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第82章 生命的延续

第82章 生命的延续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综美剧]移动性祸端 !

    房间的门发出起锁的声音,虽然轻,但是在满是漆黑的房间里却是明显极了,门口的人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房间里有两张床,那人毫不迟疑的走向了最靠近墙的那张床,手里的锐器猛地朝被子鼓起的地方刺下去,仅在刹那间,那被子却反而朝着他扑去,感觉腹部被狠狠的击中,然后手臂被一股力道朝后掰去,直到一股刺痛袭来,骨头传来清脆的响声让他忍不住低呼出声:

    “啊……”

    “啪!”

    房间内的灯被打开,打开灯的带着吃惊的表情看着房间内的景象。

    lucida按着一个男人在地上,看着那男人的手臂,似乎已经被lucida折断了眯起眼一看,这个男人……

    “peter?怎么是你?”

    叫做peter的男人咬着牙,狠狠的对着lucida吼道:“你还不给我放开!vese!”

    lucida挑挑眉,好看的脸蛋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凭什么,你敢偷袭我,我弄死你都可以。”

    “偷袭!peter!你要做什么!”

    反而惊呼了起来,赤着小脚哒哒哒的跑到lucida的身边,稚嫩的表情气呼呼的说道:

    “peter!你敢动lucida!我先弄死你!”

    女孩明明是一脸天真的表情,可是却说着残酷的话r看着两人的表情也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你真是天真的可以,你以为所有人都会和你一样二十年都不变么vese这个女人二十年都没有回来过,她根本就不属于我们的,她也不会是我们的同伴,你看好了,她是第一个背叛我们的家伙。”

    同伴?lucida觉得可笑:“嘿,你在说笑么,我从来都不是你们的同伴,又哪里来的背叛?”

    同伴?lucida的记忆越来越清晰,所以嘴角的笑容越来越讽刺,女人放开手中的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开愤怒的向前踹了男人一脚:

    “谁准你这么做的!谁准你对lucida动手的!你说的对,她当然不是我们的同伴,她是我的姐姐!我的姐姐!你敢对她动手,我第一个杀了你!!”

    像个孩子一样用力踹着男人,但是对男人来说不痛不痒,他的眼珠子转了转,看向墙壁上的照片,十一个孩子,仔细看,他也在里面,他侧过头看着,眼神看着是那么的温和,可是吐出来的话语却是尖锐又刺人:

    “姐姐?你在说笑么,你以为她把你当妹妹了么,你像怪物一样的,她会把你当妹妹?”

    听到怪物这个词汇,瞳孔猛地一缩,女孩尖叫起来:

    “滚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她才不是怪物!!!她才不是怪物!!!!!

    二十年从未变过,从未生长过,她无法天真的欺骗自己。

    她是正常人。

    lucida发现,习惯和潜意识是很可怕的事,她离开了房间摸着黑四处走,似乎是顺着印象中的路,她推开了一扇门,只是,那扇门后是浓重的血腥味,lucida后退了一步,定住了脚步看着屋内的一切,房间内播放着蓝色多瑙河,而房间最中央的男人手里拿着手术刀优雅的挥舞着,他侧过头看向lucida露出一抹微笑:

    “怎么了,宝贝,是睡不着么?”

    lucida的视线移到男人身边的手术台上,不,手术台有两座,而手术台上都躺着一名孩子,lucida皱起眉头冷漠的回答:

    “不是。”

    男人恍然的点点头:“谁惹你生气了,宝贝?”

