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快穿:男主送上门 > 第196章 王爷绿的心发慌(41)

第196章 王爷绿的心发慌(41)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为什么?”

    “因为你。”房星谱一刀抹掉一名御前侍卫的脖子,随手把尸体扔到一边,“知道为什么会有上一次的刺杀吗?”

    “又是因为我?”千默默皱眉。

    “是。”房星谱道:“我是主子安排在安陵,地位仅次于你的存在。通常主子交代的事情都是我直接发布给他们,与他们会面的事情也都是我再做。主子原意是要保护你,越少人知道你的身份越好。但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时间久了,难免有那么一两三个会发现你的存在。所以我没经过主子的同意,自己组织了上次的刺杀,把知道你身份的人都派去了。不出所料,全部折了进去,倒是黄旭能沉住气,最后竟然没暴露。”

    “黄旭也知情?”

    房星谱颔首:“还是有一次我跟他喝酒,他故意趁我微醺的时候打听你的消息。即便不确定,应当也有所怀疑了。这样一个潜在的危险,我自然不能留下。”

    “所以黄旭是你杀的。”

    “对。”房星谱坦然承认,忽然一笑,“千弟,你安心。如今在安陵的探子只知道墨羽令,除了我,不会再有人知道墨羽令的主人是谁。”

    “你当本王是死人?”宋景轩冷哼。

    “王爷会将千弟置于死地吗?”房星谱一笑,“千弟,任务在身,我必然要全力以赴,我们各凭本事吧。”

    “大哥,你……”

    千默默的话才开口,房星谱已经提刀冲向了远处已经被禁卫和王府侍卫保护起来的皇上。

    千默默咬牙,提剑追上去,两人缠斗到一处。

    宋景轩紧张的昂着脖子观战,他不懂功夫,看不明白这两人之间过招的招式,直看的一阵心惊动魄,就怕千默默一个不注意被刀子砍掉一条胳膊什么的。

    黑夜之中,刀剑相击,火星四溅。

    房星谱一刀破空劈出,千默默提剑格挡!

    “呛!”

    星火飞溅,两人纷纷被余劲儿震的后退,又双双在半空中扭身折返。

    “来!”房星谱低呵一声,手中长刀突然一转方向,直指千默默的咽喉。

    千默默半空中一个扭身,同时注劲力入长剑,长剑击破夜空,携着破金之力横贯而出。

    “噗!”

    长剑入肉的声音。

    房星谱捏着长刀喷出一口鲜血,砸落到地上。

    “大哥!”

    “不要过来!”房星谱用长刀撑着地面,有些吃力的单膝跪地,“千弟,不管是与你的相识,还是入安陵,我都不曾后悔。只愿你……愿你未来……岁岁……平安。”

    “嘭!”房星谱彻底失去生机到底。

    宋景轩疾步上前,“可有伤着?”

    千默默沉默的转头看他,半响才开口,“我跟他的功夫不相上下,最后一招,他留手了。他是一心想这样死在我手里,为我最后博一份皇上的信任。”

    宋景轩的心情此时有些复杂,最终咬牙抓住她的手,“那就不要辜负他最后的心意。”

    千默默沉默点头。

    宋景轩带着她一起走向受惊的皇上,“侄儿(臣)救驾来迟,刺客已经伏诛,望皇叔父(皇上)恕罪!”

    “平身。”皇上松了口气,“没想到连御前侍卫中都潜伏着有叛党!千默,朕命你彻查此事!”

    “皇叔父,千默受伤了,你把这些事情交给刑部和大理寺去查吧。”宋景轩当即插话。

    皇上见千默默的软甲上确实沾了很多血,也不知道是她自己的还是杀人留下的,微微皱了皱眉。

    “这到底是怎么了?”两个宫人搀扶着匆匆赶来的太后。

    “太后?”皇上看见太后先是一愣,转念一想就明白是谁通知的太后了,回头瞪了宋景轩一眼,威严道:“千默,你先带着人出去,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进来。”

    “臣领命。”千默默带着人转身要走,宋景轩悄摸摸的跟上。

    “景轩,你留下!”皇上警告的瞪他。

    宋景轩撇撇嘴,只得留下来。

    外面的刺客见任务无法完成,纷纷咬破牙齿里藏着的嘟囔自杀了。

    千默默带着人出去,翻查了一下这些刺客的身体。除了脖子后面一块被剜掉的烙印之外,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大人,这些刺客的尸体怎么处理?”

    “先留着吧。”千默默道:“皇上有意让大理寺和刑部彻查今日之后,或许能用的上,先集中起来。”

    “是。”禁卫领命下去办事。

    千默默靠在庄子的门口,抬头看了看夜空中稀稀拉拉的几颗星星,心情有点复杂。

    她到底不是原身,无法理解原身跟房星谱相处的情意,竟然能让房星谱为了她做到这个地步。

    房星谱这么做,就是想让她彻底断掉以前,好好的在安陵国生活吧?

    不知道皇上他们最终在庄子里说了什么,反正两个多时辰之后才从庄子里出来,直接在清水庄的大门上落了一把大锁。

    皇上和太后的脸色都有些不好,一言不发的上了马车,由剩下的禁卫和御前侍卫护送回皇宫。

    皇上也没再提让千默默追查今日之事的话头,千默默乐得轻松,跟着宋景轩一起上了回王府的马车。

    “怎么样?”马车上,千默默轻声问道。

    “还能怎么样?皇家历来都是成王败寇。”宋景轩看她一眼,有些寒凉的叹口气,“你知道清水庄里面关着的那位是谁吗?”

    “谁?”

    “前太子。”宋景轩压低了声音,“以前大家都以为他死了,这才让皇叔父登基为帝。若是大家知道他还活着,那别人会怎么想皇叔父?”

    弑兄谋位都是轻罪名。

    宋景轩接着道:“这些年,知道这件事情的也没几个人。有太后保着,原本他安安分分的也能有条活路,偏偏不死心跟外族勾结,竟然想杀了皇叔父,再现身重揽皇权。这种事情,话本里写的都不那么容易,更别说实际实施起来了。”

    “那刚才……”

    宋景轩点头,“皇叔父亲自动的手,一条腰带勒的脖子,我跟太后就在旁边眼睁睁看着的。”

    千默默皱眉,“你知道这样的辛秘,岂不是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