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殿下,娘娘跑路了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去去晦气

第四百八十七章 去去晦气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百八十七章 去去晦气

    墨璟安书写好了信里的内容之后,便用火蜡将信封封好。

    递给杨忠。

    “杨将军,你即刻将此书信加急送回国都城。”

    杨忠接过书信,“太子殿下请放心,末将这就去。”

    他手中拿着书信,作揖离去。

    杨莲花也不便多留,便也抱拳离开。

    墨璟安坐在案桌前,若有所思。

    许多的事情,都等着他去决断,有些事情,尚未理清头绪。

    …………………

    国都城。

    施府。

    这一日,艳阳高照。

    被衙门带走的施落胪,总算是走出了大牢,回来了施府。

    刘氏刚走出府门,便见到施落胪走回来。

    施落胪原本的身材就是很瘦弱的,如今大牢里呆了那么一阵子,就更加是瘦弱不堪了。

    “胪儿,胪儿,你可算是回来了。”刘氏很是激动的走上前去,欢迎自己的儿子,毕竟已经进入大牢这么长的时间,肯定在里面受了不少苦。

    刘氏身为施落胪的娘亲,肯定还是会担心的。

    她打量着施落胪。

    原本就瘦弱的身躯,此时更是明显的瘦了一些。

    “胪儿……我的儿啊……你受苦了。”刘氏的声音有一些哽咽着。

    施落胪看到刘氏也是激动的。

    但是他们的目的明明是想要从施梁的手中抢得顾客的赏识,想要让施老爷得到认可。

    可是没想到却弄巧成拙,并没有让顾客赞赏不说,还反而让自己陷入牢狱之灾,弄得一身狼狈,现在才出来,只怕施老爷的心中更加是厌恶。

    “娘……”

    施落胪满心的委屈,却又无处诉说。

    他瘦弱的脸上长满了胡渣,看起来很是憔悴沧桑之感。

    平日里过惯了纨绔子弟的生活,却没有想到进入了牢狱以后,根本就没有人把它当回事儿。

    那个日子可想而知,对于他来说是有多难熬,好在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已经回来了。

    “来,胪儿,你现在刚从里头出来,你要跨这个火盆,跨完火盆才能进府,去去晦气。”

    刘氏示意施落胪要跨地上准备好的火盆,毕竟这种晦气可不能往家里带。

    施落胪很是听话的一脚迈过了那个火盆,只要现在能赶紧回到府里,舒舒服服的沐浴,然后赶紧大吃一顿,好好的睡上一觉,什么都好说。

    “可以了吧。”施落胪问道。

    刘氏点头。

    “可以可以,赶快进去吧。”刘氏心知施落胪可能在外面也是受了委屈。

    过得并不好,所以现在自然是要赶紧回去的,她已经准备好了一大桌子的吃食。

    施落胪赶紧抬步进入府中,可是他才刚跨入那个门槛,管家却出来道:“二少爷,老爷在花厅等你。让二少爷回府之后去花厅找老爷。”

    管家按照施老爷的吩咐,说着。

    刘氏跟施落胪都没有想到施老爷此刻会来找。

    毕竟施落胪进入大牢后,施老爷几乎是一句都没有过问过,刘氏以为施老爷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儿子的,如今儿子回来了,怎么忽然又要传到花厅?

    “可如今胪儿刚回来,当是回去沐浴更衣,再去见老爷,这样方为妥当。”刘氏说道。

    也不能说,刚从大牢里出来,就要去见人吧?

