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83、第 83 章

83、第 83 章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阴历八月十四是沈年蕴的生日, 他让苏云景傅寒舟那天一块回来吃饭。

    沈年蕴是在微信上跟苏云景说的,问他们那天有没有空,能不能回来住一晚, 正好还能过个中秋。

    现在苏云景已经成傅寒舟的代言人了,知道他们关系的人,有事要找傅寒舟都会通过苏云景, 就连沈年蕴也是。

    傅寒舟跟沈年蕴父子关系,并没有普通家庭那么亲近。

    沈年蕴工作很忙,除了钱上面从来不会亏待傅寒舟,很难抽时间陪伴。

    傅寒舟是他的孩子,沈年蕴不是不爱他, 只是年轻的时候忙着拼事业, 现在就算他没那么忙了,有些感情想弥补也晚了。

    更别说傅寒舟本身是个感情淡漠,很难敞开心扉的人。

    苏云景不仅是他们父子的润滑剂,他是所有人的纽带, 能平衡傅寒舟身边的任何一种关系。

    跟小酷娇商量了一下,他们俩准备跟沈年蕴一块过中秋。

    虽然沈年蕴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他养育了傅寒舟,苏云景还是希望他们父子能好好的。

    哪怕不会像其他家庭那样其乐融融, 至少在沈年蕴弥补的时候,傅寒舟能慢慢接受。

    他们俩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心结,就是缺少沟通, 没有更多相处的时间。

    以沈年蕴现在的身价,虽然他什么东西都不缺,苏云景还是让傅寒舟买了套高尔夫球杆送给沈年蕴。

    收到这套高夫球杆时,沈年蕴打开球袋, 从里面抽了一支试了试手感。

    苏云景能看出来沈年蕴很高兴,对他来说礼物是其次,重要的是心意。

    沈年蕴将球杆放了回去,让家里的佣人把这套球杆放他车的后备箱。

    吃了晚饭,苏云景在客厅跟沈年蕴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

    只有他们俩在聊,傅寒舟窝在苏云景旁边全程闭麦,偶尔投喂苏云景一点饭后水果。

    沈年蕴知道傅寒舟退圈了,对他这个决定,沈年蕴还是很支持的。

    世上最不可控,也最难控的就是舆论,早点从这种名利场退出来,对傅寒舟和苏云景是件好事。

    沈年蕴问了问他们以后的打算,既然不再吃艺人这碗饭了,两个人以后想要做点什么。

    苏云景没跟沈年蕴隐瞒,“以前上学的时候没好好读书,现在非常后悔,所以我跟寒舟商量了一下,打算去国外读书。国内虽然好大学不少,但还是国外方便点。”

    原主高中毕业,没考上什么好大学就出来打工了。

    这事早被网友扒了个底朝天,因为这事,苏云景被傅寒舟的粉丝群嘲了好半天。

    傅寒舟出身名校,所以粉丝一致觉得学渣怎么可能跟学霸有共同话题,绝对是苏云景蹭傅寒舟的名气炒作。

    沈年蕴欣赏脚踏实地的人。

    虽然学历不代表什么,但学识很重要,苏云景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能有这种意识已经不错了。

    他又和颜悦色了几分,“你打算学什么,有没有想要去的学校?我在国外也认识一些朋友,可以让他们帮忙写推荐信。”

    沈年蕴认识的人多,要是他能帮忙的话会更加顺利,苏云景说,“我打算去康福利读心理学。”

    一听心理学,沈年蕴蹙了下眉,看了一眼傅寒舟。

    傅寒舟敛着精致的眉目,懒散地玩着苏云景的手指,什么反应也没有。

    沈年蕴不知道苏云景读心理学,是不是知道了傅寒舟的精神情况,才有了这个打算。

    他一时摸不准苏云景的想法,并没有深聊这个敏感的话题。

    “我正好认识一个朋友是康福利的教授,可以让他帮你写一封入学推荐信。”

    沈年蕴抿了一口茶,又问苏云景,“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像这种大学托福要拿100分,雅思至少也要6.5分,苏云景现在的英语水平还到达不了。

    依照他现在的学习进度,怎么也得一年左右,这还是在他底子不错的情况下。

    原主就是个学渣人设,苏云景支吾了一下,把学习期报长了,“一到两年吧,我英语不过关。”

    沈年蕴安慰他,“不着急,慢慢学。”

