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88、第 88 章

88、第 88 章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租房子之前, 傅寒舟特意打听了一下隔壁邻居,左边住着一对老夫妇,右边那套房子空置了两年。

    见不会有人打扰他和苏云景, 傅寒舟才租下这套房子。

    但人算不如天算,苏云景他们搬过去没多久,那套空置的房子就住进了一个女孩。

    女孩叫珍妮弗, 这套房子是她父亲过世后,她分到的遗产之一。

    珍妮弗对傅寒舟一见钟情,三天两头来苏云景他们这里借东西,试图约傅寒舟。

    见傅寒舟对她连理都不理,她只好把目标放到苏云景身上。

    昨晚派对开到凌晨两点, 一觉醒来已经中午了, 吃了午饭,珍妮弗打算出门透透气,就看见隔壁那两个帅哥在院子里晒太阳。

    清俊矜贵的男人坐在藤椅上,笔直修长的腿随意叠在一起, 手里抱着一本很厚的硬皮书。

    他旁边架着一张编织的吊床,上面躺着另一个长相帅气的亚裔男人。

    难得能在院子里看见他们,珍妮弗眼前一亮,转身回屋花了个淡妆, 又换了一件很衬气色的长裙。

    在镜前检查了一遍自己精致的妆容,珍妮弗堆上甜美的笑容。

    昨天她敲开邻居的房门,本来是想着借果盘的名义, 顺便邀请他们俩晚上过来一块参加派对。

    但对方只借给了她水果盘,却没接受派对邀请,这让珍妮佛十分失望。

    拿上昨晚从两个帅哥那儿借的水果盘,珍妮佛走出房间, 想跟隔壁的帅哥搭讪时,坐在藤椅的男人突然看了过来。

    他有一双特别漂亮的眼睛,眼尾尖而翘,是当下最流行的一种眼妆画法,但这个人的眼睛却是天生的。

    男人看着的目光很冷,像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阴鸷尖锐。

    那一刻,珍妮佛像是被毒蛇的尖牙抵住动脉似的,头皮一阵发麻。

    她僵在原地,愣是没敢上前,犹豫了半晌,最后顶不住视线压力,跑回了房间。

    躺在吊床上的人合着眼睛,耳朵塞着一对白色的耳机,听英语广播。

    今天阳光太好了,照在身上暖烘烘的,以至于苏云景听着听着开始犯困。

    直到头顶投下一片浓重的阴影,苏云景才清醒了一些,睁开惺忪的睡眼,看了眼正上方的傅寒舟。

    苏云景挪了挪地儿,摘下耳机打着哈欠地问,“你要不要躺一会儿?”

    吊床是双人的,傅寒舟挤过来躺到苏云景身边时,尼龙绳摇晃了起来,苏云景被摇的昏昏欲睡。

    傅寒舟长手长脚,将苏云景牢牢锢住,不想任何人看见他,注意到他。

    他是他一个人的。

    感觉到一丝不对劲,苏云景看向了他,“怎么了?”

    傅寒舟闭上眼睛,不让苏云景看见里面的阴翳,“以后别再搭理那个邻居。”

    苏云景知道他说的是珍妮弗,笑了一下,“她是看上你了,这两次找我说话,也是打听你。”

    本来苏云景是想跟她说清楚的,但每次没等他进入正题,傅寒舟就跟尊门神似的站他身后,目光是不好惹的阴冷。

    傅寒舟咬上苏云景的耳朵,有几分咬牙切齿,“那也不准跟她说话!”

    苏云景哭笑不得。

    听说有些猫醋劲很大,在铲屎官身上闻到其他猫咪的味道,会直接跟铲屎官甩脸子,还不让铲屎官碰它。

    他家这只猫,倒是不会甩脸子,也不会不让他碰他,但醋劲很大是真的。

    “好。”苏云景笑着给傅寒舟撸毛,“那我以后找隔壁那对老夫妇聊□□吗?”

