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又把天聊死了 > 第306章 明目张胆栽赃嫁祸

第306章 明目张胆栽赃嫁祸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是不是想说,刚才是鸡蛋动的手?”

    江小寒的视线落在赵婉兮身上,满脸的笑意。

    不得不说,刚才看到那惊奇的一幕,江小寒都快傻了,可随后见到赵婉兮不知所措却又拼命想解释的样子,江小寒简直惊呆了。

    萌化了有木有。

    赵婉兮刚才那样子,简直萌到不行。

    江小寒也没想过,赵婉兮萌起来的样子,会那么可爱。

    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可爱成那样子?

    爱了……

    江小寒感觉自己又一次深深陷了进去。

    “你那样看着我干什么?”

    本来想着解释来着,可看着江小寒痴痴看着自己,尤其是那目不转睛的模样,赵婉兮却是红起了脸,呐呐地强调:“真的跟我没关系。”

    “行了,知道跟你没关系。”

    见赵婉兮似乎有些底气不足,江小寒心中一乐,看着那完好无缺的鸡蛋和缺了个大口子的白瓷碗,饶有趣味地调笑道:“我估计,你今天遇上碰瓷了。”

    “名副其实的碰瓷!”

    江小寒又强调了一遍。

    碰瓷?

    回味过来的赵婉兮看着手里的鸡蛋和桌上的那个瓷碗,愣了。

    她被碰瓷了?

    不对,应该说鸡蛋碰瓷了。

    就像江小寒说的那样,一个碰瓷的“恶性”案件,就这样在她面前发生了。

    赵婉兮被秀到了。

    不管是桌上的白瓷碗,还是她手里的鸡蛋,又或者江小寒的“推测”,今天都有点优秀。

    叹了口气,赵婉兮说道:“我重新再打两个。”

    不小心弄出了刚才那样的事情,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赵婉兮决定付诸行动。

    “别了,我来。”

    刚说完这句话,感受到赵婉兮的死亡凝视,江小寒的嘴角一抽,连忙改口道:“还是你来好了。”

    话音落下,江小寒便悄然移开目光,不敢跟赵婉兮对视,不然要再惹她不高兴了怎么办?

    自己刚才好像说错话了。

    见江小寒心虚的样子,赵婉兮才满意地收回了带有杀意的目光。

    眼下已经不是打不打鸡蛋的问题了,而是关乎自己的尊严和清白,方才江小寒那样子,分明是不相信她,赵婉兮又怎么能放过证明自己的机会。

    那碗真不是她打坏的。

    虽然把锅甩在鸡蛋身上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但这种事总不能赖在她头上吧?

    碗是小事,声誉可是关于一辈子的大事,自己在江小寒的面前的尊严,更是决定自己以后在江家以什么地位立足的关键。

    这姓江的,脑筋一点都不知道转弯。

    江小寒可没想到,向来干脆直接的赵婉兮,也会有这么多弯弯道道和复杂的想法,要是知道的话,估计能乐一天。

    有了刚才的教训,赵婉兮更加小心了起来。

    正准备换一个新的碗之时,赵婉兮忽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如果换碗了,那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又怎么证明鸡蛋碰瓷了?

    是的,鸡蛋碰瓷了……

    短短的一瞬间,赵婉兮已经心安理得地给鸡蛋安上了这样一个罪名。

    鸡蛋有罪,她才能清白。

    可要证明鸡蛋有罪的话,理由貌似牵强了点,连赵婉兮自己都不太相信。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证明鸡蛋没罪,但碗有问题,这样同样说明问题不出在她的身上。

    不管怎么说,鸡蛋、碗和她三者之间,总有一个是有罪的。

    不是她的话,要么是鸡蛋,要么就是碗。

    赵婉兮算是跟这鸡蛋和碗给杠上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鸡蛋和碗之间出了奸细。

    赵婉兮忍不住看了江小寒一眼,却没有把这句话给说出来,因为她知道自己说出来的话,姓江的非但不信,反而还可能取笑于她。

    身边这姓江的渣男最喜欢看她出糗了。

    对于这一点,赵婉兮心知肚明。

    于是,她打算用行动来证明。

    事实胜于一切雄辩。

    赵婉兮没有换碗,一手拿着已经开了个口子的白瓷碗,一手拿着刚才沦为“罪魁祸首”的鸡蛋,赵婉兮凝神静气,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旁,留意到赵婉兮的举动,江小寒却是愣了。

    这是……

    隐隐猜到赵婉兮想要干什么的江小寒嘴角微微抽搐,有些不忍直视,他已经猜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很快,当赵婉兮重新睁开双眼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早已恢复平静,此刻的她心如止水般波澜不惊。

    一手拿着碗,一手拿着鸡蛋,赵婉兮暗暗积蓄力量,然后缓缓将鸡蛋往着另一只手拿着的白瓷碗碗沿落去。

    不出预料,在某人的刻意为之的情况下,和刚才相似的一幕再次出现。

    如果不是江小寒头脑清醒,说不定会是以为重回了最初的“碰瓷”现场。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鸡蛋和白瓷碗的碗沿相撞,鸡蛋依旧没破,反倒是原本已经被开了个口子的白瓷碗,又被磕出了一个不小的缺口,连江小寒都有点同情这个碗了。

    好可怜……

    随着一切尘埃落定,操控这一切的赵婉兮看着江小寒,认真地看着江小寒:“这碗有问题。”

    赵婉兮的语气中充满着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让人无法反驳。

    听到赵婉兮的话,江小寒的视线再次落在那个前后遭遇了连个噩运的“残碗”,内心中充满了愧疚。

    碗兄,兄弟我对不住你……

    受累了……

    如果说前一次是个意外的话,那后面第二次就是由预谋的“意外”了。

    显而易见,经过了这两次的经历,这个碗已经彻底掉进黄河洗不清了。

    面对赵婉兮信誓旦旦的坚决,江小寒没有办法为这个无辜的碗而奋起反抗,只能做出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跟赵婉兮站在了同一阵线,义正言辞地表示道:“这是一个不正经的碗,别人一靠近它,它喜欢碰瓷别人……”

    江小寒的声音入耳,赵婉兮微微抬起了头,对上了江小寒的目光,脸颊不由一红。

    赵婉兮隐隐感觉江小寒好像在指桑骂槐,不安好心……

    只不过,江小寒既然给了台阶,赵婉兮自然要顺着台阶往下走,直接露出了深以为然的表情。

    这个碗不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