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第88章 番外-可能的未来

第88章 番外-可能的未来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genovese和家族两家独大是纽约警方不乐意见到的,如果是五方牵制还好,但是如果另外的三家被这两家给压制的话,那么,可以简单粗暴的说,整个纽约,除了警察局和政府部门是政府的,别的,全部都属于他们的了。

    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vese家族在纽约的影响力就已经是空前的大了,他们确立了自己对富尔顿海鲜渔产市场的绝对控制权,而该市场是全美最大的渔产批发市场,之后还将费城家族手中的大西洋赌城给划分到自己的地盘中,之后一点点从赌博,彩票,毒品交易,军火交易蚕食各大市场,几十年前还只是控制纽约码头,而到现在vese要控制东海岸的码头。

    nypd都以为,和genovese以及的这场血战会打乱纽约现在的格局,即使bau已经抓到了挑起一些的犯人,但是这场血战却是不可避免的,可是他们都没有想到vese打的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他们局限的以为是黑手党的火拼,可是vese用他的智商完虐了他们。

    那句老话说得对,不怕流氓会打架,就怕流氓有文化vese这个流氓集团的头头不仅会打架,而且特别有文化,加州理工毕业,计算机科学和工程理科硕士专业,他和炮制了一次‘维斯彻斯特大剧院’这个骗局,一场金融诈骗让三个家族全部套进去,然后将他们的股票全部变成了垃圾,与此同时垄断了军火交易和毒品交易。

    “我讨厌这家伙。”

    新闻上全部播的是alex的新闻,bau的几人看着新闻,想法不一,但是直接把想法说出来的,只有kingsleylewis,他双手环胸脸上的表情直白的表达着讨厌,reid嘟着嘴耸耸肩,他知道,像alex这样的,恩,罪犯,聪明的罪犯,都是警察所讨厌的,更别说这种明知道罪行但是抓不到的家伙了。

    “嘿!rreid!”

    kingsleylewis突然转头朝着reid吼了起来,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吧reid吓了一跳:“什么!?”

    “你认识vese,为什么?你为什么和他关系那么好,那是黑手党不知道么!?”

    “我知道啊。”

    reid有些茫然,不理解为什么这位新来的探员对他意见这么大。

    “你知道……你知道还和他友好的打招呼!?为什么,你能这么理所当然的和他说话,你是个fbi!”

    “你说为什么……”reid歪了歪头:“因为我的妻子结婚前是姓genovese的。”

    妻子结婚前姓genovese……kingsleylewis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这是什么个鬼情况!

    “你的妻子?你竟然娶了一名黑手党,一个犯罪者!?”

    reid的表情一下子冷淡了下来:“lucida不是黑手党,也不是犯罪者,注意你的言行。”

    “姓genovese还不是一个黑手党?你确定你不是被她瞒着不知道吧,你可以去问问她,她到底是谁。”

    kingsleylewis的口吻就好似凭借着genovese这个姓氏将reid的妻子分化到了犯罪者那边,reid一点都不喜欢有人这样说lucida,reid冷着脸的时候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没有威慑感了,已经三十七岁的reid,除了那张脸还嫩着,别的方面都已经成熟起来了,reid注视着kingsleylewis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想你并不适合当一个bau,甚至一名fbi,凭着主观思想去断定一件事情,是很致命的缺点,我妻子的事情还轮不到一个刚进来的新人来评判,她是不是一名黑手党,你可以去询问我们的主管。”

    kingsleylewis看向了h皱了皱眉回答道:“lucidareid曾经是我们的顾问。”

    “你们竟然让一名genovese来当bau的顾问!?”

    kingsleylewis的主观想法很深,在他当卧底的几年中一直听到有关genovese家族的消息,而在军方的犯罪系统中,大部分姓genovese的人都是黑手党或者犯罪者,最出名的就是纽约的genovese家族和意大利的人口贩子集团。

    “注意你的口气,你说的那名genovese现在姓reid。”

    “然后呢?”

    kingsleylewis向前走了一步,明显的挑衅,reid眯起眼,正想着也往前一步时,an突然冲到reid的面前拉住了reid,并且将kingsleylewis往后推了推:“后退!嘿!小子,你的教官没教你要尊重自己的前辈么?”

    kingsleylewis上下打量了reid一番,毫不掩饰的轻笑:“当然有,但是他也说了,要尊敬值得尊敬的人,比自己更强的人。”

    只有强者才让人尊敬。

    “……”

    reid眯起眼,上上下下仔细的大量了对方一番,随即dr.reid勾起唇角:“kid。”

    “ok,小兵们,别闹了,我们又有案子了。”

    garcia站到两人的中间,用文件夹隔开两人h双手环胸问道:“什么事?”