    “没有。”

    “说你什么了?”男人无所谓的继续说道,lucida侧过头,男人的口吻无法让她回避,lucida沉默了一会,低低的回答道:

    “说……我不是同伴,我是背叛者。”

    男人听到lucida无法抑制的笑出声来,那笑声并不刺耳,反而可以说是悦耳的,可是配上这样的场景,男人手上的鲜血,这股笑声反而给人一种渗人的感觉,lucida想要后退,可是发现男人越来越走近她,她才恍然起来,她其实根本没有动,一直都是这个男人在靠近,男人抬起他沾染鲜血的手,指尖碰触着lucida的脸颊,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道血痕,男人带着恶意的笑容说出lucida一直想要逃避的事实:

    “说得对,你当然不是同伴,没有人会和自己手下的实验品做同伴的,lucida,你是主人。”

    lucida,你是主人。

    男人的口吻是那么的有韵味,可是lucida听来却是刺耳极了。

    主人……

    lucida下意识的反驳:“不,我……”

    女人在逃避,可是男人不允许,他笑着牵起lucida的手,沾染鲜血的手带着股凉意,他故意用手上的鲜血染红lucida的手,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宝贝,想起来了么,那个时候的你,那么的小,两只小手还托不住那颗心脏,是我带着你的手一起捧着的,还记得么,刚挖出来的心脏那种跳动感,咚咚,咚咚。”

    lucida随着男人的话语,越发清晰的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她待在这个男人的身边,看着他一场场的手术,她曾经也奇怪过,明明没有学过,为什么自己对人体是那么的熟悉,那个时候neal还笑着夸她,她不止学美术有天赋,对医学也有着天赋,现在想来,简直讽刺至极,十岁的她天天面对着这些人体,眼前不断的重复着肢解,解刨,器官移植,那样深刻的记忆可以几乎印入骨髓,更别说……这个男人让她参与了一场场的手术,他手把手的教她……

    【如何玩弄玩具】

    lucida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她有些茫然:

    “为什么要这样做?”

    把人当做实验,无所顾忌的将健康的孩子身体里的器官进行交换,只是觉得好玩么?

    为什么?

    男人觉得这个问题真是被问了那么多次,真是腻了,不过看他喜欢的lucida这么认真的问他,男人想了想,勾起一抹儿恶意满满的笑容:

    “这个问题,我只回答一次哦,宝贝。”

    男人顿了顿,带着孩子般天真的口吻说着异想天开的话:

    “我只想知道,怎么样可以把生命延续下去,取出身体的一部分放在另一个容器里,能不能够产生,同体的羁绊。”

    lucida听来觉得荒唐极了,生命的延续,他现在的所作所为难道不是生命的终结么?产生同体的羁绊,lucida突然有了一个更加荒唐的想法。

    “你在制造家族?!”

    同体的羁绊,人工的制造血缘的纽带,更是用了催眠将被害者转变成施暴者,将人硬生生的洗脑成和自己相似的兴趣,这样的行为……简直就像吸血鬼,将普通的人类转变成吸血鬼一般……

    “宝贝,不是家族,是信徒……”

    男人摆出一副自豪的模样:

    “我在制造邪教!”

    ……卧槽,好想烧死他!

    ******

    an和rossi两人到达监狱之后就听到了一个很糟糕的消息。

    越狱了。

    “怎么发生的?”

    an和rossi站在监视器前,身边是监狱的监狱长,他指着一个个屏幕中的其中一个画面,画面上是一个男人坐在简易的床上,监狱长扯了扯嘴角说道:

    “是他,andyluke,他杀了警卫,趁着动乱的时候,将警卫身上的钥匙给了,让他跑了。”

    “那大门口的警卫呢?门口的人也没有拦住他?”

    “……”

    监狱长顿了顿,无奈的说道:“他做了一个炸弹藏在监狱里。”

    an这才想起的档案,他是一名炸弹狂魔,在各个城市中心投放了四个炸弹,炸死了二十名路人之后被纽约警局给逮捕的。

    “炸弹,他哪里来的材料?”

    rossi皱起了眉,他虽然知道监狱里的家伙在制造凶器的方面有各种天才,但是想制造炸弹?这可不是游戏里搜集物资这么简单,炸弹的原材料在这个监狱里是没有的。

    “有谁来看望过他么?”

