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72、第 72 章

72、第 72 章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 !

    苏云景从外面一回来, 就兴奋地问傅寒舟,“船船,你知道我刚才看见谁了吗?”

    即便傅寒舟看不见苏云景的表情, 也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他乡遇故知’的亢奋。

    隐在丝带下的凤眼眯了眯,眼尾线条自然延伸, 有了几分锋锐。

    有人能让他这么高兴。

    居然有人能让他这么高兴!

    傅寒舟压下快要溢出喉咙的戾气,平静地问他,“谁?”

    苏云景含笑吐出几个字,“你的小媳妇儿。”

    这个出乎意料的答案,让傅寒舟眉头微拧。

    “你不记得了?”苏云景揶揄他, “你不是差点有个小媳妇儿?只不过她还没出生, 你就被你爸接回去了。”

    苏云景第一次穿进这个世界时,融入了一个普通却温馨的家庭。

    那次的妈妈叫宋文倩,在苏云景生病去世前,她已经怀有几个月的身孕。

    当时宋文倩还开玩笑说, 如果肚里是个小女孩,就把她嫁给傅寒舟。

    苏云景病逝后,宋文倩真的生下一个女孩,名字叫陆佳宝。

    非常巧合, 陆佳宝就是慕歌的新助理。

    小说里有陆佳宝的戏份,她起初高举慕歌跟傅寒舟的cp大旗。

    后来慢慢被李随安策反,最终支持官方cp。

    苏云景总算知道, 为什么书穿系统保不住他第一次的身份,让他按照原主的死亡期限,强行结束那次的任务。

    按理说,陆家明是一个不起眼, 甚至没戏份的炮灰,系统应该能帮他更改命运。

    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好像就是书穿系统自己创造的。

    小说里的确没有陆家明的剧情,但陆佳宝跟女主提及过过世的哥哥。

    她上初中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名字特别土气,非常嫌弃。

    陆佳宝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身形肉肉的,看起来和善好nua,同学按外貌名字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包子女孩。

    陆佳宝气的一度想让爸妈给她换个名字,也因为这件事,宋文倩夫妇才告诉了她名字的由来。

    她有一个从未蒙面的哥哥,早产两个月生了下来,出生就一直待在医院保温箱。

    天生不足,再加上器官发育不完善,导致他从小体弱多病,八岁那年就去世了

    佳宝就是家里宝贝的意思,他们已经失去一个宝贝,不想再失去第二个。

    宋文倩夫妇要求不高,只希望陆佳宝以后能健健康康。

    苏云景之前就觉得陆佳宝有点眼熟,但又说不出来像谁。

    直到刚才他无意中捡到陆佳宝的身份证,看见她出生的年月份,以及户口所在城市,才惊觉,这是他妹妹。

    在这里碰见陆佳宝,乍一看是意外之喜,仔细一想又在情理之中。

    只能说作者笔下的世界是个圈,人物跟人物之间有一种微妙的联系。

    陆佳宝跟小酷娇居然曾经待过一个城市,苏云景合理怀疑作者是懒得想城市名,所以把他们俩安排到一块了。

    如果陆佳宝早出生几年和小酷娇认识,这又是另一个言情故事了。

    苏云景越想越觉得奇妙,继续逗傅寒舟,“你对你的‘小媳妇儿’还有印象吗?”

    当然有,而且印象极其深,她差点就抢走苏云景对他的关注。

    傅寒舟当年甚至嫉妒过她。

    嫉妒她一出生就能正大光明生活在陆家,跟苏云景住一块,心安理得享受苏云景对她的宠爱。

    见小酷娇一直没说话,苏云景察觉出一丝不对劲,“嗯?”

    苏云景戳了戳傅寒舟的痒痒肉,“船船?”

    傅寒舟竟然别过了脑袋。

    苏云景愣了下,探头看见他抿着唇,有负气的意味。

    看见他这样,苏云景活像吞了一只青蛙,眼睛瞪得像铜铃。

    “你吃醋了?”苏云景满脸不可思议。

    虽然知道小酷娇是个醋精,但苏云景没想到他竟然连这个都能吃醋。

    这年头,伦理醋都能吃了吗?