    “刚刚lapd传来消息,有人绑架了六名路人,在他们的身上放置了炸弹。”

    “对方的要求是什么?”

    garcia看了看reid,有些为难的说道:“他要见reid。”

    “我?”

    reid有些惊讶,是冲着他来的么?

    “现场情况如何?”

    “lapd正在和他对峙,vanhill也在现场,对方坚持要见reid。”

    “让vanhill先稳住他,我们立即出发。”

    ******

    vanhill要说自己遇到过的所有突发状况,都没有现在来的……突发。

    他好好的在洛杉矶办完事情,正要打算回匡提科的,就在路上遇到的这样的事,真是他妈的太巧了!

    “现在情况如何?”

    vanhill知道现在bau正在赶来的路上,然而他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稳住这位不明疑犯。

    “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要见bau的rreid。”

    和不明疑犯谈判的探员耸了耸肩,vanhill轻皱了下眉:“为什么?”

    “不知道,他说,他要等rreid过来。”

    vanhill顿了顿,像对方提出请求:“我可以和他谈谈么?”

    “……虽然他的情绪很稳定,但是你尽量不要说刺激他的话,注意言辞。”

    将对讲机交给vanhill,旁边的电脑屏幕上可以看到不明疑犯那边的情况,不明疑犯看着有五六十岁,头发虽然有些发白了,但是看着精神,他能制服六名路人,就说明他的身体还是健朗的,vanhill观察了一下六名被绑架的人质身上的炸弹,并不是很好拆除的种类,vanhill顿了顿,声音平和的问道:

    “我是bau的vanhill。”

    刚说完,对方就发出一声轻笑:“哦,我知道你,vanhill,智商174的小天才。”

    对方知道bau的情况。

    “听说,你想见rreid博士,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只有rreid,才能回答我的提问,和猜出我给出的谜题。”

    “别人都不行?”

    “当然,他是最接触核心的人,也是聪明的人,当然,vanhill探员你也可以试试,回答出我的提问,我就释放一名人质。”

    不明疑犯的要求很诱人,vanhill和谈判专家相互望了一眼,对方点了点头,vanhill同意这个方案:“可以。”

    他要在rreid过来之前,尽可能的拖住。

    “ok,1974年,人们发现,所有的完全多项式非确定性问题,都可以转换为一类叫做满足性问题的逻辑运算问题。既然这类问题的所有可能答案,都可以在多项式时间内计算,人们于是就猜想,是否这类问题,存在一个确定性算法,可以在多项式时间内,直接算出或是搜寻出正确的答案……”

    “是1971年,斯蒂文·考克提出的,non-ial的问题,即多项式复杂程度的非确定性问题,我们一般称之为np=p?。”

    不明疑犯满意的勾起唇角,推了推最右的那名人质,他说:“过去吧。”

    没想到这么容易被释放了,被放走的女人质一边哭着一边跑向警方。

    “上个世纪,人们发现了细胞中的线粒体,1963年,又发现线粒体中也有dna。线粒体dna在许多方面不同于细胞核dna,在外形上,线粒体dna是双线环状,而不是线状,人体细胞中的线粒体dna仅为16569个碱基对,一个人体中约有1016的线粒体dna分子,线粒体dna中基因为37个;在高等动物中,线粒体dna的进化速度比细胞核dna要快5~10倍……”

    “这是夏娃理论。”

    又释放了一名人质。

    “bsd猜想描述了阿贝尔簇的算术性质与解析性质之间的联系,但是由bsd猜想可以推出……”

    不明疑犯比了个三的手势。

    意思是说出三个结论,一边的谈判专家只能挑挑眉的看着这位智商174的bau,这个不明疑犯提的问题他一个字都听不懂。

    “呃,奇偶性猜想,西尔维斯特问题,呃……”

    vanhill停顿了一下,不明疑犯先推走两名人质,但是听到他的停顿后,他面无表情的手中的引爆器举高。

    “等等!是rank<=1!”