    他提前出国就是考虑到在这边生活,跟当地人沟通时,能尽快提升自己的英语水平。

    醋精转世的小酷娇闷声闷气地说,“最好不要。”

    苏云景听到这话,没忍不住在傅寒舟的痒痒肉上掐了一把。

    “你是不是就想找个无人的荒岛,然后只有我们俩独居?”苏云景没好气。

    傅寒舟痒的钻进苏云景的颈窝,在里面低低浅浅地笑着。

    如果能去荒岛独居,傅寒舟自然是最高兴的,但苏云景同意这个提议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苏云景只要把目光放在别人身上,不管什么原因傅寒舟都会吃醋。

    不过他也不会事事都拦着苏云景,在他脖子里套那么多枷锁。

    傅寒舟气息平稳后,乖巧窝在苏云景肩上,低声说,“我要跟你一块考康福利。”

    苏云景有点惊讶,因为傅寒舟从来没说过要跟一块考康福利,但这事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这是个黏人的娇娇。

    傅寒舟失去了苏云景两次,要他像小时候那样乖乖在家,等着苏云景上下学几乎不可能。

    “行。”苏云景没拒绝一口答应。

    傅寒舟说出自己最在意的,“在学校不许给我订规矩!”

    苏云景:……

    他知道傅寒舟说的规矩是什么,无非是想黏着他,但又怕苏云景像剧组拍戏时,在片场不许他这样,不许他那样,还假装陌生人。

    苏云景犹豫了下,耐心跟娇娇商量,“学校是学习的地方,还是以学习为重,你能接受我们高中一块读书的模式吗?”

    傅寒舟想了想高中时候的场景。

    在衡林二中读书时,冬天苏云景会让他把手伸进衣摆里取暖,也能接受他靠他身上打瞌睡。

    虽然不能做更多,但勉强在接受范畴内,傅寒舟点头同意了。

    意见达成一致后,苏云景抱住他的娇娇,睡了个午觉。

    从二楼阳台看着吊床上亲密相拥的两个人,珍妮弗眼皮狂跳了数下,心里陡然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难怪她之前总感觉两个人之间怪怪的,难不成这两个人是……一对?

    珍妮弗咬了咬牙,不可能,这年头帅的男人不可能都被帅的男人搞走了,她不信。

    在房子里琢磨了半天,下午珍妮弗还是拿着果盘做垂死之前最后的挣扎。

    苏云景和傅寒舟在院子浅浅地睡了一觉,现在已经回去了,珍妮弗站在门口,敲了敲房门。

    “苏,你在吗?我来还你们的果盘。”珍妮弗用英语在门外说。

    听见她的声音,傅寒舟脸色阴郁了一瞬,他摁住了一旁要起身的苏云景。

    苏云景调侃他,“你不是不让我跟她有交集?那我得跟她说清楚,你喜欢的人是我,让她别打你主意吧?”

    “我去。”口气不大高兴。

    傅寒舟一秒钟都不想苏云景跟这个女人交谈。

    行吧,行吧,你是醋精你有理。

    苏云景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傅寒舟办事一向干脆利索,他打开房门,拿过珍妮弗手里的果盘,不给对方说一句话的机会,就冷冷地开口了。

    “别打扰我们。”

    说完关上房门,全程下来不到三秒就解决了这件事。

    关好门,一转身,傅寒舟就从冷酷无情秒变乖顺小绵羊。

    在苏云景略带责备的目光下,傅寒舟默默用水果盘挡住自己的脸,然后慢慢拉下,露出一双漆黑雪亮的凤眸,企图萌混过关。

    苏云景顿时有点头疼,走过去无奈地说,“你不用这么凶,人家也没死缠烂打。”

    “下次不要这样了,你不喜欢她拒绝就好,别这么没耐心。”苏云景谆谆教诲小酷娇,

    傅寒舟点了一下头,目光干净,看起来温顺无害。

    其实他心里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为什么他要对别人友善,给别人那么多耐心?

