi说道:“dave,你等会去鉴证科询问那座雕像的事情。”

    “ok。”

    ******

    “david先生,请开门!!!!!”

    man用力敲着大门,昏暗的走廊,廉价的出租公寓,走廊上不断闪烁的灯泡,一明一暗的的映照着reid的神情,真是说不出的阴暗,man不禁心里咕哝着,这是第几次reid有黑化的趋势了?

    “谁?”

    门很快的被打开了,里面的男人就是reid在屏幕上带走lucida的男人,reid下意识的向前一步,man说明来意:

    “抱歉,我们打扰了,我们是fbi正在调查一件案件,我们有一位探员失去了联系,有人看见,你是最后看见她的人,请问她在哪里。”

    “什么探员?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ralphdavid摇了摇头,连门都不肯为reid两人大开,man当然意料到对方是不会承认的,man沉了沉声音继续说道:

    “可是,我们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她最后失踪的时候,是你带走了她。”

    “哦,你说那位女士,我把她送到医院就离开了,你们在怀疑我带走了她?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man不说话,这也是他所疑问的,lucida失踪的这一件事中唯一让人不解的就是,为什么要带走lucida,和lucida什么关系?

    “如果没事的话,我……”

    ralphdavid打算关上门,可就在关门的瞬间,一只消瘦且经络分明的手猛地压制住了门板,是reid,他冷冷的盯着ralphdavid,一字一句的说道:

    “既然与你无关的话,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reid的语气很坚持,ralphdavid愣了愣,眯起眼定定的看了reid一会,随即打开了门:

    “好吧,既然你们坚持的话。”

    ralphdavid的房子很干净,整理的好好的衣物和物品,摆放的整齐,不难看出屋子的主人有强迫症,看了一圈,没有lucida的痕迹,reid来回在房间里走动,ralphdavid的房间更简单,只是简单的屋子的配置,唯一让reid注意的只有床头的几瓶药了。

    “我说了吧,没有什么人,探员先生,与其在我这里浪费时间还是去别的地方去找吧,说不定,在你们在这里浪费的时间的时候,那位探员已经出事了呢。”

    ralphdavid故意发起一声嘲讽,让reid经过ralphdavid的身边的时候,大脑紧绷的神经猛地断裂,他只感觉,他下意识的动作超过了大脑理性的支配,他整个人把ralphdavid撞在了墙壁上低吼着:

    “我知道你带走了她!为什么是lucida!她在哪!!”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嘿,你这样是在普通民众动粗么?!”

    man没想到reid的反应是这样的激烈,man立马拉开了reid,用他比reid健壮到不知几倍的身躯将reid快速拖了出去,在这过程中vid进行威胁:

    “你有没有嫌疑,我们找到证据会给你澄清,可是你现在属于第一嫌疑人,我希望你全力合作,我们申请一张搜查令并不需要很久。”

    “……”

    man把reid拉到门外的墙壁上将reid狠狠的推在墙上,带着肌肉的手臂用手肘压制在reid的胸口,man冷声低吼道:“你够了没有!你明知道我们没有证据不能把他怎么样,你想打草惊蛇再也找不到genovese么?!”

    说着,man恨铁不成钢的补了一句:“你的智商呢!”

    “……”

    reid被撞得后背疼,胸口也疼,听到man的质问,reid鼓起来腮帮,糯糯的嘟哝了一句:

    “下线了。”

    “……”

    到底是认识了reid许久,man知道reid的脾气,他也软下了声音:“genovese的事情你要冷静,你不冷静,谁去救她?”

    “我很冷静。”

    reid不甘心的回了一句,让man恨不得抽他,刚刚暴走的家伙是谁?

    “vese失踪这件事情疑点太多,也太突然了,我们需要从头理清一下思路,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是单纯绑架这么简单!”

    ******

    “我除了在心里感叹一下,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rossi听从hotch的安排来查看那座雕塑的问题,不过他人刚到,鉴证科的人就告诉他,雕像不在他们这里,被转移去了验尸房,rossi心里不禁微叹一下,内心满满的‘果然不出所料’。

    rossi一进入验尸房就看到地上一堆的石膏残骸,rossi抽了抽嘴角,好奇的询问了一句:“碎成这样子,博物馆不会让你赔偿么?”

    验尸官是一名过了五十岁的男人,下颚留着一圈胡子,面部的五官看着很是生硬,一双锐利的眼神让人觉得他不像是个验尸官,更像是个带有杀气的屠夫,他瞥了眼rossi没好气的说道:

    “哼,如果真是文物的话再找我来赔吧,挪,这是我从宝贵文物里挖出来的宝藏。”

    验尸官指着台子上的尸体,rossi看过去不禁眉头一皱,那具尸体……一看就已经是过了很久了,rossi张了张嘴,疑惑的问道:

    “从……这座雕像里弄出来的?”

    这具尸体明显已经死了有十年以上,而这次的案子中,失踪最久的女性最多只有半年,这是怎么回事?

    验尸官的工作已经结束的差不多了,他将手中的工具放在一边,把自己的发现告诉rossi:

    “死者为女性,年龄在25-35之间,死因为窒息……”

    “死亡时间呢?”

    “有二十年。”

    “可是,这座雕像,博物馆方面说,已经存放了有二十年了。”

    rossi的话换来验尸官的冷笑,还当真是冷笑:“呵呵,我的话就是,这具尸体就是死在这雕像里的,死了有多久,雕像有多久,要我看来,这雕像进博物馆之前里面就有尸体了。”

    这是有多大胆呢!将尸体放在博物馆里,还对调了真实的雕像,硬生生的将带着尸体的雕像放在博物馆里二十年,二十年来无数人来参观都不会想到,这座雕像中竟然有一具尸体在里面!