    但是下一刻,不明疑犯没有按下引爆按钮,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了枪,朝着人质扣动了扳机。

    “不!我回答出来了!”

    vanhill几近咆哮,他回答出来了!他不该杀了那名人质!!!

    “你选择停顿,但是我不打算听你思考,没有思考的时间。”

    “……”

    “下一个问题rreid还不来么?这是最后的问题了。”

    “……”

    “在世界中心贝拿勒斯的圣庙里,一块黄铜板上插着三根宝石针。印度教的主神梵天在创造世界的时候,在其中一根针上从下到上地穿好了由大到小的64片金片,这就是所谓梵塔。不论白天黑夜,总有一个僧侣在按照下面的法则移动这些金片:一次只移动一片,不管在哪根针上,小片必须在大片上面。当所有的金片都从梵天穿好的那根针上移到另外一根针上时,世界就将在一声霹雳中消灭,梵塔、庙宇和众生都将同归于尽。所以把64片金片,由一根针上移到另一根针上,并且始终保持上小下大的顺序,一共需要移动多少次?”

    这个问题和之前的问题有所不同,vanhill遮住对讲机神色有些僵硬,一边的探员有些担心:“怎么了?”

    “这个和棋盘的问题是一个意思,太简单了。”

    “那你干嘛不回答?”

    “我需要计算!”

    vanhill扯了扯嘴角,他是天才,但是他并不是数学上的天才,他并不擅长那种心算四位数五位数的计算,vanhill打算先拖延一下时间:

    “我需要计算的时间。”

    “时间……不,你会有一天发现,生命结束的时间是那么长,又或者……那么短。”

    “呃……”

    vanhill在纸上快速计算着,但是这个计算量却是庞大的,旁边的探员不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多么的复杂,他忍不住问道:“你到底知道答案么?!”

    “我知道计算方法,但是答案我还要算,2的64次方减1,我需要时间!”

    “已经死了一名人质了!”

    “我知道!”

    不明疑犯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引爆器,但是他另一只手中的枪也准备着。

    “等等等等!是18百万兆446千兆744兆……呃……”

    该死,后面的数字是什么!?

    “然而你并没有……”不明疑犯的话还未说完,另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73十亿709百万551千615。”

    接着vanhill回答的是reid,reid在最后还是赶到了。

    “刚刚回答的就是dr.reid了吧,我一直想见你。”

    reid拍了拍vanhill的肩膀,对他温和的笑了笑:“你做的很好。”

    vanhill但是心里很内疚,因为他让一名人质死亡了,reid摇了摇头,他知道vanhill在想什么:“你已经尽力了,你不要忘了,你还救了四名人质,你做的很好。”

    vanhill有自己的骄傲和自尊,他一直骄傲于自己的优秀和智商的卓越,让他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但是他现在站在reid的面前,他发现,他其实并不怎么优秀,在面对reid的时候,他还不够。

    “怎么了小子?”

    an走到vanhill身边,看到这位年轻的探员似乎遭受到了打击,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reid也是这样,在劝一位拿着凶器的父亲不要杀死绑架他女儿的犯人的时候,那位父亲没有理会reid直接杀死了对方,当时reid很受打击。

    vanhill扯了扯嘴角往reid的方向看去,看着依旧年轻的reid在对峙犯人的时候面不改色,an耸了耸肩安慰道:“reid也是经历过很多事情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我……比不上他。”

    “嘿,小子,不要拿自己和任何人比,你有你的长处。”

    an说着又双手环胸轻笑了起来:“况且,reid不仅年龄比你大个13,智商也比你多个13,就别太在意了。”

    “……”这不是什么高兴的事!

    另一边,不明疑犯依旧在和reid展开较量,可是reid发现,对方的目的根本不是简单的询问这么简单,他一共绑架了六名人质,杀死了一名,释放了另外的五名,那么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rreid,你有想象过,现在的科学发展到什么地步么?”

    “……你说的是什么方面的?”reid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他有种感觉,似乎,这件事是联系着他的,这个不明疑犯就是冲着他来的。

    “遗传基因。”

    “……你想说什么?”

    “当你有一天发现,这个世界最应该顺其自然的规律被打断,当你发现,你做了一件不可原谅的错事的时候,你会如何做?”

    reid沉默了一下,直白的回答道:“那我会去修正他。”

    “好,记住你说的rreid。”

    说着,不明疑犯还是引爆了手中的炸弹,而那个炸弹放置在他的身上。

    “!!!!”

