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快穿:男主送上门 > 第36章 皇上来呀,造作啊(20)

第36章 皇上来呀,造作啊(20)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默默,你……”贺兰夜看她走路都困难的样子,已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我怎么啦?”千默默装傻,掩嘴打个呵欠,“哎呀,今天忙了一天太困了,我先睡了啊,你随……喂,你干嘛?”

    她的话还没说完,贺兰夜上前两步,从背后抱住她,“默默,你穿成这样是故意为了躲我吧?”

    千默默的俏脸一红,偏偏还要梗着脖子嘴硬,“躲你?笑话,你上网问问,我中单杀神怕过谁。”

    “上网?”

    “额……就是我从来不怕任何对手!嗯,就是这样。”为了肯定自己说的话,千默默还点了点头。

    “默默,我竟不知你这般害羞。”贺兰夜看着她耳朵尖冒起来的红晕,不由的低笑了一声,“不过,时隔一年多,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是不是应该补回来了?”

    千默默的身子僵住,干笑两声,“呵呵,既然……既然都已经耽搁一年多了,要不咱们就再继续耽搁耽搁?毕竟咱们这才刚开始谈恋爱呢,就上.床好像有点不太合适吧?”

    “……”贺兰夜无奈,“总算承认穿成这样是为了防我了吧?”

    “嘿嘿……”千默默摸摸鼻子。

    “放宽心。”贺兰夜将她转过来面对自己,看着她的眼睛认真道:“只要你不愿,我决不会勉强你。”

    “真的?”

    “真的。”贺兰夜点头。

    千默默心里有些感动,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轻轻了亲了一下,“谢啦。”

    她其实挺喜欢贺兰夜,但她总能从他的身上看到千泽渊的身影,心里就有些别扭。

    “只亲一下?”贺兰夜揽过她的腰肢,低头亲了上去。

    千默默挺配合的踮起脚尖回应他的这个亲吻。

    温柔的缱绻缠绵,彼此都探索着属于对方的气息。

    一吻结束,千默默的气息都已经乱了,脸颊红红的靠在他怀里,哼哼唧唧两声,“这屋子里烧着地龙的吧?好热啊,帮我把身上的裙子脱掉。”

    “你不是说不穿成这样就睡不着吗?”贺兰夜的眼里带笑。

    千默默扔给他一个白眼,“要不是某人来这里的目的太赤果果的了,我至于这么折腾自己吗?快点帮我脱掉。”

    “小笨蛋。”贺兰夜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尖,“我活到现在也就这么伺候过你了。”

    “那你要不要伺候嘛?”千默默轻轻在他腰上掐了一下。

    “伺候伺候。别闹,火还没下去呢。”贺兰夜抓住她作乱的小手,“也就伺候你了。”

    他自己都觉得神奇。

    之前见到她的时候,他都没有任何多余的感觉。但自从梅林再见之后,他就总是被她牵挂着心神。这种感觉甚至完全不受他本人控制,不仅心思都落在了她身上,还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就想像现在这样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着疼着,宠坏了他都乐意。

    当天晚上,两人真的就盖着被子纯聊天,什么多余的事情都没干。

    不仅如此,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两人天天晚上都是这样,而且某人的睡相还不见得多好,经常睡着睡着就把腿搭到了他的腿上腰上,有时候还跟个小猫似的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

    贺兰夜真是又甜蜜又备受煎熬。

    不过后宫里的其他人却不知道两人盖棉被纯聊天,都只当千默默得了贺兰夜的宠爱,夜夜恩宠不断。

    不仅有人告状到太后那里,让太后气千默默不懂的雨露均沾,就连朝堂之上都已经有大臣对此提出了意见,示意皇上要恩泽整个后宫,不要独宠一个家族谋反的皇后。

    甚至已经有人暗指皇后用了秘术迷惑皇上,乃是妖后。

    而传这些话的人,大多属于颜家一派。

    坤宁宫里,秋月小心翼翼的瞅着自家娘娘的神情,“娘娘,您别生气,那些人就是嫉妒您,才故意造谣重伤您呢。”

    “我不生气啊。”千默默扔掉手里的瓜子壳儿,“秋月,秋水宫那边最近怎么样了?林文府每天都还去帮颜贵妃诊脉吗?”

    “去的。”秋月点头,“近来还去的更勤快了呢。以前都是早晚去一次,现在中午也去一次呢。”

    “那我让你去捡的药渣呢?捡回来了吗?”

    “捡回来了,奴婢这就去拿。”秋月手脚麻利,一会儿就回来了,“娘娘,这就是秋水宫偷偷处理掉的药渣,奴婢全都弄出来了呢。”

    “真棒棒。”千默默打开药材包看了看,“你去太医院找个太医过来,记得,隐秘一点,不要让其他人发现了。”

    “娘娘放心,奴婢懂得。”

    如今千默默圣宠正浓,太医院那边哪里敢怠慢她宫里的人,没一会儿秋月就带着一名老太医回来了。

    “娘娘,太医到了。”

    “不知娘娘凤体有何不适?老臣这就为娘娘请脉。”

    “老太医,不是我。我请你过来是想让你帮我看看这些药渣,看看这些药是做什么用。”千默默使了个眼神,秋月已经把药渣拿了过来。

    老太医眯着眼睛捡起一些药渣闻了闻,躬身道:“回娘娘,这是十三太保。”

    “老太医,你确定?”

    “确定。”老太医笃定道:“这是很寻常的安胎药,错不了的。”

    千默默没见过什么十三太保,但她看多了古装剧,当然知道十三太保是安胎药。

    “知道了。有劳老太医跑这一趟了,还望老太医能对此事保密,不管什么人问起都不要说。”

    秋月已经拿了一锭银子塞给老太医。

    “谢娘娘赏赐,老臣明白。”老太医行礼。

    千默默点头,“秋月,送老太医回去吧。”

    “太医,这边请。”秋月引着老太医退出去。

    千默默看着面前的药渣笑了,颜贵妃啊颜贵妃,怀孕了,你真的是很棒棒哦。这次就算你再聪明也狡辩不脱了吧!

    “什么事这么开心?”贺兰夜天天忙完就来这边,早就吩咐人不用每次都唱诺了,以免千默默再睡觉的时候吵着她。

    “皇上,我观你今天尤其的俊美帅气,难道是因为你今天戴了一顶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