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快穿:男主送上门 > 第408章 国师大人好禁欲(6)

第408章 国师大人好禁欲(6)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堂之中闹哄哄一片,掌柜的倒是很懂得吊人胃口。

    “灵狐已经鲜少问世,我们在座的诸位见过灵狐者恐怕也是少之甚少,若真要说了解,可能谁都不了解。”掌柜说着顿了一下,露出了一个笑容,“但即便如此,我相信凡事不会空穴来风,既有那些传说,必然是有根源的。好了,其他不多说。灵狐起拍价五两银子,诸位可以开始起拍了。”

    鲜少问世的灵狐居然起拍价这么低,在这样人人趋之若鹜的时候,不可谓不聪明。

    果然,立刻就有人开始叫价。

    “我出五百两!”

    “五百两也敢拍灵狐,我出一千两!”

    “两千两!”

    “三千两!”

    “师兄,是小狐狸呀!真的是小狐狸呀!”淼淼趴在床边看到拍卖台上被关在笼子里的小狐狸,急坏了,“师兄,怎么办呀?”

    云儿也着急,外面大堂的拍卖价已经叫喊到五千了。他跟淼淼一直同师父生活,衣食起居都有人照料,平时除了学习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即便偶尔出门也有丫鬟小厮跟着付钱,这会儿身上除了佩戴玉佩之外,根本没有能换钱的东西。

    但是他的一块玉佩也换不到五千两银子啊。

    一向稳重的云儿都捏紧了拳头,大着胆子开口,“师父……”

    “师父。”淼淼已经眼泪汪汪了,“师父,小狐狸被关起来啦,好可怜呀。师父,求求你救救小狐狸吧。”

    “十万两!”这时候旁边的另外一个贵宾室有人直接越过了外面的报价五千两,将拍卖价格上升了二十倍。

    这个叫价一出,大堂里的其他叫价声戛然而止。

    那些还想争取一下的客人们就好似被人硬生生掐住了脖子般,愣在了提气扬声的当场。

    闹哄哄的大堂一瞬间好似被人按下了暂停键,过了好一会儿,极静之后是极闹!

    “哇!”

    “我去!谁啊!出手就是十万两!”

    大堂里的喧闹腾起,差点把整个拍卖场的房顶都给掀飞了。

    拍卖台上的掌柜的笑的差点把嘴角扯到后脑勺去,“三号贵宾室的贵客出价十万两,还有没有比三号贵宾室的贵客出价更高的?”

    “呜哇!!!”没人出价,但拍卖场里却突然响起了小女娃痛哭的声音。

    大家都是一愣,下意识的找声音的来处,就看到五号贵宾室的窗户口,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娃趴在窗台上哭的十分伤心,那张粉嘟嘟的脸颊上满是泪珠子。

    哎哟,这是谁家的女娃娃,这么可爱,怎么也忍心让她哭啊。

    “呜哇哇哇!!!”淼淼越哭越难过,越哭越担心。

    有个妇人看不过去了,心疼的问道:“小姑娘,你哭什么啊?”

    “那……那是我的……我的小狐狸。”淼淼哭的打嗝儿,“你们……你们不要抢呀。”

    “……”拍卖会拍卖的灵狐竟是这小姑娘的灵宠不成?

    这小姑娘看着就是富贵人家的小姐,身边养着一只罕见的小灵狐当宠物也不算奇怪。

    掌柜的不干了,“小姑娘,你可莫要乱说。此灵狐乃是我们费尽心思,机缘巧合之下才得来的,怎么可能是你的。”

    “呜哇哇!”淼淼说不过,又开始张嘴大哭。

    云儿急了,“淼淼,不要再哭了。”

    “师兄,小狐狸要被人抢走啦。它好可怜呀!我们救救它呀!”

    “可……”云儿为难,“可我们没有那么多银子。”

    “吱吱!”淼淼!

    一直沉默的趴在笼子里的千默默听到淼淼的哭声,立刻站了起来。

    “呀!灵狐动了!莫不是这只灵狐当真是那小姑娘的?”

    “吱吱!”淼淼不要哭!

    “小狐狸!”淼淼边喊边哭,“呜哇,我救不了你,哇哇哇!”

    “师父!”云儿回头求助。

    一直闭着眼睛的镜月缓缓睁开眼睛,一双沉沉的眸子扫过师兄妹两人,不见一丝情绪波动。

    掌柜的一看这症状,心里担心当真是老李头黑了钱,从这小姑娘手里抢了灵狐说是买来的,那岂不是到手的十万两都要飞走了?!

    灵机一动,掌柜的大喊一声,“小姑娘,这灵狐不可能是你的,你别闹了,快回去找你爹娘去吧。好了,我们回到正题,方才三号贵宾室的贵客出价十万两,可还有人……”

    掌柜的话尚未说完,突然觉得喉咙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摄住了,半个字都说不出了。

    掌柜的惊恐的瞪大眼睛,抬手捂住自己的脖子。

    镜月缓步走到窗口,指尖弹出一道劲道。

    “哐啷”一声,锁着黄金牢笼的锁链断开,笼门打开。

    千默默冲出笼子,站在看台上遥遥的与镜月四目相对。

    “过来。”镜月伸出手。

    千默默站在这边,也能看清楚他五指干净修长,指尖的指尖被修剪的圆润干净。

    大堂里的客人们都被这一幕震惊了,一时间竟没有一人反应过来。

    千默默本来不想搭理镜月,但想想刚才哭的那么伤心的淼淼,咬咬牙跳下高台,踩着外面的楼梯和贵宾室外面的窗台几个起落跳到了镜月手边的窗台上。

    镜月扫了隐隐跟他较劲儿的小狐狸一眼,这才收了对掌柜的控制,清冷道:“此乃我豢养的灵狐,于半月之前走失,特意来寻回。”

    “客人这般做法不合适吧?你说这灵狐是你的,它便是你的?更何况,我们拍卖所是花真金白银将这灵狐买来拍卖的,客人就算想将灵狐带走,是否也该堂堂正正的竞价?”掌柜的心里有些发憷,但眼看着到手的十万两就要飞了,他哪里舍得。

    镜月颔首,“也可。”

    掌柜的一愣,没想到刚才出手那么霸道的人,现在竟然当真同意竞价?

    别说掌柜的,就连千默默都很意外。

    镜月没有急着出价,而是收回目光重新落到千默默身上。

    “这个出价算本座借你,你以后需得还回来。”

    说罢,镜月也没等千默默同意还是反对,扬声道:“十万两。”

    掌柜的又是一愣,“客人,方才三号贵宾室的贵客已经出价到十万两了,你要竞价需得高出十万两才符合规矩。”

    镜月并未理会,悠悠的将话说完,“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