    ******

    不明疑犯直接自杀,这并不符合逻辑。

    reid抿着嘴,面前的黑板上写满了数字和公式。

    “发现什么了么?”

    vanhill走到reid的身边,他很希望自己能帮到rgan说得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他该做的就是运用起自己的长处。

    “如果不明疑犯死前是为了和我讲那番话的话,那么他之前的几个提问又是为了什么?不可能是没有意义的。”

    vanhill盯着黑板上的数字和公式,猜测的问道:“会不会隐藏着什么暗号?”

    “但是我试过了不少解码方式,麦氏理论,磁区理论,md5……”

    reid将自己算的公式又擦去了一半,里面繁复的计算量,不懂的人根本看不出这其中的复杂和深意,vanhill重新回顾了整个案件,他提议道:

    “不明疑犯之前问我的几个问题,不可能就是随便问问的,会不会是解谜的提示呢?比如那个bsd猜想可以推出的问题,明明有更多的答案,但是他只让我回答了三个……”

    “和三有关么……”

    突然间reid和vanhill同时异口同声了起来:“维吉尼亚密码!!”

    两人的异口同声让声音响了一倍,让另一边思考的bau几人在意的往两人的方向望去,不过两个智商高的家伙又开始在黑板上写写擦擦了,让另一边看不懂的人撇撇嘴继续讨论。

    “如果每个重复间隔都能被3整除,关键词应该有三个字母,利用频率分析的话……”

    reid一边做计算,而vanhill则在一边画下标准频率分布表帮助reid更快的解出密码。

    “25626651110012。”

    这是最后解出的答案。

    “……”

    reid并没有放下笔,在写完了这一串数字之后,他又在中间加了几个点。

    “2562,665,11,10012。”

    “这是什么意思?”

    vanhill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reid顿了顿,回答道:“rnewyork,ny,10012us,这是纽约大学的地址。”

    ******

    被派往纽约大学的是reid和vanhill,而an和kingsleylewis被派去了验尸房,据说验尸房那里传来了信息,要求探员亲自过去,他们有一些发现。

    死去的不明疑犯叫做wellhope,是一名杰出的科学家,被纽约大学受雇当教授,同时也被政府聘请研究项目,在他所擅长的领域里——量子物理到基因工程。

    不过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根据官方的记录,wellhope这个人已经消失匿迹了二十年,而他所拥有的地下室研究室早被纽约大学给关闭了十多年了。

    得到纽约大学的同意,他们再一次的打开了关闭十多年的地下研究室,灰尘和沉闷的空气,给人一股阴森感,所有的实验器材被罩上了一层透明塑料布,可以说,这里的器材很齐全,就这么遗弃这间地下研究室,倒觉得有些浪费,就冲着角落里那么一台dna合成机来说,就是一个贵的要死还重要的不得了的机器了,竟然会就这么荒废了而不是另用,这一点真是让人寻味。

    “vanhill,你插上电源看看,电脑还能不能用,看看里面还有资料么?”

    “好的。”

    说着reid捡起了洒在一地没有人整理的草稿,上面写满了公式和基因理论,而这些理论,在reid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嘿r,你过来看。”

    vanhill成功的打开了电脑,废弃了很久的电脑倒是并没有坏,除了启动慢了一点,却是依旧能用的,电脑里大部分的文件都被清理光了,但是他却意外的发现,在几天前,有人发了一份文件到这台电脑上来了,那是一份视频。

    “点开它。”

    reid示意vanhill打开那个视频,他确定,这个视频就是不明疑犯发给他看的,他留下线索,让他们找到这里,然后让他在这里,看这个视频。

    “1992年10月7日,实验成功了,克隆技术,我们成功了。”

    “1993年3月9日,我的搭档很不开心,他说他最喜欢的玩具没有了,我对他说,那就再买一个,然后他很失望的回答我说,她是独一无二的,没有可以替代的,我才知道,他所说的玩具,原来是一个女孩,这是我唯一一次听到我的搭档谈起他的兴趣,平时的时候,这个家伙就是一个理智的疯子,提出的创意总是让我望而深叹,太可怕了,我不止一次的怀疑过,这不该是人类的想法,应该是恶魔。”

    “1993年8月7日,然而,我最后还是成为了恶魔的帮手,科学是迷人的,而遗传基因更是美妙的难以形容,我的毕生都在研究遗传基因,我想去发现更多美妙的事物,挖掘更多关于人类的秘密,所以,我跨出了那一步,我决定和恶魔为伍。”

