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灵保护协会 > 第一百零三章 对峙(第二更)

第一百零三章 对峙(第二更)

作者:姐姐的新娘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许奈没有骗寻依师妹,她是真的带了一堆重礼来拜血神宗山门的。

    血神宗是六天宫计划中的重要一环,虽然听起来很丧心病狂,可六天宫的计划中他们是有必要一个生灵的性命最大化的炼制成可用的灵气。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可能一个普通的邪修杀一人能得到一灵气。

    这在六天宫看来是很没效率和浪费的方法,因为九幽的邪修无数,专攻的领域也不同。

    例如血神宗就精于炼人血化灵气之法,一个成年人的所有血液,在人体中流动的状态下,血神宗能从其中炼出十到三十缕灵气不等。

    甚至于境界足够高,有天时地利人和等因素加成的话还能有更多。

    所以六天宫才会这么渴望血神宗的加入,而这么多年六天宫招揽的宗门也是出于相同的目的。

    光是白许奈自己所知,现在已经有一个名为骨指教的宗门加入了六天宫,这一宗门擅长的是练骨,光是炼制新鲜的人骨或者其他生灵的骨骼就能炼出二十多缕灵气左右。

    现在她必须要将血神宗给招揽过来,不需要整个宗门,只需要一些内门弟子就行。

    因为现在环境的原因,天下修士没有谁能再散去功法重修的机会,也没有什么有灵根的外门弟子可以传授功法。

    天底下所有的灵泉与龙脉中的修士们身上所修习的各种修真之法,很可能就是这些功法最后的继任者了。

    没了…就是真正的没了,那怕他们之中诞生了孩子,孩子想要修炼到父母辈的境界又是百年的时间。

    所以现在所有活着的修士都是非常珍贵的存在,少了一个…那就是真的再也没有了。

    白许奈是抱着这种心态来血神宗,她这次主动请缨是为了向父亲证明自己的能力,另一方面也是想联合起灵泉中的宗门共进退。

    只是白许奈抱着这种想法,带着一大堆重礼在血神山的山脚下,用着行大礼的姿态等候血神宗的探子回来时…

    一股浓郁到让她窒息的杀意环绕上了她!

    这种危机感让她瞬间放弃了自己之前拜山门行礼的动作,她戴着漆黑护臂的手臂被她当做盾牌举起。

    数根从极为刁钻的角度袭上她的血丝狠狠的撞击在她的护臂上。

    这些血丝像是一只巨蟒一样环绕于她的手臂想要咬向她的咽喉。

    白许奈的修为并不算差,至少她现在的修为能和寻依师妹打个平分秋色,这一来自血神宗的试探性攻击根本伤不到她。

    于是白许奈一卷自己的护臂,利爪般的漆黑护指抓住了那些血丝,就像是在拉住古筝的断线一样,利爪一样的护指指尖撕扯住了血丝,铮的一声将其瞬间绷直。

    “血神宗的宗主大人这是何意?”

    白许奈撕扯着绷直了的血丝,顺着血丝看见了从山后走出的一行人,其中就有羌红纱的血肉傀儡。

    “你拿入魔香来害我宗门弟子?还问我是何意?好大的胆子!宗灵七非天宫的小孽畜!”

    羌红纱是真的处在愤怒至极的状态,她的下一招就是直接用上了杀招。

    白许奈脚下突然出现了密集到让人头皮麻烦的血丝,这些血丝在地面上留下了数百道深深的沟壑,随后卷向了站在正中央的白许奈。

    “入魔香?羌宗主是否误会了什么…在下身上虽带了入魔香,可从未在此地用过!”白许奈听见羌红纱的话怔了一小会,可已经没用了…

    羌红纱的杀招已经出手。

    无处可躲!

    白许奈看着周围席卷向她的血丝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想动用体内的死灵气硬撑过这一杀阵时…

    “羌宗主手下留情,做出此事的并非是我们的少宫主。”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白许奈耳畔响起,一位佝偻着腰身的老道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白许奈身后,他轻敲击了一下手中的拐杖。

    周围密集的血丝再一次像古筝的线一样崩裂了开来,只是还是有一根最致命的血丝将老者的手臂给斩断。

    “鹤尘道人,你怎么在这里?”

    白许奈回头看见那位老者的瞬间惊讶的问出了声。

    鹤尘子是宗灵七非天宫的一位长老,白许奈在踏上前往血神宗的路途前根本没听说过他会跟过来。

    “少宫主,是你父亲让老朽过来看着你的。”

    “我父亲?我都说过很多次了!拉拢血神宗这事交给我就足够了!”白许奈并不喜欢这种被自己父亲不信任的感觉!