    傅寒舟还是不说话。

    苏云景又好气又好笑,“不是吧,不是吧,你真吃她的醋?”

    “就算要吃醋,也该我吃醋,她差点就成你的小媳妇,要不是你爸接得早,你现在都入赘我们家,成我妹夫了。”

    苏云景装模作样地叹息,“而我喜欢你,却求而不得。”

    傅寒舟唇角微微松了一点。

    苏云景把下巴枕他肩上,“最后只能化身为深情男二,一辈子默默守护在你身边,做一个娘家大哥。”

    “你说苦逼不苦逼?但谁让我喜欢你呢,就想守着你一个人。”

    傅寒舟细长的眼尾,像桃花花蕊,酿出一丝丝甜意,“就算入赘,也会嫁给你。”

    苏云景捏了一下小酷娇耳上那块软肉,在他耳边轻声说,“那我就非你不娶。”

    温热的气息灌进傅寒舟耳洞,像酥酥麻麻的电流。

    傅寒舟心中那些叫嚣狂暴的阴鸷,一一安抚下,他回过头,捧住苏云景的脸吻他。

    傅寒舟的吻像潺潺溪水,细润无声,所经之地,皆被绕指禅化做成一片柔软。

    感受到苏云景的回应后,水流汹涌了起来,仿佛千波万浪,湍急直泻的瀑布。

    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爱意,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表达给苏云景。

    他是真的好喜欢这个人。

    这个吻变了味道,隐约要朝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苏云景头皮发麻,及时叫停了。

    “我难受。”傅寒舟趴在苏云景身上,嗓音像刚出锅的糯米,黏糯软棉。

    苏云景心神不定,眼睛左右乱晃,气息也不稳,“别闹,这里是剧组。”

    傅寒舟蹭了蹭苏云景,“我难受。”

    苏云景耳根麻了麻,使出杀手锏,“就算没人看见,也会留下一些痕迹,你想司机看出来?”

    傅寒舟不想,但还是抱着苏云景撒娇,“我难受。”

    苏云景耐心地安抚他,“忍一忍就好了。”

    “难受。”

    “要不,我去给你倒杯凉茶?”败败火气。

    “难受。”

    “那……我开低点空调?”降降温。

    不管傅寒舟复读机似的说多少句难受,苏云景都没有任何不耐烦,一直试图哄他高兴。

    突然,傅寒舟低低地笑了起来。

    苏云景听出小酷娇声音里的愉悦,忍不住戳了戳他的痒痒肉,“哎哎哎,你到底难不难受?”

    #我难受,我装的#系列?

    傅寒舟把自己埋在苏云景肩窝,唇间溢出更多的轻笑声。

    苏云景无奈,别人怎么搞基的,他不知道。

    但跟他一块搞基的这位,是个爱吃醋,爱撒娇,还黏人的小白莲花。

    这朵小白莲有时候特别特别难搞,苏云景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苏云景还陆佳宝身份证时,对方委婉表达自己是傅寒舟的迷妹,想要偶像的亲笔签名。

    知道小酷娇不喜欢跟人打交道,苏云景本来想等他签了名,自己给陆佳宝拿过去。

    没想到傅寒舟拿着签名笔,竟然主动去找陆佳宝,在对方的要求下,他把名字签到了陆佳宝的手机壳上。

    陆佳宝是傅寒舟的颜粉,自己的蒸煮是娱乐圈有名的高岭之花,不跟粉丝合照,不爱签名,甚至不参加商业活动。

    除了拍戏能听见他的消息,其余时间,傅寒舟活像个失踪人口。

    这让陆佳宝这种想舔颜的粉儿,只能哭唧唧一遍又一遍去刷某站的影视剪辑。

    万万没想到,真人比电视还要好看,而且一点都不高冷,还特别绅士!!!

