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路坦途 > 312 团队半成型

312 团队半成型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脊柱,有了这个玩意,大脑才能真正算是成为身体的皇帝,如果没脊柱,哺乳动物未必能成为这个蓝色水球上跳的欢腾的物群。

    因为,脊柱就如同一个盔甲一样保护着从大脑延伸出来的脊髓。

    脊髓干嘛的,简单的说,其实就大脑派出去的监督员。

    你大脚趾因为患上了脚气,然后皮肤为了保护自己,赶紧把信号传递给大脑,快,浪毛毛啊,脚指头上被真菌感染了。

    当然了,这个信号必须是你大脑有过这类知识的储备,如果没有这个知识,你还觉得,哦,痒啊,简单,低着脖子,伸着脚指头,然后把脚指头塞进嘴里!

    这不是笑话,你看看动物,猫啊狗的,哪里痒,它先不是挠,而是舔一舔!

    所以,脊柱对于人体来说,这真的是定海神针。

    骨折最怕的是什么,不是怕它碎,而是怕它损伤伴行的血管和神经还有周围的器官。

    而脊柱不光怕碎也怕伤到脊髓,脊柱在成年男性的长度约为72cm,女性比男性短7到10cm,特别是到了腰椎,一旦破碎,就会导致人体出现力矩不稳,重心改变,然后出现各种奇怪的形体。

    要说其他骨头的血管,了不起有四根,左右各两个动静脉。甚至有的只有一根,比如股骨头。

    而脊柱就不同了,它的血管都能称之为血管网。就如同褐红色的袋子把骨头给包住了一样。

    脊柱从脖子开始有一个算一个,都差不多像是被红色丝带给包在里面的,直接就是年轻小姑娘穿的红色网格的丝袜一样。

    所以,在骨科手术中,脊柱的手术出血特别多,防都防不住,你不知道它哪里能变异出一个血管来。

    而且人体的血管并不是所有的都有名字,有名字的血管几乎都是粗过油笔芯的,早年间的油笔芯,可不是现在的中性笔芯。

    所以,有没有牌面,有时候也靠直径粗细的。

    王成的手艺很扎实,也只能时候扎实。

    比如止血、深部打结,做的相当的赶紧利索,绝不拖泥带水,但难度稍微高一点,感觉他就不是很熟练了。

    虽然也知道张凡下一步要干嘛,但知道归知道,总是有点手潮的感觉,就如磕磕绊绊的学路小孩一样,你说他会,可是三步一个跟头,你说他不会吧,你一眼不瞅,他能给你走到几十米外。

    “王医生这个结打的好啊!”张凡对着王成说了一句,然后对着吕淑颜说道:“你也别噘嘴,你看看人家的这个骨科双手结,虽然妇科很少打,但这是基本功啊!”

    吕淑颜终于成了三助了,拉个勾就行了,也不用着急了,所以有功夫了,听张凡嘲笑,虽然没说话,可白眼仁翻的一个劲的。

    吕淑颜这一点就比王亚男好。就算张凡说她,她也不反驳,下了手术更不会跟前跟后的要给你比划比划。

    “张院您客气了,吕医生毕竟不是骨科医生。其实我也就这两手熟练点。哎,来单位以后,没病号,打了几十年的结,缝了几十年的皮,能不熟练吗!”

    “没想着换个地方?”

    手术稳定了,张凡随口问了一句。

    “想过,年轻的时候没胆量,上了年纪没技术,能去哪里啊!”

    “呵呵,谦虚了!”

    张凡笑了笑,就不说话了。

    王成眼巴巴的等待着张凡开口说来我们医院吧,可张凡不说话了,什么事情啊。

    其实张凡已经把王成的位置都想好了,见习生、实习生和住院医师的基本功培训师,多好,不用进了科室后啥都不会,然后让科室的医生嫌弃,也算填上了医院这一块的空白。

    当然了,这种级别的人才,就不用张凡亲自来开口,好歹也是个常务院长是不,虽然副的。

    等下了手术,把这个事情交给陈生,陈生绝对搞的好好的。这种事情,老陈最拿手,煽风点火,挖洞钻墙,陈生的老本行。

    固定,脊柱的固定方式很多,而这位患者粉碎性的腰椎骨折,只能放入钛板和螺钉固定了。

    其实这个玩意就是工地上盖楼的钢筋架子一样。

    在粉碎的上下两端防止钛板,然后再用电钻钻进骨头重,用螺丝钉上下这么一固定,等于就是把这个粉碎的骨头给架空了,让它保持原型的去恢复。

    电钻,虽然煤城医院的电钻是老式的,不是直流电的,但人家的是老牌的德国钻,相当的给力,就是略微有点沉。

    电钻打开,吱扭扭的,骨头渣子、血花、髓腔内的骨髓,就如油锅里面进了水一样,噼里啪啦的。

    真的,很多骨科手术做完,手术衣上绝对比其他科室的手术衣让人震惊。

    比如普外,做完只会让人恶心,因为弄不好衣服上就有大便。

    而骨科的,仔细一看,我去,筋膜、肌肉渣子、骨头渣子,骨髓渣子,真的是一胸膛,真的就是从菜市场里卖肉摊子上出来的一样。

    张凡做完这边的脊柱手术,都来不及缝合了,把手术交给老李,“李主任你看着缝合一下,我去隔壁手术室,等会还要植皮。”

    “行,你快去吧!”老李现在彻底不敢和张凡顶牛了,顶不过啊!人家骨科医生在泌尿上给自己上了一课。

    结果,今天,在骨科手术上,自己又被人家上了一课。

    上课太多,都没脸再顶了。

    “哎,一浪赛一浪啊!”

    张凡脱了手术衣,没脱手套,因为等会还要植皮,这样就不用再刷手了,涂个消毒剂就行了,能节省一点时间。

    在另外一个手术室里,许仙和王亚男两人做骨盆手术呢。

    张凡悄悄的走了进去。探头一看,不错,两人做的有板有眼,很是不错。

    然后,又退了出来,走到了周全福的手术室。

    老周自从进入骨三科,得到张凡的支持后,现在小伙子相当的努力,骨三科在他的带领下,目前成绩相当的不错。

    这边手术也没问题。

    薛晓桥这边的手术也不错。

    说实话,张凡的团队现在就普通手术已经有了战斗力了。

    就等着加入几个学者型的医生进来以后,这个团队直接就能起飞了。

    转了一圈,首都的李存厚教授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