    总得把身上的晦气去一去,换身干净的衣裳。

    管家看了看施落胪如今的装扮。

    却是邋里邋遢的,而且浑身上下,竟还散发着些许臭味儿。

    但是再怎么说,施落胪也是施家的二少爷,即便是个庶出的,也不是他一个管家能够随意评论的。

    他道:“还烦请二少爷快着些,莫要让老爷久等了才好。”

    刘氏道:“知道了知道了,你且先给老爷回话,就说胪儿一会儿便来。”

    刘氏说完,拉着施落胪便进府了。

    如今自然是该好好的回去沐浴更衣,换身干净的衣裳,这样也能够让施落胪更加舒服一些,否则的话,就依照如今的情况看来,莫说旁人闻了施落胪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会觉得不舒服,哪怕是施落胪本人,那也是相当的难受。

    好不容易从里头出来了,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管家赶紧去花厅回话去了。

    施落胪则跟着刘氏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老爷,刘姨娘说,二少爷回屋沐浴,换身干净衣裳再来。”

    施夫人也在旁边。

    说道:“从那里头出来,也该是回去换身衣裳,去去晦气。”要不然就这么直接来到花厅的话,指不定还得将晦气都给带到施府来。

    施落胪闯了祸,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这施夫人,自然是欢喜的那一位。

    毕竟施落胪出了事情,况且还是因为在醉仙楼中打人,这一点,施老爷是绝对不会再考虑将醉仙楼交给施落胪的。

    哪怕施老爷从一开始就是准备将醉仙楼交给施梁,但是多多少少,也会有一点点让施落胪从旁协助的意思,即便施落胪一直都是个纨绔子弟。

    但若是施落胪愿意改邪归正,愿意走上正轨,难保施老爷不会高看一眼,让他从旁协助。

    可是如今闹了这么一出,怕是再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施老爷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施夫人说道:“老爷,一会儿刘姨娘带着二公子来了,也切莫动气,还是身子要紧,这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想来二公子在大牢中呆了这一阵子,怕也是想清楚了,必然会改邪归正,日后切不敢再犯。”

    施夫人若是不提这个还好,施老爷还没有那么着急上火。

    这施夫人忽然这么一提起来。

    施老爷的怒火就忽然被扇了起来。

    他一掌拍在桌面上。

    ‘砰’的一声,桌面上放置的茶杯,也随着震动了几下,发出瓷器相撞的脆响声。

    “哼!这个逆子!平日里不学无术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去醉仙楼里闹事,这还嫌不够丢人吗?还将尚书家的公子给打了,老夫我是赔了多少笑脸,赔了多少礼才让尚书家平息怒火的?他倒好,这一从里头出来,不来给老夫请安,居然还想着要回自己的院子,若是老夫不派人去催着,只怕是在这儿等上一个时辰,也不会来!”

    施老爷对于施落胪是什么样的人,那可是一清二楚。

    毕竟施落胪是自幼就在身边长大,就是国都城长大的孩子,可不像施梁,才几岁的年纪,就被送去了阳城。

    如今好不容易回到家中来,也到了是要光宗耀祖的时候了。

    对于施梁能否高中,施老爷心中,其实是很矛盾的,毕竟若是施梁高中的话,那是光宗耀祖的大喜事儿。

    就算是施梁没有高中,可以帮他打理醉仙楼的生意,那也是乐得清闲。

    若是施梁又能高中状元,又能够同时监管醉仙楼的生意的话,那就是再好不过,两全其美的事情了。

    “二公子怎么说,也刚从大牢里头出来,妾身虽然没有见过里面长什么样子,但是听别人说起过,说里面甚是阴凉,脏乱不堪。二公子自幼衣食无忧,过惯了富足的生活,在里面呆了这么久,免不得会受了委屈,现在不舒服,去换身衣裳,人也会清爽利落一些。”

    施夫人说道。

    “他舒服! 平日里只会大手大脚的花钱,从不知要为醉仙楼做些什么事情,若是老夫没有醉仙楼支撑着,他哪里来的银钱去花,如何能够过上如此富足的生活。”

    越是这么想着,越是提起施落胪平日里是个纨绔子弟,过着富足奢侈的生活。

    施老爷的心中就会越发的不满。

    从未对施家做过任何的贡献,却享受着施家最好的待遇。