    苏云景跟沈年蕴一直聊到九点多,他们才各自上楼回房了。

    傅寒舟已经很久没回来住了,沈年蕴提前一天就让人好好打扫了一遍他的房间。

    沈年蕴似乎是真的接受傅寒舟喜欢男人这件事,居然没让人给苏云景另收拾出一间客房。

    对于沈年蕴默认他们俩晚上睡一块,苏云景内心多少有点囧,毕竟他是长辈,和唐卫林列还不一样。

    好久没来沈家了,回小酷娇卧室时,看见对面那间房,苏云景忍不住拧开了房门。

    以前住沈家的时候,他就住这间。

    苏云景走进去,打开了灯。

    看到家具上的防尘罩,傅寒舟想起当初苏云景被他赶走,搬出去的那天,家里佣人打扫完卫生,就盖上了这样的防尘罩。

    虽然过去了十年,但那天的场景还清晰地刻在傅寒舟脑子里,苏云景差点就被他彻底赶走了。

    傅寒舟眼皮抖了下,吻上了苏云景。

    苏云景被小酷娇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这可是在沈家,这要是其他人看见了……

    他连忙关上了房门。

    这下傅寒舟更肆无忌惮,他将苏云景摁到门上,不断深入地吻着他。

    小酷娇的意图太明显,苏云景左躲右闪,“别闹。”

    这里虽说也是傅寒舟家,但不是他们俩的窝,这要是弄脏了床单,还得佣人来换。

    想起那个场景,苏云景就头皮发麻。

    苏云景不让他亲,傅寒舟也就不亲了,默默地往苏云景手里塞了一个小小的东西。

    等苏云景看清那是什么东西,顿时在心里飙了句脏话,还他妈是有备而来的。

    苏云景把东西又塞回了傅寒舟兜里,磨着牙问,“能不能老老实实睡一个晚上?”

    难怪他让小酷娇来这里吃饭,他没什么意见,但一听说要还在这里住一晚,就有点闹脾气了。

    苏云景好说歹说,他才不高兴地答应了。

    傅寒舟不说话,双手抱着苏云景的腰,脑袋拱着苏云景的颈窝撒娇。

    苏云景铁石心肠地想,撒娇也不管用。

    推开这只黏人的大猫,苏云景回了卧室,准备洗漱睡觉。

    傅寒舟跟在苏云景身后,不死心地继续磨着苏云景。

    他垂着长睫,可怜巴巴,我见犹怜的模样。

    苏云景有那么一丢丢的心软,但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不对的,甚至决定以毒攻毒。

    对付撒娇精的办法,就是跟他反向撒娇。

    事实证明,这不仅没用,反而会被摁到床上,把小酷娇携带的套套全部用光。

    就,他妈离谱。

    苏云景被傅寒舟折腾个够呛,刚躺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他觉得不对劲,下意识摸了一把旁边。

    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摸到,苏云景立刻清醒了。

    晚上傅寒舟总紧紧喜欢贴着他睡,虽然姿势不太舒服,但对方不在他身边了,苏云景又会睡的不踏实。

    见傅寒舟没在房间,苏云景心里咯噔了一下,刚要下床去找人,房门就被推开了。

    傅寒舟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像是从外面回来的,身上带着初秋夜里的寒气。

    他一向怕冷,唇上覆了一层霜色。

    傅寒舟神色正常,没有犯病的迹象,苏云景松了口气。

    “冷不冷?”苏云景撩开被子,把傅寒舟拉了进来,“你出去干什么了?”

    傅寒舟被温暖地裹住,被子上有苏云景身上的味道,他的眉眼一点点弯了下来,“去倒垃圾了。”

    苏云景默了默,因为他知道垃圾袋有什么东西。

    沉默了好一会儿,苏云景才说,“睡觉吧。”

    傅寒舟关了灯,躺到了苏云景身边,他身上凉意还没暖过来,没着急贴过去。

    倒是苏云景凑了过来,搓着傅寒舟的手给他暖手。

    傅寒舟用鼻尖蹭了蹭苏云景。

    见苏云景没拒绝,傅寒舟由蹭改吻了。

    苏云景抱住了不安分的小娇娇,嗓音在夜里极其温和,“闭上眼睛,睡觉。”

