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快穿:男主送上门 > 第510章 废物七小姐(27)

第510章 废物七小姐(27)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京都距离魔都很远。

    千默默带着稚儿从陆路到水路,辗转两个多月,才终于到达了距离魔都最近的一个城镇。

    “大叔,城里这是怎么了?怎么那么热闹啊?”

    “今天是少主的生辰啊。”被拦住的大叔道:“你们来的正好,城里在免费发饼子糖果,你们可以去领一些,沾沾喜气。”

    “少主的生辰?”稚儿疑惑,“我以前没听说过魔都城还有个少主啊。”

    “那是因为少主打小就送出去历练去了,这几个月才回来的。”大叔道:“不跟你们说了,我要赶着送货去了。”

    “小姐,我们先去城里找个地方住下吗?怪冷的。”

    千默默点头,“可以。”

    出了大盛国的管辖境地,她们的行为就自由了,不用在怕被通缉什么的。

    两人找了一家客栈暂时住下,稚儿一边给她整理床铺,一边问道:“小姐,魔都那么大,附属的城镇就有不少,我们去哪儿找墨少爷啊?”

    “我也知道。”千默默坐在床边,看着对面房顶凝结的冰棱子,“羽馨只说墨溪被来自魔都的人带走了,而且带走墨溪的人在魔都的身份地位还不低。其他就不知道了。”

    “小姐,如果……奴婢是说如果。”稚儿给她倒了一杯暖茶递过来,“如果墨少爷已经死了,那咱们怎么找人啊?”

    千默默端起茶杯的手顿了一下,才送到嘴边,“那我就去找杀了他的人,给他报仇。”

    “小姐,你还要杀人啊?”稚儿担心,“反正墨少爷到咱们将军府的时间也不长,说不定他早就忘记我们了呢。小姐,不如我们去找二少爷他们吧。”

    “去哪里找?”千默默转头看她,“你知道二哥和大姐在哪里?”

    稚儿摇头。

    “那不就得了。”千默默道:“我记不住以前的事儿,连二哥和大姐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了,天大地大能去哪里找他们?还不如找个地方定下来,想办法弄出一点名气,让二哥和大姐来找我。”

    “啊,奴婢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还是小姐聪明。”稚儿说着又失落了两分,“二少爷和大小姐还好说,三小姐怕是不会来找咱们的。”

    “三姐找娘亲去了,找到了自然也就回来了。”千默默一笑,“别想太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去让小二送点饭菜上来,挺饿了。”

    由于一直赶路,吃过饭千默默就爬上床睡下午觉去了,一觉一睡就睡到了傍晚。

    稚儿没有吵她,就在屋子里做绣活儿,见她起来了,赶紧倒了杯热水递过去,“小姐,饿了吗?奴婢让小二送饭菜上来。”

    “别送了,晚饭我们出去吃。”千默默穿上衣服起床,推开窗户往街上看了一眼,道:“这还只是魔都周边的城镇,看着比京都还要繁华。走,出去逛一逛。”

    两人穿了厚衣服出门,还是被外面凛冽的寒风刮的有点睁不开眼睛。

    “小姐,在下雪,当心地滑。”稚儿撑着油纸伞遮过千默默头顶。

    京都冬天也下雪,但比起魔都来说,还是要暖和一些。

    魔都这边的气温估摸着能有零下十多二十度。

    千默默缩着脖子,“那边有卖热汤的摊位,咱们先喝碗热汤暖暖身子。”

    热汤的老板很热情,一听两人的口音是外地人,热汤里的羊肉都多给她们放了两块,“客观,趁热喝汤,喝下去就不冷了。”

    “多谢。”千默默道谢,从袖袋里拿出一张宣纸,“老板,你见过这个人吗?”

    老板仔细看了一下宣纸上的人像,摇摇头,“没见过。姑娘是来咱们这边寻亲的吗?”

    “是啊。就晓得他来魔都了,但是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咦,那不是少主吗?应该是少主吧。”

    旁边一桌的两人瞄到了宣纸上的画像,惊奇出声。

    千默默转头,“大哥,你们见过画像上的人?”

    “姑娘,你找这人是什么身份啊?”其中一人道:“我瞧着你要找的这人跟少主很像啊。”

    “你们少主叫什么名字?”千默默挑眉,“是叫墨溪吗?”

    “那就不知道了。少主身份多尊贵啊,我们也就是在魔都的时候远远瞧见过刚回城的少主一眼,看着跟你画像上的人有些相似而已。”

    千默默收起宣纸,“你们少主什么时候回城的?”

    “大概半年多以前吧。”

    时间也差不读对上了。

    所以墨溪不是被魔都的人抓走了,而是墨溪本来就是魔都城的少主?

    不可能吧?

    “姑娘,你要找的人该不会就是我们魔都城的少主吧?”

    “怎么可能。”千默默笑笑,“我要找的人是我弟弟,哪里可能是魔都城的少主,长得略微有几分相似也只是巧合而已。多谢两位了。”

    那两人没在意,回头自顾自的聊天去了。

    “要说到这个少主啊,听说有点邪门哦。”

    “怎么个邪门法?”

    “吃人,不过我也就是说的。说是这少主得了奇怪的病,非得吃人才能活下去。”

    “假的吧?哪里有这么邪门的病。”

    千默默用勺子舀了一勺汤喝,稚儿压低了声音道:“小姐,墨少爷会不会就是魔都城的少主啊?”

    墨溪魂兽,吃人倒是也有可能。

    但他怎么会成了魔都城的少主?而且……他若是自由没有被限制,为什么没有去找她?

    “小姐?”稚儿见她出神,疑惑的看她。

    “没什么。”千默默笑笑,“喝汤。”

    “小姐,你什么时候画的墨少爷是?奴婢怎么都不知道。画的可真好看呢。简直跟墨少爷一模一样。”稚儿道:“说起来,小姐以前还不喜欢学琴棋书画呢,画画也不静不下心来。原来小姐是早就学会儿画画了,才不愿意每天都好好画的啊。”

    千默默的嘴角抽了抽,“稚儿,你这是夸我还是贬我呢?”

    稚儿一脸无辜,“当然是夸啦。小姐从小就聪明呢。”

    反正就是闭眼吹就完事儿了。

    “老板,有青菜叶子吗?我要一点喂兔子。”千默默说着,把冰兔奶糖从袖袋里掏出来。

    “哟,姑娘这冰兔是魂宠吧?这可是冰兔中的极品了。不知道姑娘愿不愿意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