    “他的律师。”

    “ok,我们需要和andyluke谈谈了。”

    监狱长表情扭曲了一下,点点头同意:“好吧,我去安排一下。”

    andyluke只有三十出头,被剃了个平头,穿着橘黄色的狱服,挽起的袖子可以看到手臂上满满的纹身,andyluke的罪名是杀死十七名高中女生,将尸体全部扔在学校正在施工的场地上,然后浇上水泥,只是最后被纽约的csi给检测出尸体指甲中的皮肤表皮最后给逮捕了。

    “well,是来问被我捅死的那个警卫的事么?”

    andyluke痞痞的笑笑,完全没有自己捅死了警卫的愧疚感,也毫不在意自己身上再背负一条人命,rossi拉开对面的一起,慢慢的坐下,然后双手交叠,谈吐优雅极了,他缓缓的说道:

    “不是,我是来和你谈谈另外三个人的事情。”

    “三个?”

    andyluke挑了挑眉,这倒是个意外的数字,他倒是有些好奇:

    “谁?”

    “。”

    andyluke耸了耸肩,哦,他不意外听到这个名字,他就知道这群人想要知道他为什么要帮助越狱,andyluke等着下一个名字,rossi慢悠悠的继续说道:

    “ralphdavid。”

    andyluke显然对听到这个名字感到意外,他的神色变了一下,不说话,rossi当然不满足于对方这点表情,rossi耸了耸肩:

    “没印象?真可惜,我以为你和他会是朋友的,不过他已经死了。”

    “……”

    andyluke开始正视rossi和站在一边的an,他轻笑着问道:

    “你想要说什么?”

    “你不听完我说的第三个名字么?”

    rossi依旧掌握主动权,andyluke盯着rossi的眼睛,然后顺着rossi的话说下去:

    “谁?”

    “vese。”

    “……”

    andyluke的瞳孔猛地一缩,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可笑的名字:“哈哈哈,谁?你再说一遍?”

    “vese。”

    “哈哈哈哈哈vese,我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哈哈哈哈。”

    andyluke拍着桌子大笑着,带着手上的链子一起发出响声,rossi和an双手环胸,声音低沉的问道:

    “so,你和ralphdavid都是认识vese的,包括。”

    “well,你们能到我的面前说出vese这个名字,就说明,你们已经知道了不少了。”

    andyluke没有回避这个问题,但是他也没有全然回答问题,rossi倒是意外andyluke的配合态度,rossi继续问下去,倒想看看这个男人能够说出多少答案。

    “我们知道,你和,ralphdavid以及vese一起被绑架过。”

    andyluke笑着点点头,没有否认:“然后呢?”

    “然后,两年后,你们又被放回来了。”

    “然后呢?”

    “然后你们开始各自成长,只是,在几年后,你们都因为催眠而又回到了当年被绑架的地方。”

    经过他们的分析,lucida被催眠之后,之后就会自己当初被绑架的地方,如果,所有的孩子都经过催眠,也回归过那个地方的话,那么眼前的andyluke和一定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

    “so?你们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是多么厉害的催眠,才可以让那么多被绑架的孩子从被害者转变成了施暴者,据我所知,当时被绑架了十一个孩子,除了两名孩子没有回来,其余的九名,有四人已经死亡,而余下的五人,三人成为了连环杀手,一人在精神病院,还有一人失踪中。”

    “催眠?不,并不是催眠。”

    andyluke否定rossi的话,一双蓝色的瞳眸带着疯狂的笑意对rossi笑着说道:“我很清醒,我在做什么,我想杀人,并不是我被催眠,我知道,我的内心,我想要杀死那些女孩。”

    “so,你救是因为你们是同伴么?”

    同伴?andyluke冷笑了一声:“我和他才不是这么肤浅的关系。”

    “我和他是亲兄弟。”

    what?

    rossi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

    亲兄弟?是血缘上的么?不对,资料上写的,这两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rossi突然想到reid之前的要求,检测dna,是这个意思么?

    “你们来这里要问的,应该是为了vese吧。”

    andyluke又不是笨蛋,莫名提到vese,肯定和那个女人有关。

    “那个女人怎么了?”

    “……”

    “她失踪了?”

    “……”

    不需要rossi的回答,andyluke自顾自的说下去:

    “哇哦,一点都不意外。”

    “你知道她在哪。”

    “……”

    andyluke低低的笑了起来,他的脑海里对于lucida的印象一直那个面无表情冷漠的小女孩,可是,每次回想起那个女人,他的心脏就有种抽痛的错觉。

    “你们想要救她?”

