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快穿:男主送上门 > 第166章 王爷绿的心发慌(11)

第166章 王爷绿的心发慌(11)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人,王爷这分明就是想给您难堪,欺人太甚了!”明月气的跺脚。

    千默默轻轻一笑,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大人,都这种时候了,您还笑啊。”明月又气又急,“王爷肯定是早就与人暗通曲款了,大人昨日才进荣王府,他今日便迫不及待的提出来要将人纳为侧妃,定是在向大人您耀武扬威呢!他好歹也是堂堂的天潢贵胄,怎么能这般欺负人呢?!”

    明月越说越气,刚止住的眼泪又噼里啪啦的往外掉。

    千默默无奈的叹口气,“傻明月,王爷若当真与那静宜早就暗通曲款了,秋菊又为何那么慌张的让人来给我通报消息呢?显然,此事不过只是王爷一时兴起而为。不过有一事你却是说对了,他到确实是想让我难堪。嗯?说难堪也不对,他也就是想找回一点面子而已。”

    明月抽抽噎噎的问:“那大人如何打算?”

    千默默笑的有些坏,“自是不能让他称心如意。明月,你叫人去鸣云院传个话,就说我有事要过去找王爷一趟。”

    鸣云院这边,宋景轩一听到消息,立刻让人给静宜梳洗打扮,,然后将人带去琉璃花棚。

    宋景轩自己也刻意回去换了一身湖蓝色的常服,还特意将头发也重新梳了一遍,结果左等右等,也不见千默默现身。

    他第七次望向花棚门口,还是没有看到人,就有些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秋菊,你去看看,为何那混账玩意儿现在……”

    “王爷,王爷,王妃来啦。”早就候在花棚外的小丫鬟欢快的跑进来报信。

    宋景轩一听,立刻把到嘴的话收回去,“快快快,静宜,你靠到本王身边来,对,手最好扶在本王腿上,将头靠在本王怀里。”

    “是,王爷。”静宜一慌,红着脸靠过去,心里不明白王爷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单纯的为了让新入荣王府的王妃难堪吗?

    千默默由着小丫鬟领路,缓步走进花棚,一眼就看到了一派奢侈糜烂风的宋景轩。

    明月跟在身边,看到这副场景气的脸都涨红了,若不是顾忌着身份,她都要骂人了!

    这狗屁王爷,干的这是人事吗?

    宋景轩装模作样的不看千默默这边,伸手撩起静宜的一缕发丝,深情缱绻的开口,“你放心,本王不会辜负你的一片深情,定然会纳尼为妃。”他还故意把侧妃的侧字给省略了,气人的样子简直不要太明显。

    秋菊在旁边看的都着急,生怕王妃被气狠了突然动手,到时候就算她们这些丫鬟全部冲上去护着王爷,也不够王妃扔的啊。

    静宜羞红了脸,脉脉含情的抬头看他。

    宋景轩一笑,霎时间万物失色,唯余他的那一抹笑惊艳了心房。

    就连十分生气的明月也被这一抹笑晃了眼睛,有些愣愣的挪不开眼。

    王爷貌美是当真貌美,作死也是当真作死。

    千默默浅浅一笑,缓步走上前伸手握住静宜的手腕,轻轻的却不用违抗的将她从宋景轩的怀里拉起来。

    “混账玩意儿,你干什么?还不快放开静宜!”宋景轩面上生气呵斥,心里却得意。哼哼,混账东西,难堪了吧?生气了吧?让你跟本王作对!

    静宜有些畏惧的看千默默,不敢作声。

    “勿需害怕。”千默默不理睬宋景轩,对静宜温声一笑,“我有几句话要与王爷单独说,你且先出去,一会儿再进来伺候。”

    静宜在她的笑意和温柔的声音里愣了愣,原本煞白了的小脸忽然涨红,慌忙低下头,“是。”

    千默默松开她的手,“到底是春末,晚间的风还是有些凉。你的手这般冰冷,需得多加件儿衣服,别染上风寒了。”

    哪有人这般温声关心过她的,更何况对方身份贵重,模样又生的那般好看。

    静宜心里感动,屈膝一礼,“谢谢王……谢谢大人关心。”忽然就不想叫她王妃了。只觉得这般的好男儿,不当受嫁于人做男妃的羞辱。

    这么一想,静宜不知道为什么,连带着看对自己有恩的王爷也觉得有点小意见了。

    大人这般好,王爷还要为难大人,当真不应该。

    “不许走!”宋景轩生气瞪眼,“千默,她是本王的人,本王都未让她走,你凭什么支使她?!”气死他了!好个千默,竟然敢无视他说的话!简直可恶!

    千默默依旧不理会他,对秋菊道:“你们也暂且退下,等我与王爷将话说完后你们再进来伺候。对了,王爷晚间的药是否还未服用?”

    “是的,王妃。”

    “那去端来,我一会儿照顾王爷喝下。”

    “是。”秋菊看都不敢看自家王爷的脸色,带着一众小丫鬟和静宜一起退出了花棚。

    千默默吩咐,“明月,你去门口守着,一会儿将药端进来。”

    “好的,大人。”明月瞪宋景轩一眼,到门口守着去了。

    “好你个千默,支使起本王的人来这般顺手,是不是再过些时日,这荣王府就得跟你千默姓千了?”宋景轩气的不行,一张如玉般白皙的俊脸因为怒气还染上了一层粉蜜色,不吓人,反而更漂亮了。

    千默默不说话,上前一步伸手按住他的额头。

    宋景轩以为她又要动手揍人,下意识的想躲,被按住额头的时候全身都僵了一下,“你……你又想干什么?千默,你个无知莽夫,就知道动粗!你要是敢打本王,本王就让人打断你的狗腿!”

    千默默睨他一眼,收回手,“额头还有些烫,中午未好好服药?”

    “那药又苦又臭,谁爱吃谁吃去,本王才不吃!”宋景轩冷哼。

    千默默点头,“为何突然要纳侧妃?是当真喜爱,还是为了传宗接代?”

    “你管本王!”宋景轩昂起下巴,十分得意,“怎么的?本王要纳侧妃,你觉得不高兴了?”

    “这倒是没有。”千默默一笑,“我只是有句话想告诉你。人往往是越没有什么,便越想证明什么。王爷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娘气,就想证明自己爷们,殊不知这做法其实本身就挺娘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