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掌珠 > 第061章 救命

第061章 救命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吴亮嗜赌成性,手头但凡有一个大钱在,他便要忍不住去赌坊里玩上两把。

    偏这人倒霉起来,霉运那是一年叠一年,只见涨不见消,自打他散尽家财穷困潦倒开始,他的手气就再也没有好过。十赌九输,赢钱时亦不过几两银子上下,甚至还不够他再来一把的。

    可他连手指头都堵掉了几根,也不知害怕,只管日日像那见了肉骨头的野狗一般拼命往赌坊去。

    这人不管是什么事,一旦有了瘾头,那想戒除,就真的是千难万难的事了。

    若生的人,在望湖镇找到吴亮后,已是将他家中人口事无巨细都暗暗查过一遍。吴亮跟他媳妇两个人,不光卖了雀奴,将剩下的几个庶女,也是能嫁就嫁,能卖就卖,管他买主何样,只要银子给足了就是。

    夫妻二人,连那丧心病狂的人贩子也不如。

    尤是吴亮,那都是他正正经经纳的妾生的孩子,又不是外头私窑里娼.妓出的,但他就是半点脸面不要,光钻钱眼里去了。然而说他不要脸,又知改头换面,连祖宗姓氏都换了,才住进这望湖镇来。

    是以,吴家周围的人,只知吴亮是个赌鬼,家中两个儿子也是各种不成器,每天吃喝嫖赌,混迹市井,没半点出息,旁的却并不大清楚。

    若生遥遥望着扈秋娘手指的铺子,上头挂块匾,是个典当铺子。

    真好,后头赌,前头当,换了她是个赌鬼,她也乐意进去转转。

    唇畔浮起一抹冷笑。若生扭头吩咐扈秋娘:“让人拿了银子进去陪吴亮玩两把,等他输得精光却还舍不得走的时候,就充好人借钱与他。”

    赌鬼,赌鬼,说的就是那些满脑子只装得下“赌”字,连是非黑白,人伦道德皆不顾及的人。这样的人在手头无钱下注时。碰见有人۰大大方方愿意借银子给自己。就如那溺水之人,终见行舟,只会高兴得发狂。断不会花半分心思去想一想这银子该不该借。

    吩咐完,她又补了句:“挑了那不会赌的人去。”

    扈秋娘微怔,问道:“要半点不会的?”

    “对,就要那半点不会的。”若生抓住一枝垂柳轻轻拽了下。微笑着徐徐解释起来,“望湖镇虽然并不小。可到底只是个镇子,位置也偏僻了些,来来回回都是些常见面孔,尤其是赌坊这种地方。进生客的机会可不多。既是生面孔,若出手老练,难免会被人疑心。”

    吴亮手头没有几分银子。用不了多久就能输个干净,她派个全然不会赌的人进去赌。就那么点工夫,便是输也输不了多少。

    她侧目看向扈秋娘:“顺便,往那长得年轻秀气些的挑。”

    “是。”扈秋娘点头应道,“奴婢晓得了,这便下去办。”

    因人都是现成的,扈秋娘很快就挑了个出来让人站在不远处,让若生过目。若生定睛一看,果然长得白白净净,换过好衣裳后就像是哪家的少爷。她就笑着点一点头,摆摆手道:“只管输!”

    底下站着听话的人闻言摸摸头,答了个是,打开扇子,摇啊摇着往河对岸去了。

    午后的日头暖融融地照在人肩头上,若生忽然有些犯困,隔着幂篱望向了河面,只见里头“咕噜咕噜”冒出几个水泡,底下“哗啦”一声激起一道白花花的浪来,其中近尺长的鱼在水面上扫扫尾巴,“啪”地又落了回去。

    这河里,竟似有不少的鱼。

    若生晒着太阳,将遮面的轻纱微微撩起。

    忽然,一阵风起,垂柳飞扬,长枝勾在了轻纱上,晃动两下,蓦地将轻纱扯去。

    若生一时不查,回过神来下意识伸手去够,谁知这个时候,原被她坐在身下的桥栏突然“咔擦”一声裂开了去。

    这桥年久失修,只是看着牢固!

    碎裂声又响又亮,桥上行人皆立即看了过来。

    她大惊,匆匆起身却不妨裙子一角不知怎的嵌进了那裂缝中,扯得她脚下一个趔趄,人就径直朝着水面坠了下去。

    扈秋娘就站在距离她不过两步远的地方,可扬手去拉她,已是来不及了。

    惊鸿一瞥间,若生犹如一道蓝色的火焰直冲河面而去。

    河里的鱼仿佛也察觉到了这一幕,河面上顿时满是哗啦啦的水响跟暗影晃动。

    扈秋娘大急:“姑娘——”

    千钧一发之际,桥面上突然掠过一个人影,不等众人反应,那青衣的身形一动,人已朝桥栏外跃了出去。

    将将就要落下去的若生被攥住了手!

    她大口喘息起来。

    另一只手的主人却低低闷哼了一声。

    她吃力地反握住那只手,仰头去看,就见一个着青衣的人一手扣在栏板跟桥面相接的地方,一手牢牢抓着自己。

    “苏五!”她惊呼。

    苏彧闻言一怔,这才得空看清眼前的人,原来是那个吃了自己的蜜果子却连半个好也没说的连三姑娘。

    不过,她怎么会在望湖镇?