    “……”

    “咚咚。”

    门被敲响,从外面进来一名警卫他对着rossi说道:“有你的电话。”

    “……”

    rossi站起身打算离开的时候,andyluke突然开口说道:

    “别浪费力气了,那个女人不需要你们救。”

    “……什么?”

    “她,不会是被害者的。”

    “……”

    an向前走了一步:“为什么这么说?”

    andyluke突然站了起来,an又向后退了一步,做出戒备的反应,andyluke看着两人,勾起唇角冷笑了一声,他解开自己身上橘黄色的狱服,露出自己结实的胸膛,而心脏的部位有一道长长的疤痕,andyluke双手被铐住,他双手举起了指着自己的心脏,直直的盯着rossi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see?这个伤疤vese那个女人干的,她把我的心脏挖走了,然后把另一颗心脏塞了进来。”

    “!!!!”

    “so,你们说的三名连环杀手,我们都曾经是那个女人手下的被害者。”

    ******

    “ok,我会告诉reid的……”

    blake刚挂了电话,reid就从门后探出头来:“嘿,blake,我们可以开始了。”

    他们申请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所以,需要抓紧时间,blake收好手机朝着reid点点头:“可以了。”

    他们探访的病人叫做,已经在这间精神病院里待了四年了,然而她才二十九岁,据医生所说,四年前,她是主动要求待在精神病院,而当时,她的精神状态临近崩溃。

    “你们是我在这里四年来,第一个来访的人。”

    此刻坐在桌子前,双手规整的放在桌子上面,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看着reid和blake,她这样子很难看出她是一名精神病人。

    “,我们,有些事情需要问你。”

    blake组织了下语言,她想用最温和的方法去询问对面这个精神崩溃的女人也许在逃避的话题笑着回问:

    “什么?”

    “关于二十年前你被绑架的事情。”

    “……”

    恍然的点点头,虽然有一瞬间的发怔,她缓慢的问道:

    “啊,你们想知道什么?”

    blake看向了reid,想问什么,都取决于reid,reid想过要询问很多问题,可是当坐在的对面后,reid此时唯一的想法却是,面前的这个女人,认识他所不熟悉的lucida,reid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vese,有关她……”

    “vese?”

    呢喃着重复这个名字,女人深深的吸了口气:“啊,真是个怀念的名字啊。”

    “lucida是个很安静的女孩,不说话,没有表情,长得很漂亮,看着像个洋娃娃一样,她和的关系很好,她们像姐妹一样一直在一起……”

    reid怔了怔,这不是他认识的lucida。

    “ralph很喜欢lucida,andy也喜欢她,我们都喜欢她,她很好,但是peter不喜欢她。”

    “?”

    “对,就是他,他一直嫉妒着lucida。”

    “why?”

    “因为lucida是独一无二的,是完美的,用那个人的话来说。”

    独一无二,完美,reid有种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觊觎的感觉,真是糟糕的感觉。

    “独一无二,完美,为什么这么说?”

    作为语言学家的blake只觉得,这两个词汇有着深刻的含义,是什么让lucida不同于别的人?

    “我不知道,只是,只有她没有产生兄弟姐妹。”

    “产生?”

    用这个词汇很奇怪,“什么叫产生兄弟姐妹?”

    “就是……恩,被制造……也不对,怎么说呢?和某人产生了血缘羁绊,这么类似的说法吧。”

    皱着眉总觉得这样的解释还是无法能表达这种含义,可是reid的下一句话,让她知道,面前的这个年轻的男人,他听懂了,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reid轻声的问道:

    “是哪个部位?”