    听见这话,傅寒舟终于不再折腾,乖乖闭上了眼睛。

    等傅寒舟睡着了,苏云景才亲了亲他的眉梢。

    傅寒舟长时间看不见苏云景会焦虑,今天苏云景才发现,小酷娇要是不在他身边,他也会焦虑不安。

    因为怕他会出事。

    害怕他会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伤害自己。

    傅寒舟离不开他,其实他也离不开傅寒舟。

    苏云景有点睡不着,抱着傅寒舟好一会儿,才终于犯困了。

    沈年蕴认识的一个朋友非常爱吃螃蟹,专门买了一块稻田养了点螃蟹跟鱼。

    现在这个季节正是吃蟹的时候,那个朋友送了沈年蕴不少,他分出一部分给苏云景他们送去了。

    螃蟹养的特别肥美,苏云景和傅寒舟在家里闲着没事,料理了那盒螃蟹,用蟹黄跟蟹肉熬了点蟹油,昨天带了过来做蟹汤包吃。

    蟹汤包做起来有点麻烦,一大早他们俩就在厨房忙活。

    因为对沈家的厨房不熟,王嫂在一旁帮忙。

    王嫂在沈家工作了十几年,苏云景以前跟着闻燕来住这里的时候,家里就是王嫂在做饭。

    也可以说,她是看着傅寒舟长大的,难得见他这么接地气的一面,愣了好几次神儿。

    别说她了,沈年蕴都没想到自己的儿子有一天会和面粉打交道。

    沈年蕴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有模有样擀着面皮的傅寒舟。

    苏云景跟王嫂包蟹黄包,傅寒舟一个人擀皮。

    他单手拿着擀面杖,一只手擀,另一只手移动面块,不多时一个圆皮就擀出来了

    苏云景真心实意地夸赞,“你现在擀皮的技术越来越好了。”

    王嫂也很捧场夸傅寒舟,“擀的是好,中间厚边缘薄,这样包起来不容易破皮。”

    听见苏云景夸他,傅寒舟稍稍抬头,碎金的光在他眼底熠熠,眼尾染着笑意。

    他看苏云景的目光缱绻而温柔,有什么东西多的几乎要溢出来。

    看到这幕,沈年蕴怔了怔。

    傅寒舟蒸的蟹黄□□薄馅大,咬开那层面皮,淡黄的汤汁就流出来了,吸一口,又烫又鲜。

    除了蟹油,皮馅里还加了鸡汤猪肉皮熬的皮冻,所以汤汁才特别浓香。

    王嫂又配了几个清口开胃的小菜,苏云景午饭吃的很饱。

    吃了饭,一直歇到下午三点,苏云景和傅寒舟才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沈年蕴送了苏云景一支看起来就很贵的钢笔做见面礼。

    “你第一次上门,我也不知道送你什么礼物,本来想你送你一块手表,但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款式,想来想去还是送你一支笔吧,希望你早日完成学业。”

    昨晚沈年蕴才知道他要去读书,今天就送他一支笔,不得不说有心了。

    但对方那句‘第一次上门’,让苏云景多少有点微妙。

    这算是,沈年蕴这个官方给他盖了‘儿婿’的戳儿,明确表达他支持他们俩自由恋爱

    苏云景心情复杂地接过那支笔,“谢谢沈叔。”

    这支笔是沈年蕴上午刚叫人买的,其实他原本是不看好苏云景和他儿子在一起的。

    沈年蕴不是接受不了傅寒舟喜欢男人,他十年前就知道傅寒舟的取向,缓冲了这么多年,就算最开始不能接受,现在也能了。

    他担心的是傅寒舟放不下去闻辞,把苏云景当成一种精神寄托。

    这种感情是不牢固的,等有一天傅寒舟清醒了,他就会跟苏云景分开。

    今天早上厨房那幕,改变了沈年蕴的看法,他眼里流露对苏云景的喜欢藏也藏不住。

    只要傅寒舟能安定下来,只要他高兴,感情上的事沈年蕴不想过多插手。

    回去后,见苏云景拿着沈年蕴送他那支钢笔,笑着看了又看,傅寒舟抿了下唇,“你很喜欢这支笔?”