    “1997年9月,‘双重身’计划启动了,克隆人是一个诱人的研究,我们采取的多重样本,可是都没有成功。”

    “2000年7月,我知道,我们总有一天会跨出那个禁忌,克隆人计划在研究的过程中,我们发生了意外,我的搭档,他制造出了人造基因控制的单细胞细菌,这不是进化,是被创造,他利用采集的样本,重新进行基因编码,他对其基因组进行解码并复制,产生人造的合成基因组,我当时就意识到了,如果他成功了,那说明……我们做了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2002年12月,我被他说服了,继续这个研究,他是天才,他做到了,他将人造基因组植入了原有样本中,更改基因编码后,通过分裂和增生,细菌内部的细胞逐渐为人造基因所控制,最终成为一种全新的生命,天哪,是全新的生命,在培养皿中,他活过来了,将培养皿模拟成女人的子宫,然后孕育了这个全新的生命,他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我不敢相信……我们做到了,但是……我们也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2005年6月,是个男孩,真是有趣,我们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生命,是个男孩,提供样本的那个孩子,是个女孩,当时提供样本的时候她才11岁,现在,她或许多了一个‘儿子’,我此刻还没有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错事——窥探生命的本质,创造了不符合自然的生物,我们已然跨越了克隆的层次,而是开启了禁忌的领域——这个男孩,或许我们这样称呼他是正确的:人造人。”

    “2015年9月,我的搭档失踪了,在我心里他一直是我的搭档,然而,我又很清楚,他不是一个简单的疯子,我称呼他是恶魔是对的,他是撒旦,制造了许多恶魔,将更多的痛苦降临到人间,他带着那个男孩失踪了,直到十年后,才出现,十年来,我意识到了很多事,尤其是这一件违和自然的错事,当那个男孩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做了一件多大的错事,dna是可以重组的,而人造dna的生存能力是可怕的,第一个人造人并不只是普通的重组dna的产物,更是一个制造更多人造人的母体,我不敢想象,天然dna被不断吞噬而人造dna不断再生,不出几年,这个技术就会更加熟练,而掌握这个技术的,就是那个男孩。”

    “2018年,目前为止,我发现了六名‘人造人’,但是我知道,我如果公众于世,没有人会相信这个疯狂的事实,所以,我决定,用死亡来给世人进行警示,接下来,我把我所知道的名单,公布出来……”

    “滋滋滋滋滋滋滋…………”

    就在最后最关键的时候,视频卡住了,reid和vanhill几乎被这个视频给吓到了,许久,reid才反应过来:“把视频交给garcia,让她试试能不能解决,把名单给弄出来。”

    vanhill几乎整张脸都皱了起来:“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么?人造人?太可笑了。”

    “在四十年前,我们还无法分析dna,不管是不是真的,我只相信事实。”

    然而,事实比reid想象的还要糟糕。

    ******

    “当童话变成现实的时候,这个世界就开始疯狂了。”

    穿着白衬衫的少年看着只有十五岁,或许再大一点,皮肤过于白皙让人感觉有过于病态的苍白,而他棕红色的头发让他的皮肤更显得白皙,脖颈处,手臂上的血管清晰可见,不过这些都不妨碍少年的长相,一双碧绿的双眸弯起来笑盈盈的时候,总会让人感叹,这是个漂亮的像个女孩似得男孩。

    “所以,你们来找我,是想听童话,还是现实?”

    少年转过身笑眯眯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三个成年人,准确说,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和一个老人,女人穿着简单的西装配件,一看就是一个类似于fbi特别调查员一类的人,男人倒是很随意的像是一个平民,而老人则看着……有些疯疯癫癫?

    “其实,我以为先找到我的是bau,没想到你们更快一步呢。”

    “因为自从你失踪后,我们就在追查你的下落。”女人冷漠的回答,少年耸耸肩轻笑着:“哇哦,我是你们名单上追踪的第一人么?”