    咧起嘴笑了起来:“是肾脏,大部分的孩子都是肾脏,极少数的是心脏,andy和peter两人是心脏移植,他们是最成功的一例,相符合的条件太少了,成功率也不高,只有活下来的,才会被承认。”

    捂着自己的肾脏的部位:“她已经死了,我能感觉到,有时候,我还能感觉到她死前的痛苦,产生幻觉的时候,好像我就是她一样。”

    reid不说话,器官移植本身就是一种风险手术,不排斥的几率并不是和匹配率成正比的,就算手术很成功,如果身体本身心里在排斥那个器官,也会造成排斥反应所说的幻觉,也许是幻觉,也许是,目前科学上还无法解释出来的细胞记忆——一种能够感受到器官原来主人的说法,不过,这也许是把逼疯的原因之一了。

    “你们都受到过催眠,你还记得,你回去的地方么?”

    “不,等我清醒的时候,我已经在那里了,那个地下……大家都长大了r,ralph,还有许多不认识的孩子,只有……”

    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她疑惑的歪了歪头,blake紧接着问道:“只有什么?”

    “,只有没有变化,我们都长大了,都是成年人的样子,但是只有还是小孩子的样子,和当年一样,没有变过……”

    一直在想是不是和他们一样,也成为了那个男人手下的实验品,只是,她和他们是不一样的实验。

    “没有成长过?”

    reid眼睛一亮,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你的意思是,那个叫做的孩子,还是小孩子的样子?”

    “是的。”

    “时间到了。”

    谈话被打断了露出疲惫的表情,她看着reid那双清澈的双眸,她做出了一个决定:

    “如果你们想要抓住他们,请务必记得,他们不是一个人,他们无处不在,任何不可能的因素,都是可能的。”

    “???”

    reid来不及细想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他点了点头,他听进去了,reid转身离开,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转过身问道:

    “你为什么决定来这里?”

    愿意自己受困在这个地方?

    张了张嘴,露出了一抹哭似的笑容:

    “因为我无论怎么逃避,我都发现,我和他们是一样的,andy和peter他们诚实的面对自己内心的*,而我没有,我一直在逃避,告诉自己和他们是不同的,但是,我错了,我想要做一个好人,可是我还是杀了四个人,我把他们埋了起来,然后逃到这里来。”

    最后活下来的五个孩子,四个成了凶手,还有一个便是lucida。

    “reid。”

    走出房间,blake喊了喊发怔的的话不能不指出一个可怕的可能性,reid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否定道:

    “不,lucida不是这样的人。”

    五个孩子,四个变成了杀人犯,这样的比例不得不说高的可怕,如果还带着催眠的因素的话,lucida现在如何,他们都不能确定,那个女人,是不是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人。

    “reid,我们都知道,我们了解她,她不会是,但是,如果她真的被催眠了呢。”

    “不,在没有见到lucida之前,我什么都不会相信,她一直lucida,我的lucida。”

    reid斩钉截铁的说道,年轻的男人倔强极了,是的,他就是那种,直到自己伤痕累累也不愿放弃的人。

    blake无奈于reid的固执,她点点头:“ok,我们先救回lucida。”

    “……”

    blake先退了一步,可是reid的心情依旧很糟糕,他委屈的咬着唇,lucida失踪的这几天他已经精神崩到最紧了,可是糟糕的消息依旧一个一个的来,他委屈极了:

    “她一直是我的lucida,不会变的。”

    为什么都不相信她呢?

    lucida为了他一直在努力,他知道的,她也为了他们的将来一直在努力,他怎么可以不相信她,他怎么可以放弃她?他做不到,也不允许。

    这辈子,他除了lucida,不会再爱上别的人了。

    所以,如果lucida真的杀了人,那么他会亲手逮捕lucida,然后等她回来。

    reid突然想起来了很久以前,他和lucida多年后再次相遇的时候,他在lucida的公寓里和lucida说的话。

    【每个人都有过去,不能因为一个人的过去而否定一个人,况且,lucida,我认识你,你在我脑海里的印象比fbi叙述的还要深,我不会因为一两个人的话而对你有所改观,我更相信我自己的判断,我相信你……】

    【……信我什么?】

    【信你所有的。】

    reid想,那个时候他所说的话,他应该要兑现了,他信lucida,信她所有的,她会安然无恙的回来的,她会还是他爱的那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