    思忖间,腕上一疼,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抬头往上看去,就见腕处的伤口已然崩裂,沁出血珠来。抓着连若生的那只左手,亦因为下坠的力量而显得渐渐吃力起来。

    桥面上的人,这个时候却也根本无法相助,拖不上去,就只能在河里将人接住。

    扈秋娘飞快命人准备着,一面趴在桥栏上探出半个身子往下看,按捺着心中焦灼,朝拉着若生的苏彧喊:“劳公子再支撑片刻!”

    可苏彧听见这话,连眼皮也没掀一下,只盯着下头的若生看,而后忽道:“落下去,捞得及时,应当淹不死。”

    若生如临大敌。瞪大了眼睛。

    方才如果就这么落下去也就罢了,偏偏这会被人拽住了,她反倒恐惧陡增。

    这时,抓着她手腕的那只手似乎松了松。

    若生欲哭无泪,一手牢牢抓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则去扯他的裤管,拖不住手。抱腿也是个法子!

    可她手上无力。抓也抓不住,刚抓住一角那料子就从指缝里飞速溜走了。

    又扯了两下,她听见头顶上传来苏彧的声音。“放手!”

    若生坚持不懈,继续抓裤管:“不放,死也不放!”

    苏彧咬牙切齿地盯着她头上的元宝双髻看,再扯几下。这裤子还不得被她给扯掉了!

    他冷声道:“放开,抓手!”

    若生仰头看看他的下巴。忙不迭去抓手,两只手都抓得紧紧的。“啪嗒”一声轻响,有东西自天儿降,落在了她肩头的衣服上。她恍恍惚惚侧目去看。只一眼就傻了,这是血,新鲜的。殷红的血珠!

    她顿时大惊失色,朝着上头喊:“你受伤了?”

    苏彧没吭声。

    又一滴血落了下来。这回不偏不倚地落在了若生的面颊上,温热的。

    若生骇然,好容易睁大了眼睛向上看去,刺眼的日光照耀下,苏彧另一只手上的伤口赫然入目。

    她忙道:“松手吧,左右淹不死!”

    苏彧低头看她一眼,面无表情地道:“别吭声。”

    若生哑然,突然间不知如何是好。

    “姑娘,往下跳就是了!”

    幸而这时,扈秋娘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桥上,朝她急声大喊起来。

    若生长松一口气。

    然而这口气还没松到底,腕上一松,人已直线下坠。

    恍神间,她只来得及看到苏彧的人燕子一般,微微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

    她平平稳稳地落了下去,只裙摆一角沾了些微水汽。

    扈秋娘已从桥面上赶了下来,大步上前来上下查看她身上可曾受伤,须臾方舒了一口气:“万幸。”

    可若没有苏彧出现,她这会铁定已经成了落汤鸡,还是众目睽睽之下……

    若生如是想着,心神稍定,就问扈秋娘:“人呢?”

    扈秋娘自然明白她问的是谁,转身往后一看,就道:“似乎在桥上。”

    若生“嗯”了声,匆忙上前去。

    她今日带的人里,扈秋娘同她站得最近,可要拉住她时,已是来不及。如果她落进水中,这几人也是一时间难以立即跳下河救她。扈秋娘别的都会,偏偏不会水……她跳下去,也是无用。几个随行的护卫倒不是旱鸭子,可他们几个也不敢胡乱跳下去救她起来。

    若生就想起先前在段家时,苏彧还帮着自己说过话,想想这人看着讨嫌,骨子里倒也是个好人,就要上去道谢。

    而且她方才发现他手上有伤,这会想起就愈发心有戚戚,惭愧起来,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好法子补偿人家,光说两句多谢,那也不过是假大空,没准人家还不乐意听。

    她就一面往站在桥头处的苏彧那走,一面让扈秋娘备钱。

    扈秋娘微怔。

    若生轻声说:“买药的钱。”

    总得干点实事。

    扈秋娘听着,面色微异。

    到了桥头,若生就看到苏彧正抬手在看,他边上站着的小厮模样的少年则急得跳脚,嘴上嘟嘟囔囔说着,“您也不看看自己的伤,就这么跳下去,万一摔河里了呢?”

    苏彧斜睨他一眼,“啰嗦。”

    小厮愈急,却一时说不上话来。

    若生就上前一步,轻声道:“多谢苏大人出手相助。”

    小厮转身来看,看清楚了人,愣住了。

    怎么还是同他家主子认得的?

    若生就让人把钱塞给怔神中的小厮,“过意不去,也没旁的能表谢意,还请苏大人不要嫌弃,且拿着这钱买药吧。”

    苏彧一直没吭声,听到这才冷眼看向她,揉着手腕,忽然微微一怔。

    少女额上有细微的汗珠,双眼清澈恍若林间小鹿藏于丛中,朝自己笑着望过来一般。她在笑,笑得真好看。

    良久,他淡淡“嗯”了一声,对三七道:“收下吧。”(未完待续)

    ...r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