    原本陆佳宝想让傅寒舟把名签她t恤上,却被对方婉拒了。

    t恤是贴身穿的,傅寒舟不签这种物品。

    偶像近在咫尺,还在自己的手机上留下了名字,陆佳宝内心化身尖叫鸡。

    她满脑子都是,好长的睫毛,好漂亮的凤眼,好挺的鼻梁。

    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救命,我死了死了,蒸煮颜值太可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傅寒舟签好之后,把手机还给了陆佳宝。

    陆佳宝双手接过,仿佛在接一道圣旨,说话都磕磕绊绊的,“谢谢,哥哥。”

    粉圈女孩称呼自己的蒸煮,大多都是哥哥老公什么的,当着傅寒舟的面,陆佳宝不敢这么口嗨。

    差一点就真成她哥哥的傅寒舟,扣上了签名笔帽,说了声不客气。

    陆佳宝内心继续尖叫鸡,这是她追星以来最高光的时刻,她就是锦鲤本鲤。

    苏云景刚想说什么,傅寒舟淡淡地说,“要开工了。”

    行吧。

    苏云景没闲聊的心思,跟小酷娇离开了。

    看着他们俩的背影,陆佳宝双眼放光,狂咽口水。

    傅寒舟走了,慕歌才敢上前,因为前段时间他们俩的‘绯闻’,最近慕歌有意无意跟傅寒舟避嫌。

    陆佳宝生动形象的诠释了,什么叫望眼欲穿。

    慕歌在陆佳宝眼前晃了晃手,“再看眼珠子都要出来了。”

    陆佳宝抱着自己珍爱如生命的手机壳,吸溜着口水,鼻尖耸动,在乱闻了空气一通。

    “你有没有闻到?”陆佳宝神经兮兮地问。

    “闻到什么?”慕歌纳闷。

    陆佳宝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吃到中华小当家美食的客人一样满脸幸福,“这是基情满满的味道啊。”

    慕歌:“……”

    陆佳宝很兴奋,“你没有觉得他们俩很般配吗?”

    虽然陆佳宝没说名字,但慕歌知道她是在说苏云景和傅寒舟。

    想起过去种种端倪,慕歌像是被什么蛰了下,意识立刻拉回到现实。

    “这种话你跟我说说就好,千万别和其他人开这种玩笑。”慕歌叮嘱陆佳宝。

    其实她心里是有点赞同陆佳宝的,但越是这样,越是不能到处乱说。

    万一要是真的,这种传闻传开了,不知道会给苏云景傅寒舟他们带来什么麻烦。

    陆佳宝挺了挺胸脯,“你放心,我很有腐女的操守,只圈地自萌,绝不扩大影响。”

    而且她也不敢扩大影响,众所周知,傅寒舟的粉丝江湖人称蝗虫。

    蝗虫过境,寸草不生。

    要是被毒唯粉知道傅寒舟又被拉郎组男男cp,她们的唾沫能把苏云景活活淹死。

    陆佳宝还是挺喜欢这个长相帅,性格好的小哥哥,并不想他卷入粉圈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听到这话,慕歌放心了。

    傅寒舟在化妆师补妆,苏云景坐他旁边跟江初年聊工作。

    小酷娇的情况暂时稳定后,江初年请了两天假回老家。

    虽然在休息,但江初年24小时开机待命,偶尔会处理一些工作,或者是教苏云景一些东西。

    现在江初年正陆陆续续教苏云景如何做好一个经纪人,俨然要放大权的样子。

    傅寒舟突然问,“你在跟谁聊天?”

    “跟小江聊工作。”苏云景抬头看他,“怎么了?”

    小酷娇是个醋精,对于苏云景亲昵的称呼别人一直很抵触,最近苏云景在他面前提江初年,都是叫小江。

    朴实无华的同事称呼,总算没引起傅寒舟什么反应。

    傅寒舟“嗯”了一声。

    那声‘嗯’不轻不重,含含糊糊,是苏云景熟悉的‘傅氏嗯法’上线了。

    苏云景一脑袋黑人问号。

    但碍于化妆师在,苏云景并没有深问,低头琢磨了一会儿。

    等化妆师给傅寒舟上完妆离开后,苏云景看着化妆镜里的人。

    他穿着古代的宽袖广袍,腰间束着一条黑色镶着金玉的革带,身形修长挺拔。

    长眉似墨,原本就细长的凤眸,被眼线笔勾勒地自然延伸,尾端染着太子惯常的孤高桀骜。

    虽然妆容让小酷娇显得乖戾,但这张脸还是极其好看的。

    苏云景在美色中迷失了一瞬,然后用一种‘忆江南’的口吻问他,“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