    他只要对苏云景好就行了,别人伤不伤心,难不难堪他都不在乎。

    但不管傅寒舟是怎么想的,苏云景说的话他永远都无条件接受。

    苏云景:“而且你要知道一旦出了国门,我们代表的还有自己国家的形象,基本礼貌还是要有的。”

    “我知道了。”傅寒舟很乖的认错,“以后不会了。”

    苏云景觉得他现在又软乎又可爱,吻了吻他的唇角。

    傅寒舟长睫扇动了两下,漆黑的眸像沁了水一样亮。

    苏云景把持不住地亲上了傅寒舟的眼睛。

    他的船船是真好看。

    傅寒舟随手把果盘放一边,将苏云景摁在墙上,扣着他的后脑,神情不复刚才的乖顺,黑眸中欲海翻腾。

    “哎哎哎。”意识到情势不对,苏云景用手肘撑住了不断贴过来的身子。

    傅寒舟支起眼皮,眸里有点湿漉漉地看着他,单纯的像只羔羊。

    苏云景:……你刚才不是这样的眼神。

    “难受。”傅寒舟的鼻尖蹭上了他。

    苏云景努力无视他的美男计,“站好别闹,大白天你想干什么?我们现在要好-好-学-习。”

    都是正经人,你正经点!

    傅寒舟不理正经版的苏云景,他继续软乎乎地撒着娇,想把宠他版的苏云景勾上线。

    苏云景大义凛然,不为所动,“现在这个进展,我们俩什么时候才能考上大学?”

    尤其是他,英语水平提升不上去,连入学资格都没有。

    “哥哥。”傅寒舟眼尾泛着潮红,“我难受。”

    苏云景:……

    大概是他们待在小说世界里,傅寒舟半个亲妈给他设定了功能强大的肾,以至于他精神这么充沛。

    事实证明,苏云景不是一个坚定的人,尤其是在小酷娇面前做不到坚定。

    他现在只希望‘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时期赶紧结束,迎来无比正常的学生生涯。

    康福利州气候宜人,这也是苏云景选择这所学校的原因之一,毕竟傅寒舟很怕冷。

    唐卫虽然也在国外,但跟苏云景不是一个州,他邀请了好几次,让唐卫带他女朋友过来玩。

    对方每次都找借口拒绝他,搞得苏云景特别无奈。

    林列工作很忙,也没时间跟苏云景闲聊,看他口风似乎也没打算主动联系唐卫。

    认识他们俩这么多年,苏云景还没见他们闹过这么长时间的别扭,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江初年带来的一个好消息,冲淡了苏云景因为林列唐卫两人关系裂痕的坏心情----许淮被查了。

    他们国家的电视台都是事业单位,某个电视台的台长涉嫌贿赂被带走调查,许淮也牵连其中。

    原主虽然在娱乐圈,但从来没接触过太高层次,不知道里面的弯弯绕绕。

    江初年只告诉了他一点内幕消息,就足以颠覆苏云景的认知。

    果然离钱最近的地方,是最残酷最肮脏的。

    这件事并没有公开,网上虽然有一些风言风语,但利益相关的人谁都不敢透露太多,敢透露的也只了解一点点内幕。

    见许淮总算不能再祸害闻燕来,苏云景也安心了。

    没过多久,闻燕来‘第三者’事件又曝出了新的瓜,在国内社交平台掀起了一波风浪。

    上次网友顺藤摸瓜,虽然挖出了许弘文,但并没有石锤能证实他们的猜测。

    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叫颜学敏的女人,承认她跟许弘文也有过一段婚外恋,甚至为了许弘文到现在也没有结婚。