    “是的,因为你是美国国防部高等研究计划局的研究产物。”

    女人的回答让一边的男人出口打断她:“等等,olivia,你不能这样说,他是一个生命体,他是一个人,你不能说是产物。”

    oliviadunham看了男人一眼,她只是用客观的事实说出来而已,她接到的消息,她的任务就是把面前这位超越时代的产物给带回去,别的是要销毁他还是继续研究他,和她无关。

    “女人啊,心肠硬起来,十个男人都比不过哟~”

    少年没有在意女人的话语,只是撑着下巴笑嘻嘻的感叹着,他将视线转移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上,男人看着三十多,有一双精明的眼睛和一张耐看的脸,或许这个男人到了四十岁都还会这个样子,少年直白的说出男人的身份:

    “peterbishop,我知道你,被疯狂科学家遗弃的孩子,智商190,我听我外公说过,他说他曾经有个同事,干过比他还要疯狂的事情,他违背了自然的科学,而另一个人则是违背了物理的科学,两个人的产物,我和你,是不是也很像?”

    rbishop抿了抿嘴不说话,自从他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就觉得,这个世界在开一个很大的玩笑,如果他存在在这个世界上,那么面前这个长得漂亮的男孩子是个人造人也不足为奇了。

    “嘿r,你不说一些什么么?”

    rbishop朝着自己疯疯癫癫的老爸吼了一声,当时干出那些研究的人是他,现在和他有关的实验体在他面前,他不说一些什么么?

    “我当时参加的是另一项研究,专门培育士兵的工程,而另外两名同事的研究则是‘双重身’计划,克隆技术,我当时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一半,人工授精,注射生长激素,如果实验成功,一个男婴三年就可以长到21岁,一个状态一流的士兵,然后,我听说,我另两名同事失踪了,当时他们的研究成果是,已经成功制造了人造dna,他们创造了人造人,如果我的研究成果和他们的研究成果合并起来,那就是一个全新的制造士兵的方法。”

    rbishop几乎眼睛放光的看着阳台上的少年rbishop听着这个研究就像是在看漫威的漫画一样,制造士兵的方法?

    “但是,这个研究最后没有成功吧。”

    “理论上可行,但是我不确定如何控制生长,让婴儿长到理想状态,可是,你做到了,完美的实验体,完美的成品。”

    rbishop想要上前碰触少年,但是被他的儿子拦住了:“你们都是怎么了!?他是个孩子!是个人,不管是人工授精还是人造人,他都是一个生命体!不要用实验体,成品,产物来形容他!”

    “对,别看我这样……我还是有个母亲的哦。”

    少年此刻惬意的坐在阳台的栏杆上,朝着三人挥了挥手,在三人惊讶的目光下,少年的身子朝后仰去,整个人就这么摔了下去,女人立马冲到阳台上往下看,那名少年并没有摔下去,而是身体轻巧的利用地形跳到了一楼,而他们所在的阳台则是五楼。

    少年对着三人做了个飞吻,然后快步离开,就算想追上也跑远了。

    少年在路上顺了一个帽子戴在自己的头上,在街角的转角处转弯,看到坐在对面咖啡店门口的女人,女人一头红发,穿着宽松的衣服,可以看到她微微凸起的肚子,少年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起来,可是,少年并没有上前走去,而是静静的看着女人很久,然后转身离开。

    “恩?”

    lucida似乎感觉到什么,转头望向了街角处,身边陪着她的男人抬了抬头:“怎么了?”

    “奇怪,我刚刚好像在街角看到了一个人。”

    “熟人?”

    “唔……很奇怪,他长得很像我呢。”

    “他?”

    alex皱着眉笑了起来,他点了点lucida的脑袋说道:“是因为怀孕变傻了么?”

    “才没有,真的是像我,唔,或许长大后就是那个样子。”

    “真的是傻了,比大又像你的男孩,难道你还有个儿子么?”

    “不就是你么?我亲爱的侄子?”

    lucida笑着回应道,可是视线却依旧望着街角。

    ******

    “我搞定了,那个视频!”

    garcia激动的站了起来,她炫耀似得朝着an嘚瑟:“我说了,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的。”

    “ok,让我们看看吧,最后的名单是什么?”

    reid把他的发现给所有人说了,但是那仅在科幻小说里才出现的人造人,在现实中出现,很难让人接受。

    “接下来,是我发现的六名新的人造人基因复制母体。”

    “quillerkirk。”

    “popeclive。”

    “rolandkeith。”

    “。”

    “ard。”

    “最后一名,是最初人造人的母体,基因提供者vese。”

    “!!!!”

    【当你有一天发现,这个世界最应该顺其自然的规律被打断,当你发现,你做了一件不可原谅的错事的时候,你会如何做?】

    【我会修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