    傅寒舟:“嗯。”

    苏云景:“虽然我跟宋妈妈没什么血缘关系,但她对我们俩都很好,我只是想跟陆佳宝打听一下,他们夫妇过的好不好。”

    刚才小酷娇肯定以为他和陆佳宝在聊天,所以才会那么问。

    苏云景觉得小酷娇好像对感情有许多误解,试图跟他解释。

    “其实,一个人是可以同时拥有亲情,爱情跟友情的。”

    “为什么不能只拥有一样?”傅寒舟的眼睫垂了下来,有阴影在幽邃的眸中扩散。

    苏云景:“因为只要处理好三者的关系,它们是互不影响的,这样我们在有家人的情况下,还能拥有爱人跟朋友。”

    傅寒舟垂着眸,不说话。

    苏云景大概能小酷娇现在在想什么,他偏执的觉得这个世界他们才是唯一。

    “怎么说呢。”苏云景纠结一下措辞。

    他走到傅寒舟面前,视线和小酷娇持平,神情肃然,语气认真。

    “寒舟,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重要的,我不会因为任何人离开你。”

    小酷娇想从他这里得到多少关注,就可以得到多少关注,苏云景愿意宠着他,哄着他。

    但在感情之外,傅寒舟空白的那些,苏云景也希望有人能满满当当的填补。

    “我喜欢你,特别喜欢你。”知道小酷娇缺乏安全感,苏云景愿意不厌其烦地每天都告诉他这些。

    他想傅寒舟从他的世界走出来,想他拥有更多的爱,想他开心。

    想他的病好。

    傅寒舟把额头贴了过去,轻轻地‘嗯’了一声。

    他骨子里是个凉薄冷漠的人,只想得到苏云景的爱,也只在乎苏云景的爱。

    但只要有苏云景在,那傅寒舟愿意假装融入这个世界,在他面前像正常人一样活着。

    苏云景笑了,低头吻着他又乖又软乎的船船。

    这个软乎船船却说,“你想知道宋家的情况,我可以帮你查,不要问她,不要跟她走那么近。”

    苏云景发出直男困惑,“为什么?”

    “因为她乱叫别人哥哥。”傅寒舟的声音有几分咬牙切齿,“你是我一个人的。”

    苏云景:……

    对不起,是他不懂了,原来吃醋的理由可以这么简单。

    苏云景觉得这个逻辑似乎有点问题,他捋了一下,终于捋清了。

    “但问题是,她刚才叫你哥哥。”难道不是应该他吃醋吗?

    苏云景不吃醋是看出陆佳宝对小酷娇,只是很单纯粉丝对偶像的喜欢。

    “你们混熟了,她以后也会叫你。”傅寒舟态度很坚决。

    当年她差点抢走苏云景的关爱,现在又要来跟他抢称呼。

    哪怕知道苏云景最喜欢他,傅寒舟也记仇的不想他跟陆佳宝有瓜葛。

    小酷娇用苏云景一种不懂的吃醋方式,非常认真地吃着陆佳宝的醋。

    以至于苏云景开始怀疑,当年小酷娇说喜欢宋文倩肚子里的宝宝,是不是在骗他了。

    苏云景不懂这个吃醋没关系,因为傅寒舟很快就让他懂了。

    傅寒舟已经节食减肥两天了。

    但还是用实际行动,明明白白告诉苏云景,哥哥这两个字到底是用在什么时候,什么时刻的。

    傅寒舟厮磨着苏云景的耳尖,一声声地叫着哥哥。

    嗓音像裹了蜜糖的糯米,外甜里软。

    身体却与之相反,凶悍至极。

    苏云景的眼睛浸了水似的,睫毛都沾着湿意,他听下去了,声音沙哑,“别……叫了。”

    见苏云景偏过头,傅寒舟追了过去,继续在他耳边喊他。

    那晚过后,苏云景听见哥哥这两个字,眼皮直跳,小腿发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