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鬼王 > 第742章 黑头鬼

第742章 黑头鬼

作者:紫梦幽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事情变的有些扑朔迷离起来,二人皆是惶恐不已。

    那降头师看来是有些恼羞成怒了,既然杀了雇主,那接下来有可能要对付的人就是给梁家人解降头的葛羽和黑小色了。

    一想到这里,葛羽突然觉得身上一凉,说道:“不好,咱们赶紧回医院。”

    黑小色疑惑道:“去医院干什么?”

    “我担心乌鸦和谭爷有危险,你想啊,这降头师既然对梁老三夫妇动手,我怀疑当你给梁老大和梁老二解降头的时候,那降头师就已经警觉了,很有可能,他当时就潜伏在周围,将我们跟梁家人的对话全都听到了耳朵里,如此,也会分辨出来谭爷和乌鸦跟我们是一起的,如今我们离开了医院,那降头师很有可能就会对乌鸦和谭爷动手,降头师的规矩你知道的,一旦对方的降头被解开了,基本上就是死仇。”葛羽解释道。

    “对对对……是这么回事儿,那咱们赶紧回去。”说着,两人便要离开此处。

    梁老大刚要问他们两人去哪,此时,就有一个警察找到了他,亮出了证件,应该是要梁老大跟着配合调查云云。

    这会儿两个也顾不得这些了,在路口打了一辆车,忙不迭的赶回了医院,直奔到了那间病房。

    等过去一瞧,发现谭爷已经离开了,留下了两个手下在照顾乌鸦。

    乌鸦好端端的躺在了病床上,看到他们两人又折返了回来,还感觉有些意外,问他们怎么又回来了。

    看到乌鸦没事儿,两人才放下了心来,葛羽紧跟着也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放下心来,人没事儿就好。

    乌鸦也算是自己人了,葛羽也不再隐瞒他,将自己担心的事情跟乌鸦说了一遍,乌鸦也是吓了一跳,连忙说:“这么说,谭爷也有危险,他刚走没有多久,得打个电话让他小心一些。”

    葛羽应了一声,说这电话还是我来打吧。

    然后,葛羽就跟谭爷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提醒他小心一些,谭爷之前也没少吃了降头术的苦头,之前跟谢跃志对抗的时候,就差点儿被谢跃志请来的降头师给弄死,听到葛羽说起这件事情,谭爷便道:“羽爷,你放心就是,自从下午你给梁家的人解了降头之后,我就叫了几个兄弟过来,身上都带着家伙,只要那降头师敢靠近我,就一枪崩了他,至于吃喝的东西,我也会加倍小心的。”

    谭爷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自从出了上次的事情,更加小心警惕了起来,这是个好现象,葛羽对于谭爷那边就不用太过上心了。

    降头师没有来,这出乎了葛羽的预料,不过葛羽觉得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了,那降头师肯定还会对他们下手。

    谭爷那边没什么问题了,但是乌鸦这边防守还是比较虚弱的,当下跟黑小色一合计,便说要留在病房里看着乌鸦。

    乌鸦听说这两位爷要留在这里,顿时有种受宠若惊之感,连声感谢。

    其实,也用不着他们照顾,谭爷走的时候,留下了两个手下在这里,照顾乌鸦的生活。

    这小子双腿被龙虎山的老道给打断了,至少一个月之后才能出院。

    至于梁家的那位老爷子,被梁家的老大留下了一个护工在照顾,而梁家的老三夫妇都死了,他们一家人基本上都在公安局录口供。

    至于梁老爷子,刚刚大病初愈,这会儿正在昏昏沉睡。

    这件事情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葛羽还想着,希望梁家的人不要将他和黑小色给供出来的来,要不然又扯不清楚关系,弄的很麻烦。

    不过即便是说了出来,估计那些警察也不会相信,这事儿太古怪了。

    现在就连黑小色也有些后悔起来,说自己不该管这闲撇子的事情,如今弄的一团糟。

    葛羽白了黑小色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你小子惹出来的乱子,现在弄的人心惶惶,睡觉都不踏实了。”

    黑小色也不再多言,直接一屁股拍在了沙发上。

    二人简单聊了一会儿,夜色越来越浓,谭爷留在乌鸦身边的两个手下已经靠着乌鸦睡了过去。

    而乌鸦的鼾声也响了起来,那打鼾的声音的确是有些吓人,震的玻璃都感觉好像在震动一样。

    葛羽和黑小色也没有什么睡意,便各自盘腿坐在沙发上修行。

    不知不觉间,也不知道是到了什么时候,正在修行的葛羽突然感觉到屋子里莫名的多了几分凉意,就连乌鸦的打鼾声也戛然而止。

    这般异常,让葛羽从修行状态之中收回了心魂,睁开眼睛朝着屋子里扫了一圈,这一眼看过去不要紧,吓的葛羽浑身一震。

    屋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趴在乌鸦的旁边,张着大嘴,朝着乌鸦吸气,从乌鸦的七窍之中,不断有阳气飘散出来,朝着那黑乎乎的东西的嘴里钻了进去。

    这黑乎乎的东西看着像是个人,个头不大,感觉像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儿模样,但是脑袋漆黑一片,在打开天眼的情况下,葛羽看到那个东西的脑袋黑的像是一块木炭,那脑袋像是被火烤过一样,腐烂流脓,全都是巨大的燎泡,五官也都扭曲了,就只有一双眼睛黑白分明,透着森寒的光芒。

    眼前这个黑头鬼,正在吸食着乌鸦身上的阳气,人身上的阳气一旦没有了,自然会性命不保。

    葛羽还在纳闷,为什么乌鸦不打鼾了,原来是被那这黑头鬼给控制了起来。

    当下,葛羽不动声色的拍了拍一旁的黑小色,黑小色紧接着睁开了眼睛,有些疑惑的朝着葛羽看了一眼,葛羽看向了乌鸦的身边,那黑小色看到那黑头鬼也吓了一跳,作势就要起身。

    但是这会儿,葛羽却一把拉住了他,示意他不要妄动,这黑头鬼旁若无人一般在吞噬着乌鸦身上的阳气,很是享受的样子,而葛羽则瞧瞧的从身上摸出了一张符箓出来,猛然间朝着门口的方向抛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