    颜学敏也是电影学院的学生,比闻燕来小了五届,那个时候许弘文刚评上副教授。

    颜学敏自爆说,当时她考上电影学校时,闻燕来刚在娱乐圈崭露头角,获得了一个很有分量的新人奖。

    她和闻燕来有几分相像,后来闻燕来大爆了,她正在读大三,被电影学院的人称为小闻燕来。

    也是那年她跟许弘文走到了一起。

    当时颜学敏刚满二十岁,年少天真,听信了许弘文的甜言蜜语,以为他对妻子没有感情,而自己是他精神上的知己。

    后来许弘文为了责任,最后并没有选择跟她在一起。

    颜学敏表示这么多年一直很理解许弘文,甚至觉得他回归家庭,是个很有担当的男人。

    直到闻燕来的事曝光,颜学敏才发现自己这么多年的痴情错付了,许弘文不仅三番两次出轨,还很有可能把她当做闻燕来的替身。

    颜学敏这次选择爆料,是因为想联系到闻燕来,希望对方能给她一个答案。

    颜学敏百科上的介绍的确是单身,而且还出版了两本诗集,挂着文艺女青年的头衔。

    从她写的文章,字里行间也透着一种十几年前的‘文艺气息’,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矫情文学。

    但代入感很强,再加上故事狗血,很快颜学敏的文章就在朋友圈刷屏了,然后喜提热搜。

    标题名字就很有内味-----闻燕来,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残忍的真相?

    随着文章的火爆,不少人为颜学敏打抱不平,同时把#闻燕来给真相#这个话题带火了。

    但很快电影学院的教授就出来打脸,说颜学敏以前根本没有‘小闻燕来’的称号,让她不要吃人血馒头。

    紧接着又陆续有人爆料说,她跟闻燕来像纯属是因为整容。

    因为闻燕来当时在圈内风头无量,所以颜学敏是照着闻燕来整的,为了钱她还参演了一部尺度很大的禁片。

    颜学敏大量黑料被挖出,整容、小三、拍禁片等等。

    【不会吧,不会吧,还真有人信她?标题就足够茶里茶气了,一看就是蹭热度。】

    【我yue了,大妈,您是小三,小三啊,这么理直气壮闹哪样啊?你谁啊,让人家给你一个真相?】

    【阴谋论一下,感觉颜学敏的黑料全部突起冒出来,搞不好是闻燕来弄出来的。】

    【所以到底这事是不是真的?颜学敏惯三,从大学就跟有妇之夫的教授勾搭到一起了?还是教授骗了她跟闻燕来?】

    闻燕来一直没出面,更没有给颜学敏什么残酷的真相。

    因为这场罗生门,网友开始深扒许弘文,看还有没有猛料。

    许姿怕她妈看见网上这些乱七八糟的消息,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艾特了颜学敏,让她把网上不实的消息撤了,否则就要起诉她造谣。

    许淮目前正在被有关部门调查,许姿只能自己解决这事,她对娱乐圈不熟悉,因此联系了她爸过往的朋友。

    苏云景还以为许淮不作妖了,闻燕来的事会慢慢平息,然后被新的热搜取代。

    谁知道蹦跶出一个颜学敏,爆了一堆无人证实的料,其中一个当事人已经病逝十年。

    苏云景在微信问了问江初年事态的进展,想从他这个圈内人这里得到一些内幕消息。

    以江初年在娱乐圈这么多年的经验,颜学敏百分之百是在自炒,但许弘文有没有再次背叛家庭,目前只有颜学敏一家之言。

    但闻燕来确实是找了她一些黑料放了出来,还有许姿那边也在跟颜学敏博弈。

    江初年不知道苏云景的真实身份,他还以为闻燕来是苏云景姑姑,或者是亲妈,所以劝他不用太担心。

    颜学敏没什么门路,很快她的相关报道就会消失,闻燕来不会让颜学敏蹭着她的名气上位。

    苏云景现在特别庆幸傅寒舟从这个圈子退出来了,这尼玛也太乱了。

    果然如江初年所言,事情慢慢平息了下来,颜学敏没了发声的渠道。

    但经过这一遭,闻燕来跟许弘文算是彻底绑一块了,许弘文形象也因此一落千丈。

    不管这件事是真还是假,名誉一旦损毁,想要修复很难。

    苏云景算了算时间,马上闻燕来就要过48岁的生日了,这么一闹估计也没心情过了。

    还记得上次给她过生日时,像现在这样一堆糟心事,生日也没过好。

    唉。

    闻燕来跟傅寒舟生日离得很近,说起来也快到他生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