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大佬画风不对 > 第2327章 银月祭歌(26)

第2327章 银月祭歌(26)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到初筝那一百万……

    旋小筑收得也挺心安理的,毕竟她开了一枪,那也算是冒着生命危险得罪狼人。

    可是……

    旋小筑哭丧着脸:“哎,血猎是个烧钱的职业,我换了个装备就没了。”血猎全靠装备好,真的靠拳头,哪儿干得过狼人和血族。

    听上去是有点烧钱呢。

    “我赞助你抓狗吧!”初筝立即道。

    “啊?”

    旋小筑怀疑自己听错了。

    “大……大佬要赞助我?”

    “不可以?”

    “……为什么啊?”旋小筑满头雾水。

    她是血猎,不是血族!

    这放在血族眼里,恐怕就是勾结血猎吧?

    听说血族中勾结血猎是很严重的罪……

    初筝理由正当:“我和他们是世仇,你对付他们就是在帮我,赞助你也是应该的。”

    旋小筑:“嗯……”还能这么说?

    旋小筑哪里敢真的接受初筝的赞助。

    她再心动也明白,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上了她的贼船还能下来吗?

    到时候她威胁自己做什么事……后果不堪设想。

    装备她还是自己搞吧。

    “对了,我最近听说一件事。”旋小筑婉拒,并聪明的转移话题:“就上次那件事,你知道为什么血猎和狼人都追那一只狼人吗?”

    初筝瞥她一眼,很给面子的问:“为什么?”

    “听说那狼人手里有个东西,是个什么圣器,得到就可以实力大增。”

    初筝挑眉:“对谁有用?”圣器……有点耳熟,好像听过。

    旋小筑:“狼人吧。”

    “那血猎追它干嘛?”狼人用的东西,血猎拿在手里有卵用啊。

    “嗐,血猎肯定是怕狼人实力壮大,不能让这东西落在狼人手里啊,他们说这叫防患于未然,不过我听说那东西好像就是血猎保管的,后来被偷了。他们这也算拿回来吧。”

    “我有点好奇那个圣器。”旋小筑叹口气:“可惜,他们觉得我太弱了,不许我参加行动。”

    初筝抓住重点:“什么行动?”

    “……”

    旋小筑说漏嘴,赶紧捂嘴,眼神惊慌。

    “没……没什么,反正不是针对你们血族的,哎……我传单还没发完,先走了。”

    旋小筑抱着传单一溜烟的跑了。

    初筝:“……”

    说话说一半,出门就完蛋。

    -

    初筝带印白回到家里,阿鬼候在印白家门外,似乎等挺久了。

    “怎么了?”

    “最近血猎有行动,亲王让我保护好小姐。”阿鬼恭敬道:“小姐以后出行,我都要陪同。”

    初筝刚从旋小筑那里听了一嘴,阿鬼这边就来了。

    “我先回房间了。”印白知道初筝和阿鬼要说事。

    “没事。”初筝将人拉住:“不用回避。”

    印白看一眼阿鬼,阿鬼友善的笑笑。

    小姐养的这个人类可真好看呢……

    印白乖巧的去冰箱里拿了‘酸奶’出来,先递给初筝,然后又瞄一眼阿鬼,不知道该不该给。

    他扭头看初筝,无声询问初筝。

    他知道这些血浆也是有划分的。

    初筝喝的应该是最好的血浆。

    阿鬼应该不能喝这么好的……

    “给他吧。”初筝道一声。

    印白这才将东西给阿鬼。

    “谢小主人。”阿鬼确实不能喝这么好的血浆,不过初筝最近有事没事就一箱一箱的送他们口粮,他其实也不缺。

    小主人这个称呼惊到印白,他摆摆手,慌张的看初筝。

    “他怎么叫你就怎么应。”初筝示意印白过来。

    “可是……”

    “你是我的人,当得起。”

    印白抿下唇,没有再说什么,走到初筝旁边坐下。

    “小主人不需要吗?”这个人类……现在估计不算人类,他应该也需要进食。

    “他挑得很。”初筝看他一眼:“只喝我的血,其它的喝不了。”

    阿鬼:“……”

    我草!

    “小姐您的血多金贵!怎么能……”

    初筝眼神扫过去,阿鬼猛的噤声。

    印白:“很……很珍贵吗?”印白不知道这些,关于血族的血液,他在书上没找到多少资料。

    印白饿的时候完全抵挡不住初筝的诱惑。

    她不在还好,可是她主动抱自己,还……他就会忍不住。

    阿鬼:“……”

    那何止是珍贵!

    小姐可是纯血血族!!

    普通血族的血液混杂,并不好喝。

    但这个世界的纯血不一样,那才是真正的美味,比人类血液还要诱人。

    而且他们的血液不仅仅是美味,还蕴含有力量。

    可惜纯血就那么点,不是力量强大,就是被家族保护得滴水不漏。

    当然正常血族也不会觊觎自家族人的血。

    不过普通血族若是能尝到一滴,那绝对是天大的恩赐。

    现在他家小姐竟然说这人类只喝她的……那小姐岂不是给他喝过很多次了?

    亲王要是知道,不得劈了这人类?

    想想那画面……

    阿鬼不敢想,完全就是修罗场。

    “是不是很珍贵?”印白拽着初筝袖子,问得小心翼翼。

    “没事,你想喝就喝。”初筝摸下印白的脑袋,又凑到他耳边:“只给你喝。”

    印白抿下唇角,不知道怎么接话。

    初筝将人按在怀里:“别胡思乱想。比起你来,这点血算什么。”

    这点血……

    印白心底悸动,耳畔翁嗡的,眼眶也有些酸胀。

    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

    好到他再也舍不得放开她了。

    印白吸了吸鼻子,也不顾忌阿鬼还在,伸手搂住她,乖巧的伏在她怀里。

    初筝手指搭在他手背上,两人同款的戒指紧紧挨在一起。

    阿鬼多看了两眼那戒指。

    初筝眼神往阿鬼那边扫一眼,警告他:“你以后不许多话!”

    阿鬼:“……”嘤,您先提的呀!

    阿鬼委屈,但是阿鬼不说。

    初筝摸着印白脑袋,继续最开始的问题:“血猎有什么行动?”

    阿鬼赶紧道:“好像是要围剿狼人,召集了不少血猎,我们这边也刚得到消息,不知道什么时候行动。”

    “围剿?”

    “是。”

    初筝若有所思,突然问:“我们不插一脚?”

    阿鬼不太懂这个插一脚,是插哪个脚。

    阿鬼兀自琢磨一会儿,谨慎的道:“血猎这次针对的是狼人,咱们血族没必要去掺和。”

    “二哈要是没了,你觉得血猎接下来该对付的是谁?”

    “……”

    血猎是狼人和血族的敌人,可狼人和血族又是敌对关系,所以以前都是三方势力各自对立的状态。

    这狼人要是没了,那接下来就是血族……

    血猎那群疯子,可不是做不出来围剿血族的事。

    *

    来!投月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