    所以说,这感情这里有个正版的,外面有个神经病疯狂痴迷的做出一堆的盗版?

    “还有别的么?”

    rossi隐约觉得,这件事似乎变得更加复杂了。

    粗犷的验尸官说话一向是不留情面的,不过听来他的口吻带着股调侃,他冷声一笑说道:

    “well,当然有别的了,有两个你要听么?一个专业的,一个非专业的。”

    “……”

    rossi挑了挑眉,这话怎么听着……像是……‘我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要听哪个~’的口气呢。

    “专业的是……”

    听到rossi这么说,验尸官耸了耸肩,用感叹似的语气说道:

    “专业方面的话,我可以说,这具尸体的处理相当出色,经过二十年还保留着这样程度的尸体,这并不是单纯的封在石膏像里就能保存完好的,她是死后被放进去的,要我说的话,处理这具尸体的人有着相当高的医学水平。”

    “那……非专业的呢?”

    验尸官努了努嘴示意rossi看向一边的破碎石膏,rossi侧过头也细细打量了一番:

    “这个?”

    “就是这个,用我非专业的眼光来说,这个石膏像做的也是相当的好,我还特地去查了一下原版的雕像呢,我倒是感觉这个做的比正版的更精细呢。”

    “……”

    rossi不由的轻笑,蹲下身子捡起一块碎片查看了一番,石膏也过了二十年有些发黄了,只是,rossi眼睛撇到破碎的石膏像还保留完好的面部的时候,眼睛就移不开了,他现在知道jj和blake的反应为何那么奇怪了,也不能怪她们多想,连他看着都觉得有些阴森。

    这张脸,真的有着几分与lucida相似。

    “这座雕像也是二十年前制作的么?”

    “起码有二十年吧,除了我把尸体取出来以外,没有动过的痕迹。”

    验尸官的话让rossi更疑惑了,一具有在博物馆里待了二十年的雕像,为何表情和lucida那么相似?二十年前的话,lucida也才九岁吧,结合这次的不明疑犯对雕像和对lucida的态度……

    等等等等……

    又回到lucida身上了。

    这件事到底和lucida什么关系、

    “哦,对了,我还发现一件事情。”

    验尸官的话突然磨磨蹭蹭了,他指着被盖着白布的尸体,指着胸口的地方说道:

    “她死前做过一个手术。”

    “什么?”

    “心脏移植,而且很成功。”

    ******

    “嘿,美女,一路上不说话不觉得闷么?”

    开着货车的男人总会不经意的撇着他副驾驶座上的漂亮女人,他是个经常在乡村公路上开货车的男人,三十刚过,每天听着收音机里的广播来往于各个偏远城镇,当然,他顺便稍过不少过路的行人,这次稍的就是个迷路的漂亮女人。

    他是在前一个小镇的加油站里遇到的她,女人站在街口迷茫的看着前方,他以为她是迷路的所以上前询问,只听女人报出的地点不远也不近,他倒是可以稍微带一程,女人长得很漂亮,红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一脸迷茫不知去哪的模样是会让一些大老粗的男人有怜悯之心的,恩,他对上帝发誓,他是好人来着,稍这个女人一程他就走,真的!

    不过……这一路上女人不怎么说话,真是沉闷呢,他在路上开车都会哼两句啊。

    “嘿,美女,你是从哪里来啊,哪个城市的?”

    他决定先搭个讪,只听女人声音清淡的,也不算冷淡的回答着:“……恩,纽约。”

    “哇哦,都市女性呢,怎么想去stella?那里虽然离大城镇近,不过到不是很安全呢,听说最近又有孩子失踪了。”

    lla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小镇,起码各种配备设施都是齐全的,男人问完之后就是一阵沉默,他以为女人不会回答的他,可是没过多久,她听到女人与她表情相符的,同样迷茫的口气:

    “不清楚,只是脑海里就像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要去那里,总觉得那里有我想要的……”

    “哇哦。”

    没有接话,话题又沉默了下来,男人忍不住又问了个问题:

    “嘿,美女长漂亮,有没有男朋友?”

    “……”

    女人低下头,男人立马闭上了嘴,好吧,这模样一看就是分了手了的,现在属于心情不好出来散心的……吧?

    “……我……似乎有个男朋友?”

    似乎?

    女人侧过头望着窗外的风景,映照在玻璃上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迷茫和……不解。

    她其实不清楚,为什么她会在这里,为什么她一直想去那个叫做stella的地方,她似乎应该还有什么是要做,可是一点都想不起来,每次回想起来的时候,脑海里总有个声音在催促她,去stella,她醒来后就一直浑浑噩噩的,从陌生的仓库里走出来,走在陌生的街道上……

    为什么呢?

    她在做什么?

    她这样问着自己,可是大脑还是驱使自己的身体不断前进。

    “reid……”

    女人低声呢喃着,随即又迷茫了一下。

    reid是谁?

    此时的reid不会想到,他正在寻找的lucida正在前往偏远小镇的路上,没有被绑架,也没有失踪,只是……她根本在毫无意识的前进,如果reid在的话,或许能发现女人的异常,可是此时只有她一人,她依旧迷茫的前进,前往……她一生中遇到过的最危险的……

    【啊啊,时间到了,倦鸟该回巢了……】

    有那么一道声音,压抑又低沉,像是在逗弄什么让他觉得有趣的事物一般,他带着愉悦的口吻近乎呢喃又温柔的感叹着,这道声音一直在lucida的脑海里回响着,不断,不断。

    【时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