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快穿:男主送上门 > 第516章 废物七小姐(33)

第516章 废物七小姐(33)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千默默看着落在地上,刚才被她一匕首挑断的手绳。

    少主也看着地上的手绳,原本没有表情的脸色已经黑沉如墨。本身冷漠疏离但不算多危险的气息,这会儿已经全部变成了杀气。

    他动杀心了!

    “呲呲!”冰兔从千默默的兜里跳出来,瞬间变大成了黄牛般大小,龇牙咧嘴的挡在千默默前面保护她。

    少主根本不把这么一只冰兔放在眼里,指尖凝聚魂力就要杀冰兔。

    “等等!”千默默立刻喊住他,“墨溪!我去,你就是墨溪!这个手绳是我编了送给你的,你不记得了?有两根。一根是红绳编的,一根是丝绦编的。”

    少主身上蔓延开的杀气突然一滞,“你怎么知道?”

    “都说是我送给你的了,我怎么会不知道。”千默默瞪他,“你被抓来魔都城,怎么突然就不记得我了?那我烧了你留给我的头发,你是不是也没感觉到?”

    千默默说着,立刻拿出兜里的画像。

    “你看,这是你在我家时候的样子。”千默默道:“我画了画像到魔都城来找你。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你就从少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晋级了,外貌自然会产生变化。”

    “那你他妈晋级能把脑子晋级傻了,连我都忘记了?”

    少主,应该说墨溪。

    墨溪皱了皱眉,“我确实不认识你。”

    千默默看着他,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成。你说你不认识我,那你戴着我送给你的手绳干什么?或者你以为这手绳是谁送给你的?”

    墨溪依旧皱着眉头,无法反驳她说的话。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手绳是谁送给他的,就知道很重要,不能弄坏更不能弄掉。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记忆有损,不过他确实不太能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了。

    千默默气笑了,“手绳是我送给你的,既然你不认识我了,那把手绳还给我。”

    “不行!”墨溪捡起地上的手绳,看也没再看她一眼转身就出了山洞。

    千默默追上去,就看到一个黑点逐渐消失在悬崖和密林之间。

    “墨溪!我艹你大爷!”

    墨溪一走,千默默一个人待在山洞上根本下不去。

    “混账玩意儿,居然玩失忆!”千默默啧了一声走回洞里。

    外面冰天雪地,气温没有零下三十度也有零下二十度,站在洞口吹两股风她都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被冻成冰棱子。

    洞里燃着篝火还算暖和,但洞里的柴火有限,也不知道墨溪那个混账这一走,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千默默过去割了一大块不知名的魂兽肉回来,坐在火堆前一边烤火一边吃。

    墨溪说吃了这个肉能帮她修复筋脉她是不怀疑的,索性接下来被困在山洞里的十来天全都吃的这个魂兽肉。

    “嗤啦!”

    千默默用手臂在石壁上刻下第三个正字的第二画,已经十二天了,墨溪那个混账玩意儿都还没有回来。

    洞里的柴火早就被烧完了,寒风灌进来,整个山洞冷的跟冰箱冷冻库差不多。

    千默默裹紧身上的披风依旧不能够抵御寒冷,偏偏外面这么冷,她却觉得身体逐渐开始发烫,而且这种烫是由内而外窜出来的,烫的她呼吸有些干燥,连眼眶都热乎乎的。

    她知道自己这多半是冻感冒发烧了,如果墨溪再不回来,她很可能会死在这个悬崖峭壁的山洞里。

    “不能睡!”千默默强撑着精神瞪着眼睛,明知道不能睡但眼皮却不怎么听话,重似千金般难以支持,一下一下的往下沉,什么时候昏睡过去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墨溪回来就看到她蜷缩在地上,裹着身上的披风冻的嘴唇惨白,偏偏脸颊绯红,一摸都烫手。

    他心里没来由一慌,上前将人抱起来,撕了旁边的一块魂兽肉就往千默默嘴里喂。

    但她嘴唇打颤,根本吃不下去。

    “呲呲!”旁边的冰兔龇牙咧嘴的威胁。

    墨溪根本不理会冰兔,捡起千默默落在地上的匕首划破手腕,等鲜血滚出来就将手腕按到她的唇上。

    或许是因为发烧的太干渴了,千默默感觉到有水就无意识的张嘴开始吮吸。

    “唔!”千默默难受的皱起眉头。

    墨溪准备将流血的手腕撤开,千默默却抬手抓住,贪婪的吸着不放。

    “不行。”墨溪强行将手腕拿开,“我的血液里蕴含的魂力太强,吸多了你的身体承受不住。”

    千默默的眉头皱的更深,似乎陷在了什么不好的噩梦里。

    “小妹,不要报仇,快逃!”

    “快逃!”

    漫天满地全是流不尽的鲜血,千默默站在其中,举目四望。

    “我是谁?我在哪里?”

    “默默,你不能抛下我!默默,你敢死,我就拉了这天地万物为你陪葬!”

    “默默,我错了!默默,你要怎么样都可以,不要死。”

    “谁死?我死?”

    “谁在哭?你是谁?”

    千默默茫然四顾,却看不到一个人,只有耳边脑子里不断的炸响各种各样的声音,乱七八糟一片,弄的她脑仁都快炸开了。

    “你们是谁?”千默默轻声问着,眼泪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听着那些声音就觉得心里好难受,就好像曾经经历了什么撕心裂肺的痛楚般。

    墨溪为她抹掉眼泪,又轻轻划开手腕喂到她的唇边。

    千默默依旧无意识的开始吮吸。

    墨溪喂她喝了几口血又把手腕撤开,将旁边的魂兽肉撕下来捣碎的塞进她嘴里,又用水冲下去。

    “咳咳!”千默默被呛着无法呼吸,终于皱皱眉头悠悠转醒睁开了眼睛。

    墨溪捏着水壶看她。

    千默默的目光有些模糊,渐渐才有了焦距,心里有种没着没落的空洞。

    她记得自己应该是做了什么梦的,但醒来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唯一还记得的就是在梦里那种心悸的难受感觉。

    到底是什么梦?

    千默默目光一转,这才看到墨溪。

    “你还知道回来?”千默默有气无力,“你要是再晚回来一两天,基本就可以帮我收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