    苏云景把钢笔又放回了盒子里,“不是喜欢笔,是高兴你爸爸能同意我们在一起。”

    能得到对方的祝福,苏云景还是非常开心的。

    起码沈年蕴尊重了傅寒舟的取向,尊重了他的选择,没有因为性别就否定了苏云景。

    傅寒舟凝视着苏云景,“你是我的唯一。”

    就算沈年蕴不同意,傅寒舟也会和苏云景在一起,他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苏云景纠正小酷娇,“我是你择偶的唯一。”

    不是全部的唯一。

    苏云景也不想做小酷娇的唯一,他想他的世界缤纷多彩,不单单只是苏云景一个颜色。

    傅寒舟敛下了眸,眉眼平和干净,他轻轻“嗯”了一声。

    苏云景想他怎么样,那他就怎么样。

    自从跟沈年蕴一起过了中秋,对方明显拿他当家人,隔三差五就会让人给他们送一些东西。

    偶尔沈年蕴还会在微信跟苏云景闲聊,聊天内容倒不一定是傅寒舟,范围很广,方方面面的。

    戒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手机,苏云景现在养成时常看微信的习惯,偶尔还会刷刷朋友圈。

    刷到唐卫的朋友圈时,苏云景见最新的视频还是在国外拍的,纳闷地给他发了条微信,问他怎么还没回国。

    半个多月前,唐卫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生病的状态,苏云景看见后,给他打了个电话。

    唐卫是个神经很大条的人,用林列的话来说,就是个单细胞的草履虫。

    生病的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等病都快好了,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生了一场病的那种单细胞。

    林列特别能损唐卫,但某些事他形容很准确,唐卫体格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能让他呻-吟一下病,绝对不是什么小病小灾。

    苏云景这通打电话打过去,竟然是国际漫游,细问之下他才知道,唐卫出国了。

    苏云景还以为唐卫只是出国去玩了,没想到半个多月都过去了,他还没回来。

    微信发过去后,苏云景才后知后觉地想到有时差,唐卫那边应该都凌晨一点了。

    唐卫很快回了一条,“还没回去,在国外办点事。”

    苏云景:“这个点了,你还没睡?”

    唐卫似乎嫌打字麻烦,直接发来一段语音,“睡不着,失眠了。”

    听着他幽怨的声音,苏云景眼皮抽了抽,因为他不敢相信唐.草履虫.卫竟然还有失眠的时候。

    苏云景:“病还没好呢?”

    “不是。”唐卫口气很烦躁,“单纯失眠。”

    不等苏云景把关心的话打过去,唐卫就丢过来一个重大消息,“对了,我有对象了。”

    苏云景:……

    不知道为什么,唐卫一说有对象,苏云景脑子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林列。

    他这个想法很不对劲。

    苏云景咳了下,“恭喜脱单。”

    见苏云景只顾着聊天,感觉受到冷落的傅寒舟从身后贴了过来。

    “你在跟谁聊天?”声音极其不满。

    苏云景赶紧把这个劲爆的消息分享给傅寒舟,“唐卫,他说他有对象了。”

    傅寒舟并不关心,冷漠地‘哦’了一声。

    那边的唐卫持续跟苏云景汇报恋爱进展,“我要跟她结婚了,过几天回国让你们看看。”

    苏云景惊了,谈恋爱很正常,结婚这个有点……

    怎么说呢,很突然。

    苏云景好奇,“你们认识多久了?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这个女朋友?”

    唐卫先是发一个十天,后来又说认识一个月前认识的,是一见钟情。

    他一句一句打过来,每句都能颠覆苏云景。

    直到唐卫最后打了一句,她怀了我的孩子,苏云景不得不问了一句,“你跟她结婚到底是喜欢她,还是因为有了孩子?”

    “我们一见钟情。”唐卫强调。

    那苏云景没问题了,毕竟唐卫是成年人了,既然他已经想好了,作为朋友苏云景只能祝福。

    感情这种事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外人不好掺和。

    依照唐卫的性格,结婚生子一步到位不出奇。

    苏云景:“所以你失眠是因为要结婚太兴奋了?”

    唐卫:“是啊,特别兴奋。兴奋他妈给兴奋开门,兴奋到家了。”

    苏云景:……

    这是什么俏皮话?

    不等苏云景再问问细节,身后的小酷娇彻底不耐烦了。

    “要上课了,好好听课,不要交头接耳。”傅寒舟咬着苏云景的耳朵。

    苏云景幽幽看了一眼天天跟他‘交头接耳’的娇娇。

    傅寒舟理直气壮,“我是老师,有特权跟你交头接耳,别人不许。”

    行吧,行吧。

    唐卫那边已经凌晨一点多了,苏云景让他早点睡,别想太多了。

    放下手机,苏云景跟傅老师练口语,错了要惩罚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