    “唉…”

    鹤尘道人轻叹一声没说话,他被羌红纱给割断的手再次生长了出来,目光则是转向了羌红纱的血肉傀儡。

    刚才如果不是他出手的话,宗灵七非天宫可能就要后继无人了。

    “羌宗主,是老朽在你宗门里散布的这入魔香,你有什么怒有什么火,尽可发泄在我身上。”

    “好胆色!”

    羌红纱血肉傀儡体内积攒的死灵气瞬间爆发了出来。

    在白许奈脚下爆发出了鲜血构成的洪流,可鹤尘道人直接用手中的木杖猛然一敲,血液洪流在刹那间被蒸发,鹤尘道人身后也浮现出了一个鬼物的虚影。

    “羌宗主这么多年的时间修为退步了不少啊,明明靠噬人活血就能维持自己的修为…”

    鹤尘道人瞬间露出了自己狰狞的一面,身后鬼物的虚影发出了一声咆哮。

    这咆哮刹那间将羌红纱的血肉傀儡给撕成了碎片。

    “师傅!”

    一旁的羌仁看见自己的‘师傅’被杀,体内的心魔瞬间压抑不住想要取那黑袍老道的性命。

    鹤尘道人再次一敲击自己的木杖,身后一只太古凶灵级别的鬼物伸出了自己的手臂想要抓住羌仁。

    但一根血丝再次从阴暗处挥出,直接斩断了鬼物半透明的手,又是一根血丝将不怕死的羌仁给拉回到了血神宗的山门内。

    鹤尘道人想进一步出手时,鬼物却撞击在了一个猩红色的屏障上。

    血神宗的护山大阵!

    “多少年了,你小子还是那么冲动。”

    一个略显年幼的声音在血神山深处响起,在羌仁诧异的注视下…羌红纱以自己的真身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师…师傅?”羌仁有些不敢置信的问了声。

    “是我,你以后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魔也会变这样子。”

    羌红纱根本不喜欢自己这种小孩子的模样,可她现在必须露面了,否则羌仁根本不是这老道的对手。

    “想不到炼血神法真有返老还童之效,只是…不知羌宗主你还剩七年的寿元,用在这护山大阵上是否值得?”

    鹤尘道人一眼就看出了羌红纱剩下的寿元,还有这护山大阵消耗的不是羌红纱的灵气,而是羌红纱的寿元!

    “我很想出面杀了你,可这么做不是长久之法。”羌红纱现在真的想把眼前的这些人给生吞活剥。

    可她确实有信心赢下鹤尘道人,但结果是两败俱伤,宗门内弟子也死伤无数,这样以来的话…胜利就没什么意义了!

    “羌宗主,你还剩七年寿元,我也只剩两年寿元,我们修道成仙为的就是这个吗?在这荒芜之地死去…你们的炼血神法到现世去本能让你们的寿元恢复百年!长生…难道不好么?”

    鹤尘道人破不了血神宗的护山大阵,他也知道自己来不是为了灭门血神宗的。

    “取人性命我不介意,可滥杀弱小只会让我恶心。”这是羌红纱的准则,也是血神宗上下弟子必须遵守的准则。

    因为炼血神法太容易入魔了,修这功法去滥杀平民的话会彻底沉浸其中,再回过神来就无可救药,在上古时期她有数位弟子都是这样走火入魔后…被她亲手清理门户的。

    “羌宗主只需将那些当成是灵气结晶即可,为何要当是活着的生灵?”鹤尘道人问。

    “为什么?”羌红纱在这时候竟然还有心情开一个玩笑“也许是现世之人做的零嘴让我很满意吧!”

    鹤尘道人知道现在劝羌红纱是没用的,于是他提高了自己的音量高到了整个宗门都能听见。

    “血神宗的弟子们,如今世道崩落,你们也生活于苦郁之中,但这不是我们修真之人该有的境遇,六天宫愿意接纳你们,重铸过去的修真盛世…只要你们应一声愿意,老朽可保你们不受宗主所害!”

    鹤尘道人确保每一位血神宗弟子应该都听见了才对。

    但没有一人回答他,血神宗的弟子们再等一个希望,一个由路远带来的希望。

    鹤尘道人似乎也算到了这一点…

    “老朽知道你们还有人相助,可你们真认为他们还能到此地来吗?”

    “他们来之后…我就能把你的脑袋给砍下来了。”羌红纱冷冷的说。

    “羌宗主能杀老朽…老朽自然相信,可如此之多的鬼物,羌宗主打算怎么应对?那些人…打算怎么应对?”

    鹤尘道人再次一敲自己的手杖,数量多到了可怕的幽魂恶鬼浮现在了他的身后。

    寻依师妹说的没错,这次宗灵七非天宫为了收服血神宗派遣了一支大军来,由恶鬼组成的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