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夏 > 第一一五 想

第一一五 想

笔趣阁 www.bbiquge.cc,最快更新妖夏 !

    “这一回,好象跟从前有点儿不一样。”米丽回来,看着还在往窗外看的盛夏,皱眉道。

    盛夏低低嗯了一声。

    “我觉得,事儿都是从你看上那什么卫桓生出来的。”米丽接着一句,差点把盛夏呛着。

    “这是哪跟哪?”盛夏忍不住瞪了米丽一眼。

    “我觉得也是。”跟在米丽后面进来的老常闷声跟了句。

    盛夏的目光从米丽斜向老常,再斜回米丽,哼了一声,转身坐回餐桌旁,托腮出了一会儿神,一声长叹,“老米,我很想他。”

    “嗯?”刚要接着开始忙年货的米丽一个怔神,“想谁?”

    “还能有谁。”老常倒比米丽反应快。

    米丽噢了一声,“不就在那边,想就去呗。”

    盛夏仿佛没听到米丽和老常的话,托着腮接着出神,又过了好大一会儿,老常刚要掀帘出去挂灯笼扫房子,盛夏幽幽道:“老米,你说,要是他的真面目比邓风来还丑,我还会不会喜欢他?”

    “嗯?”米丽再一个怔神,老常不走了,一个转身坐下,伸手拿壶烧水准备沏茶。

    “象邓风来?你这话什么意思?那个卫桓现在的样子不是本相?”米丽把手里的活放下了。

    “嗯。”盛夏一脸阴郁。

    “这就奇了,他为什么要用幻相?我跟你说,”米丽坐到盛夏对面,“修真的人,还有妖什么的,这些……不是人,这些东西,看什么好看不好看,跟人不一样,当年我在妖界,刚到妖界,听说有个什么什么来,怎么怎么威武好看,怎么怎么,总之,比宋词曲灵她们看到就尖叫的那什么小鲜肉,人气儿……不对,妖气儿高太多了,听说他要讲法,那真是,轰动的不行了,我也去了,一看!”

    米丽一拍桌子,“五大三粗,用五大三粗太秀气了,有两三层楼那么高,就是一座肉山,当然全是腱子肉,一身黑毛,没脖子,那脸长的……啧啧!”

    米丽嘴撇的简直就是个八字,“我当时看傻了,我周围,一帮女妖,全比我傻,我傻是因为被他的丑吓着了,她们傻,就是宋词看到小鲜肉,一边傻一边流口水。”

    米丽说一句,老常点一下头。

    盛夏斜着米丽,她说这些,跟她要说的事儿,有关系么?

    “你说,要是这卫桓的本相象这个,两三层楼那么高,要到咱们人界,得化个形,这还有个说法,就是化形,照那帮不是人的做法,也就是小一点,犯得着化成别的形状?他这本相幻相的事,你听谁说的?他自己说的?”

    “李林。”盛夏答的干脆直接。

    “那那个李林呢?他是本相还是幻相?”米丽接着问。

    “不知道。”盛夏一个怔神,她倒没想到这个,“忘了问了。”

    “我瞧那个李林对你好的有点儿过了,”米丽撇着嘴,“你说邓风来丑,邓风来也说他自己丑,可你看邓风来在意过没有?卫桓为什么不用本相?因为他觉得自己的本相丑?”

    “修真的人,再怎么也是人,和妖不一样吧?”盛夏被米丽说的不服起来。

    “这倒是,”老常接了句,“我到妖界的时候,见过不少修真的人,有几个,挺爱打扮的,还照镜子。”

    “那好,就算在意,嫌本相丑,幻化出个好看的幻相,这可不象高人所为。”米丽从另一个角度接着否定。

    “他不一定是高人吧?”盛夏眉头微蹙。

    “那倒是。”米丽赞同的很快,“到人界的妖,都是在妖界混不下去的,到人界的修真人,十有八九也是这样。”

    “他要真是比邓风来还丑……”后面的话,盛夏没说下去,她挺纠结,真要那么丑,那可怎么办?

    “你还记得阿梅离魂后,头一眼看到阿竹的样子吧?”米丽仔细想了想,看着盛夏问道。

    “那要是阿梅头一回看到阿竹,我是说她活着的时候,她看到的阿竹,就是七老八十,老丑不堪的样子呢?”盛夏知道米丽的意思,反问道。

    “这是好事。”老常看着米丽,“这话阿竹说过,老妙也说过,但凡计较长的好不好,老了丑了怎么办的,都是没真爱上,真爱上的,不计较这个,小夏这是好事。”

    “老常看事就是明白,这是好事。”米丽拍手赞同,“我真没瞧出来那个卫桓哪儿好,咱们这些年,遇到了的又好看又有本事家好人好哪儿都好的,不是十个八个,哪个都比他强,也没见你看上哪一个。要不,你去找他商量商量,让他把本相露给你看看,要是看了之后,你就从牛角尖里出来了,那是好事。”

    盛夏从米丽斜到老常,哼了一声,站起来抓起大衣,“我出去走走,闷得慌。”

    周凯和阿梅回来时,盛夏没在,老常忙着冲刷后园子,米丽在厨房忙着炸年货。

    周凯进来,自己冲了杯咖啡,刚要说话,阿梅在米丽身边浮现出来,吓的周凯手里的咖啡差点砸在桌子上。

    “你……”周凯一个你字刚冲出口,就被米丽打断,“阿梅说。”

    “她什么也不说!”阿梅看起来一肚皮没好气,“那妮子看到我跟见了仇人一样,那狠着着的模样,好象我挖了她家祖坟!从看到我头一眼,她就冲我咝咝龇牙,一会儿是人样子,一会儿是一团蛆,根本没法说话,这叫什么事儿?”

    “她上回见我也是这样。”米丽皱着眉。

    “那就好!”阿梅双手一拍,长舒了口气,“这就不是咱们的事儿,是那妮子妖魔鬼怪!这年头啊,这人心啊,真是一年不如一年,我家阿竹也这么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这怎么能扯上人心古不古的?你家阿竹好象回来了,还有,年三十喝什么酒,你跟老常说一声,老常在后园子呢。”米丽挥手打发了阿梅,看向瞪眼听着的周凯,“你都听到了,等小夏回来,看看小夏什么意思。”

    “这事也问小夏?”周凯猛喝了一大口咖啡,“你跟老常,老妖精了,大事小事,都问小夏这个活了十几年二十年的小姑娘,怎么好意思?”

    “看不惯是吧?”米丽捞起炸好的酥米果,“看不惯也没办法,我们家就这规矩。”

    “我不是看不惯,我是说,小夏哪有你们两个老妖见多识广?什么事都让她作主,听她的,错了呢?怎么办?”周凯声调立刻往下落。

    “错了就错了呗,又不是什么大事。”米丽语调轻飘中透着不负责任。

    周凯被米丽一句话噎的,差点伸脖子。

    也是,对她们来说,什么事大什么事小,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跟常规大可完全不同。算他多管闲事。

    “小夏什么时候回来?”周凯憋闷了半晌,闷声问道。

    “不知道。”米丽愉快的答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