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快穿:男主送上门 > 第200章 王爷绿的心发慌(45)

第200章 王爷绿的心发慌(45)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千默默刚跟手下的人碰了个杯,宋景轩就快步走进了醉红楼。

    禁卫所的人都认识他,皆是一愣。

    千默默低低一笑,似乎早就想到他回来,自然而然的放下酒杯上前,“王爷也来喝酒?不如与我们一起?”

    宋景轩瞪她一眼,装模作样道:“相请不如偶遇,既如此,本王就却之不恭了。”

    宋景轩大模大样的走到千默默的座位旁边,原本挤簇在座位旁的人赶紧让开。

    他冷哼一声,坐下。

    “去拿一壶醉花酿来。”千默默坐下,轻声问:“可吃过东西了?”

    “喝了茶。”宋景轩跟她咬耳朵。

    “在隔壁清风楼?”

    宋景轩的脸上飞快的闪过一抹不自然,梗着脖子应了一声。

    千默默轻笑,在桌子底下握住他的手。

    宋景轩回握回去,一直抿着的嘴角这才缓缓的勾起一点。

    有他在,禁卫所的那些人自然不好再凑到千默默面前,就连醉红楼的姑娘们,但凡是往千默默身边凑的,都被他一眼瞪回去了。

    宋景轩美滋滋的霸占着千默默一个人,在桌子底下跟她牵着手,勾着手指玩儿。

    你勾我的手指一下,我也勾你的手指一下,原本幼稚到极点的游戏,这会儿做来心里也十分甜蜜。

    两人不知道,他们两的这些小动作,全收入了二楼的一双眼睛里。

    博尔特额角的青筋暴涨,脸色阴沉的可怕。

    “主子,可要再派人将大人绑回来?”

    “默默已经有所防备,而且她不愿意回来,强绑人是不可能的。”博尔特寒着脸,“不过绑个废物王爷是可以的。”

    “是。”旁边的人应下,已经转头去吩咐人做准备。

    博尔特端起桌上的酒杯一口喝掉里面的酒,“准备一番,本王子要进宫面圣!”

    ……

    从醉红楼出来,千默默没喝醉,倒是宋景轩喝的面带红霞,脚步有点虚浮。

    “景轩,千大人,那我们就先回府去了。”送走禁卫所的那一帮人,舒灿三人也上来告辞。

    千默默点头:“天色已晚,三位公子路上小心。”

    三人告辞,千默默转头看旁边的人,“王爷,我们走回去吗?”

    “你不累?”

    千默默笑笑,“一场酒局而已。王爷累吗?若是你累了,我们就坐马车回去。”

    “走吧。”宋景轩牵起她的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开头,“本王有些头晕,走走正好散散酒气。”

    “好啊。”千默默回握他,突然想起一事,拿出一封信递给他,“王爷,你将这封信收好。等我让你看的时候再看,现在不可偷看。”

    宋景轩疑惑,“你我天天见面,有什么是不能当面说的,还需要写信?”

    “你以后就知道了。”千默默一笑,没有纠结这个问题,“王爷只管收好便是。”

    “好吧。”宋景轩将信收好,“君子一诺,在你说可以看之前,本王绝不偷看。”

    “我自是信任王爷的。”

    两人相视一笑,就这么牵着手慢慢的走回王府。

    当晚借着酒劲,两人又胡闹到半夜才洗漱了睡去。

    第二天,千默默沐休不用去禁卫所,两人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随便吃了一点早膳就去了花棚消遣。

    “王爷,王妃,宫里来人了。”

    宋景轩一把拍开千默默在他身上摸来摸去非常不老实的手,干咳一声掩饰不好意思,才转头看进来的老管家,“有说什么事吗?”

    “没有。只说让王爷和王妃都一起进宫去,皇上正等着呢。”

    宋景轩跟千默默对视一眼,微微皱眉,“什么事情,皇叔父还亲自等着?”

    “进宫看看就知道了。”

    两人换了衣服,跟着传话的公公一起进宫面圣。

    路上两人都正面侧面的询问了一下带路的公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传话的公公一问三不知,看神情不是搪塞,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两人到了养心殿,守门的太监通报一声之后,皇上就下令让他们两进去,其他人全都退到了门外守着。

    “什么阵仗?”宋景轩皱眉,想了想转头给旁边的一个小太监塞了一个银锭子,“你去,就说本王出事儿了,让太后过来救本王。要快。”

    “是,王爷。”小太监听话的去办事。

    宋景轩深呼吸口气,“默默,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千默默倒是一笑,显得很淡定,“皇上既然将其他人都遣开了,就说明即便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皇上也还是顾及着你的,所以不会有大问题。”

    “我自然不怕,我怕皇叔父叫上你,是想对你做什么。”宋景轩皱眉,“算了,反正不管什么事情我跟你一起担着,皇叔父就算要动手,还有皇祖母呢,走吧。”

    两人进了正殿,正殿中只有皇上和一直伺候皇上的太监总管。

    “臣拜见皇上!”两人行礼。

    往常皇上的话,皇上基本也就叫人平身了,但是今天却一直没有开口,好一会儿之后才沉声问道:“千默,你可知罪?”

    千默默还没说话,宋景轩先不干了,“皇叔父,好好的你让千默认什么罪?”

    “你闭嘴!”皇上呵斥一声,冷冷道:“千默,你犯了什么罪难道还要朕来说?”

    千默默按住着急的宋景轩,不卑不亢道:“恕臣愚钝,还请皇上明示。”

    “明示?!你居然还有胆子让朕明示!”皇上啪一声将桌子上的一个奏折甩下来,“若不是十七王子寻妻寻到朕的面前来了,朕还不知道朕的堂堂禁卫统领,人人夸赞的英勇儿郎竟是女子之身!千默,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欺君!”

    果然是博尔特那个瓜皮坏事。

    千默默在心里默默吐槽一句。

    宋景轩一听急了,“皇叔父,千默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能当上禁卫统领都是她凭本事挣来的。难道就因为她是女子,这些功劳和成绩就可以全部被掩盖吗?而且,我们安陵也没规定说女子不能入朝为官。”

    “你竟也知道?”皇上瞪眼,“好啊!你竟然跟千默合起伙来欺君!宋景轩……”

    “什么事啊,让皇上发这么大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